【快新友情向】第99道捉贼令(第十一章)

#下一章完结,这次是说真的【正经脸】
#依旧文笔撑不起脑洞系列
#请各位看客带好作者颁发的侦探光环,你们会需要时时刻刻怀疑剧情的每一步是否如你们亲眼所见的那样

晚上九点,夏日的太阳才落下了地平线,夜色迅速昏暗,本就没有太多活动的小区更加寂静了,小岛元太拿起了咖啡喝了一大口然后吃了口便当里的鳗鱼。虽说他们已经在同一个位置驻守了四个小时了,但谁又能保证下一秒是不是委托就有进展了,因此不时时刻刻填饱肚子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可不行。

“状况如何?”一直闷闷无声的车辆内突然响起了一个沉稳的女声。
“暂时没有任何动静。”圆谷光彦对着侦探团徽章这么说道的同时还随时注意着街上有无变化。
“有新进展的时候记得通报一声。”
“了解...

【快新友情向】第99道捉贼令(第十章)

#看情况可能是下一章爆字数完结(?)
#依旧文笔撑不起脑洞系列
#请各位看客带好作者颁发的侦探光环,你们会需要时时刻刻怀疑剧情的每一步是否如你们亲眼所见的那样

自从工藤回到警视厅后,绝大部分时间都花在了解剖室内,在各人员时不时的进进出出之下,他只是一言不发地为尚有余温的两具遗体进行验尸。
首先,本是在这里为他人的遗体验尸却意外丢失了性命的长谷川医生,似乎是与侵入者争执之时被摔出了脑震荡,不幸离世,而另一名法医则在米花医院抢救中。

当工藤警部赶回来之时,长谷川的尸体不过刚被发现断气没多久,只是为了维持命案现场最原本的样子,他只好吩咐下去让他人不要移动尸体,所以她至今还躺在冰凉的地面上。更别说是死者的尸体反...

【快新友情向】第99道捉贼令(第九章)

#不保证明天能更,尽量快点产出,大概还有一两章完结
#依旧文笔撑不起脑洞系列
#请各位看客带好作者颁发的侦探光环,你们会需要时时刻刻怀疑剧情的每一步是否如你们亲眼所见的那样


藤村(ふじむらFujiMura)校长今天一大早的就来到了东大给校园里的花花草草浇浇水修剪修剪,他没想到的是自己才来了没几分钟就有八辆警车停在了学校正门的路口。一个身着深蓝色正装的男人上前二话不说一手拿着警察手册一手拿着搜查令,一脸不苟言笑的样子通知他铃川教授的失踪在调查中,但同时,铃川还涉嫌了进行违法实验及研究。


为了查明真相,须对铃川常驻的地点进行搜查,这样一来也可证实东大的清白。

“希望您别太在意,”一个身着...

【快新友情向】第99道捉贼令(第八章)

#不保证明天能更,尽量快点产出
#依旧文笔撑不起脑洞系列
#请各位看客带好作者颁发的侦探光环,你们会需要时时刻刻怀疑剧情的每一步是否如你们亲眼所见的那样

见男人好像快喘不过气了,他才冷静下来松开了手。
“你到底是什么人....”男人弱弱地问道。
“巧了,”他又拉开了椅子坐在了上面,“这正是我想要问你的。”

男人继续坐在地上露出了一个狡黠的笑,“原来维护正义的警察就是这么对待犯人的,和我们那里没什么差别嘛。”不知为何一丝欣慰慢慢涌上了心头。
灯光突然闪烁了几秒,他的眼神变得更加犀利了,“你是寻求潘多拉的那个组织的人?”好似这样就能够从一个人的身上看出无数个令他憎恨着的人。

男人的笑突然从脸上消失了,在不知道对方...

【快新友情向】第99道捉贼令(第七章)

#明天应该有办法出一章,再往后不敢保证,再两三章应该能完结
#依旧文笔撑不起脑洞系列
#请各位看客带好作者颁发的侦探光环,你们会需要时时刻刻怀疑剧情的每一步是否如你们亲眼所见的那样

目录

人类有着许多副不同的面孔,是任何其他的生物都无法模仿到相等水平的。只是人类也同样是一种主要依靠视觉来生活的生物,因此往往容易只在意到表面的美,而忘了清洁内在沉淀的那些污垢。他也不外乎是那种庸俗的人,沉醉于自己编造的艺术家的世界中,忘乎所以的追求那所谓的美丽无瑕,那如玻璃般脆弱瞬间破碎的真相。

即便是身处困境的如今,他也依然放不下追寻完美的脚步,不由得回到了那里。太阳还未完全升起的清晨依稀有着一道微光照在玻璃门面上,...

【快新友情向】第99道捉贼令(第六章)

#目前日更中,虽然只剩一章存稿了【你??
#依旧文笔撑不起脑洞系列
#请各位看客带好作者颁发的侦探光环,你们会需要时时刻刻怀疑剧情的每一步是否如你们亲眼所见的那样

目录

他方是个规模不明,起源不明,建立原因不明,甚至连其正式名称都不详的神秘中立组织。这样的组织没有所谓的总部只有分布在各地的联系站,他们的成员多数时候连亲友都不会告知他方的存在。明确已知的是他们是个利润至上的组织,从事各种交易,接受各种委托,前提是只要不过分破坏正邪的平衡造成国际性的大骚动。

这样一个迷一般的地下组织数年来收集了各式各样的情报,聚集了多方面的人才,内部还开发了多项科学研究。
傅冬宫是他方中一个相当有名望的家族,世代遵守先祖...

😂😂😂这是【快新友情向】第99道捉贼令(第五章)
😂😂😂我发四我更过.....ballball让我顺利发出去憋河蟹了

【快新友情向】第99道捉贼令(第四章)

#目前日更中
#依旧文笔撑不起脑洞系列
#请各位看客带好作者颁发的侦探光环,你们会需要时时刻刻怀疑剧情的每一步是否如你们亲眼所见的那样

目录

又是如往常那样的梳洗,只是不同于之前那样,这次的他坦然地站在镜子面前看着自己,没有否定,也没有嘶吼。
开过了许许多多的平路和弯弯曲曲的路,他终于到达了心理咨询所,这里的地段其实并不是什么出发之前那种想象中的繁华商业街,只是普普通通的住宅区。

而这一家咨询所也如同周遭所有其他的建筑那样平平无奇,看上去十分的简约朴素,没有什么显眼的招牌,也没有什么精致的装设。
他敲了敲门,只见一名短发女子走了出来用手比划了些什么,见状,他也用手开始比划。女子露出了微笑,随即将他迎入了...

【快新友情向】第99道捉贼令(第三章)

#目前日更中
#依旧文笔撑不起脑洞系列
#请各位看客带好作者颁发的侦探光环,你们会需要时时刻刻怀疑剧情的每一步是否如你们亲眼所见的那样

目录

黑色,这次睁开眼来看到的只有黑色的一团又一团,挥一挥手发现这些具有流动性的团子其实并不是彻底的黑色,而是多少有点透明的,另外它们不是彻底的液体,却也不是固体。
意识突然穿透了这些黑色团子,连上了另一端的那个人,突然间黑团变得越来越透明,直到肉眼可见它们变成了灰色团子。

他把手拉近到自己眼前,仔细一瞧,竟没有一丝肉体的色泽,应该说,任何色泽都没有。他似乎身处一个黑白的世界,没有任何鲜艳的颜色点缀,更没有其他人的存在,只有他自己,不知为何被困在这里的自己。
突然间手竟...

【快新友情向】第99道捉贼令(第二章)

#目前日更中
#依旧文笔撑不起脑洞系列
#请各位看客带好作者颁发的侦探光环,你们会需要时时刻刻怀疑剧情的每一步是否如你们亲眼所见的那样

目录

难得有时间回家一趟,工藤新一满心欢喜地踏进了家门的那一刻却无人来迎接。后来看到了冰箱上的便利贴记载着食材的使用情况,他才想起来小兰早上说过她不在的时候让他好好照顾自己,而在那之前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她好像提到过约好了跟园子她们出去游玩。
躺在床上后,在工藤的脑子里打转着的还是那些案件,思考着它们他安心地渐渐入睡了。

这一晚,黑羽快斗难得有时间好好睡一觉不用去应酬,可是他却一直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他想可能是因为这么多年了大晚上的活动惯了才这样的。
清晨的阳光打在了脸...

【快新友情向】第99道捉贼令(第一章)

#目前日更中
#依旧文笔撑不起脑洞系列
#请各位看客带好作者颁发的侦探光环,你们会需要时时刻刻怀疑剧情的每一步是否如你们亲眼所见的那样

目录


时光一晃,转眼间一年就不知不觉地这么过去了。
大一在东大读完后工藤新一便受邀转去了警视厅警察学校,而黑羽快斗也因此感到在肩上的担子轻了些。他早就猜到了那位死脑筋的侦探先生不是单独开一家事务所就是进军警界,反正总是要站在他对立的那面,区别只不过在于工藤以后会是指挥行动的那个人。

不过那家伙大概还是会进自己最熟悉的搜查一课去揭开一些什么杀人案件,估计不怎么会管到怪盗基德这样的智能犯罪分子。
大学过得比想象中要快上许多,四年一瞬飞逝而去不再归返。

本来按照工藤的做法,...

【快新友情向】第99道捉贼令(序章)

#目前日更中

#依旧文笔撑不起脑洞系列

#请各位看客带好作者颁发的侦探光环,你们会需要时时刻刻怀疑剧情的每一步是否如你们亲眼所见的那样

目录


在荒芜的草原上有一个小男孩不停地拨开面前的野草,一直向着无尽的前方行走着,直到那么一刻他才突然停下了脚步。在前进的过程中他本无暇顾及周遭的环境究竟是什么模样,只是现在回忆起来这些草不知为何越来越难拨开,前行越发困难,仔细观察了一圈他才发现草好像更密更高了。

他坐了下来试图冷静地思考,想着无视内心的多疑把心全放在找平地这件事上,却又发现除了草的增长速度之外颜色也很异常,这些草是黑色的。仰头一望他还能瞧见一整片灰紫色的天空,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乌漆漆...

是新文剧透qwq是个梦境desu
试图全文存稿,最迟8.5开文(是的改了_(:з」∠)_目前存稿一万九———来自7.29咕咕咕的雪花)

噢对了...号外号外由于作者还是觉得写不来bl的cp戏这东西所以变成了快新友情向,虽然本来就定的主剧情orz

全文具体多少字emmm我不知道,不过之前花因你开写之前细节构思是三千多完结了全文三万多所以....有一定可能是以九倍十倍这样扩写。

新文构思是四千八,也就是说正文可能四万,然鹅看情况有可能更多有可能更少【顶锅盖逃】目前看来不到四万的可能性更大(?)


更多剧透请加企鹅读者群:神经花中二的故事城

每写一万群内剧透一千(嗯这个也改了)

啊哈等下一篇文出来大概会是好几个月后

于是(悄咪咪)在此期间我来推一下本人在晋江等网站连载的一篇文:《[名柯]寒年》

此外,本人企鹅读者群:神经花中二的故事城

欢迎加入XD

【新兰】花开结果皆因你(完结语/瞎唠/下篇文预告)

目录

首先我想说一下为什么会有开这个坑的想法。

主要应该是当时写文写了两年多,然后一共就一个坑,虽然一直想着说我不想做坑货,但是我第一个坑完结需要很长的时间,那其实允许自己多开一个坑的话也是没关系的。

然后事实上我允许自己最大限度一年可以开一坑。


反正后来16年9月份的时候就开了个文档开始构思一篇比较套路化,我自己能写出来,然后或许大众可能比较喜欢看到的文。

于是就咬了咬牙,开始构思一篇带狗血带套路(假的,后来有点反套路),尽量主感情的文。


事实证明,人是不能勉强的。

我老花的套路风格果然还是得一路悲到大结局才放点糖,而且中途可以说放了无数的毒。...

【新兰】花开结果皆因你(九/完结章)

#脑抽短篇随手开坑,慎入

#文笔极渣

#更新不定

#轻狗血?

目录


九:失踪

内容提要:是时候了结了。


虚弱的工藤新一勉强地抬起了头。

只见眼前的人和他同样地被锁链所束缚着,只是那些人正在忍受着比他更痛苦的折磨。

隔在他们中间的是火红的烈焰,周遭也是,甚至那些人身上的每一部分都被同样的火焰所燃烧着。而且,似乎永不停歇。


只是他们的身体似乎不论承受了什么样的损伤,都依然健在,仿佛痛苦永无止休。

认真瞧瞧,那些人....似乎还挺眼熟。

那金色的头发,还有壮实的身材,居然是琴酒和伏特加!

可是这里如果不是他们这些人抓他来的话,那会是......

【新兰】花开结果皆因你(八)

#初次发文请多指教

#脑抽短篇随手开坑,慎入

#文笔极渣

#更新不定

#轻狗血?

#大概下一章完结

目录


八:真相


【高木警官,赤井桑,第一步完成了,接下来还是按照计划走。】

工藤新一偷偷在角落发送了一条短信后,便不由自主地松了口气。

接下来要做的就是演戏了。

“长官好!”


每当工藤经过任何的人,他总是会听到重复的一句话,而且话中都疑似透露着,对他的尊敬。

“呃,”

又或者说,更多的是恐惧。


“你是哪个组的?”工藤见眼前的这个男人如此恐慌地从洗手间出来,见到他又突然停在原地,便顺着戏路一演,“怎么这个时候还有时间上厕所?!”

‘切,难道被认出来了...

【新兰】花开结果皆因你(七)

#初次发文请多指教

#脑抽短篇随手开坑,慎入

#文笔极渣

#更新不定

#轻狗血?

目录


七:幻觉

附近的高楼大厦上分别散布着八个身着暗色调,脸上毫无笑容的人。

他们漆黑的枪口一个个都对准了怪盗基德和他滑翔翼的方向,那些是狙击枪的枪口。

那八个人都是组织中训练有素的精英狙击手,尽管他们当中在组织里资历最久的,也不过待了两年而已。


领头的举起了手,示意对基德的狙击停止。

‘哼,那小子已经完了。’

此刻在空中的高度不断降低的基德,能感受到的只有因他的垂直降落所产生的气流,和那种临近死亡的恐惧。


只是那种恐惧,倒还不至于演变成绝望。

一阵...

【新兰】花开结果皆因你(六)

#初次发文请多指教

#脑抽短篇随手开坑,慎入

#文笔极渣

#更新不定

#轻狗血?

目录


六:被识破了!

瞬时间,小兰听到这个消息后,她感觉仿佛整个世界都颠倒了。
他难道就真的这样走了?
他就那么狠心,那么舍得留下她一个人,毫无征兆地走了么。
而且不管临走前临走后,不论任何时候,他能留在她心里的唯有满满的思念,那想来既可笑又悲哀的思念。

“小兰......”此时和叶的心还持续着剧烈的跳动,而她每每的一阵心跳,都被平次所感受到,“那毕竟只是一个可能性,说明平次也没有百分百确定工藤君真的一定,”她咽下了口水又硬着头皮接着说,”....真的一定走了。”
“是他亲口对我们,对我还有另外一个....好...

文手炫技15题

emm这个在考验笔力的同时也是非常有意思了

你的铃堡:

转载到Lofter之外请告知。

1 选一首大众耳熟能详,以至于非常俗气的歌曲。将这首歌用在一个与它本身氛围完全相反的场景中。试着减少违和感与出戏感,或利用它们为你笔下的场景提供戏剧冲突。

2 在十秒之内,想出一个内容普通,不超过10个字的陈述句。把这个句子当做你要写的故事/片段的结尾,请围绕它在你的故事/片段中制造让人眼前一亮的转折。

3 通过一个人物的视角,在不过度使用形容词的情况下,描写一样让人垂涎的美食。

4 把一个普通场景描写得极具情色氛围。文中不可出现敏感词和明显影射。

5 从某个事件的半途切入,试...

【新兰】花开结果皆因你(五)

#初次发文请多指教

#脑抽短篇随手开坑,慎入

#文笔极渣

#更新不定

#轻狗血?

目录链接


五:只有一人


由于到大阪的时候有点早,小兰便在去拉面店的路上,观望美景。

还记得他们以前时不时拜访一趟大阪,服部君还有和叶都会热情款待他们。

不过很多时候,如带他们游遍大阪城那次,都会莫名的遇上一些案件。

踏上戎桥,小兰就想起了那次服部因为歹徒挟持了和叶,而说出的那番话。


一想到那句,小兰就不禁笑了起来,虽然他死不承认,但那绝对是服部君的真心话。

不同与昔日的是,这戎桥上有的只是一些在玩闹的孩子,而非一对一对在深情凝视,拥吻的情侣。

她一步步...

【新兰】花开结果皆因你(四)

#初次发文请多指教

#脑抽短篇随手开坑,慎入

#文笔极渣

#更新不定

#轻狗血?

目录链接


四:逃避


总电源跳闸和重新启动的这段期间内,人们心中无一不是疑惑。而此时的龙谷艺术馆内充杂着频频不断的喧哗声,人数寥寥无几的警卫们卯足了劲阻挡向门前涌来的人群。

忽然一阵尖锐的声波刺进了人们的耳朵里,那约莫是刚刚调好的麦克风。

“各位来宾,”手持麦克风之人那低沉的嗓音瞬间吸引了所有人的眼光。


他身材高大,皮肤黝黑,一头暗黑的卷发,一身暗蓝色的西装,为龙谷艺术馆的馆长。

“实在是非常抱歉,”他稍稍弯下了身子鞠躬,以聊表歉意,“本该展示‘新星’的时间,因为遭遇了一场意外事故...

每一个写故事的人都应该谢谢自己

干了这碗鸡汤。

写文的出发点约莫是随心,看不少人都在写什么的x

写到现在感觉自己有那么一丝成就x

作为一个平凡人,生命中听到的,领受到的,几乎都是别人的故事。

坚持写作的原因,也许是不想让自己对自己失望,也许是看见了太多半途而弃的人。

我不想和他们一样。

即使要历经毕生写完我所想的所有,也是我甘愿的。

我甘愿赋予那些孩子生命,甘愿谱写他们的故事。

也许这是我今生最大的挑战,尽管是自己与自己较劲。

来日若非我自己决定,没有什么能令我放弃。

夜溪玦:

完全不知道说什么,感觉太太们已经把话说完了……
哭唧唧地转走。

辛莫——和蝶柒一起数星星:

现在大概唯一的...

【新兰】花开结果皆因你(三)

#初次发文请多指教

#脑抽短篇随手开坑,慎入

#文笔极渣

#更新不定

#轻狗血?

目录链接


三:怀抱

小兰站在门前,缓缓吸进了口新鲜空气又吐出了体内的一些废气,和大自然做着一笔让彼此都愉快的交易。大约三十秒后,身心都比先前放松了不少,面带微笑的她举起紧握手心成了拳头的右手来,先是敲了孤儿院的门,后又放下松开了的手掌,抓了门把就顺势将门向屋内开去。

开了门以后,小兰只见大约二十名孩子,在吃点心的同时也在乖巧地玩闹,不过他们都好好地坐在椅子上,没有乱跑。而安静地坐在椅子上的也不止孩子们,还有一位半个头的头发已然化灰,脸上带着几条皱纹的老妇人。老妇人双眼的眼帘慢慢下垂,头也慢慢地下垂...

15和16年的图都有【茶

【跪】此生既然入了坑,那必定拿命来码字

青柠草:

有时候想,卡文那么难受,继续写到底是为了啥?

看了之后,恍然大悟,只是为了描绘我心里的那个属于他们的世界罢了。

写完觉得有点无病呻吟的感觉,当我犯中二了吧😔


葵畔茜草º慕溪:



躺平
有道理啊
我还怕啥嘛
hiahiahia



鱼目:





米拉雪:...





尊重作者,也是对自己尊重

【点头】合理的提议可以接受,可是莫名其妙说应该换个主角,说文写得烂到极点的,各位作者大大们不要怂!想怼就怼!

葵畔茜草:

港真……评论对于作者的影响真的很大……


奔跑的蓝汐:



这篇只是一个唠叨,占tag抱歉。



说在前头。



不要时常抱着批评别人的心态,多认识一下自己的错误。──卡耐基



接触所谓同人,时间不长不短刚好15年。
从早期的日本漫画、娱乐圈到乐团同人,再到欧美圈跟现在的国内影视。不敢说对同人了解多深,但每个阶段都不曾缺席。我想,有些事情大概不管换成哪对CP...

【新兰】花开结果皆因你(二)

#初次发文请多指教

#脑抽短篇随手开坑,慎入

#文笔极渣

#更新不定

#轻狗血?

目录链接


二:面包
小兰身上披着一件不太厚也不太薄的淡粉纯棉外套,手里拿着一个把手处用粉色丝带绑了个蝴蝶结的纸袋,肩上挂着一个白色简约的小包,走在米花町的一条街上。还没走到街头,她就停了下来,全身向左转了九十度,只见少许的车辆,时不时从她面前经过这段马路。

对面,有一家店,店前,有一棵树,这棵树与街上的其它幼树长树一样,初春已来,却仍是无花无果。
这家店的招牌设计,是大字的店名,和小字的糕点屋在店名下面。
桜来(さくらいSakuRai——樱来)
お菓子屋(ようかし——蛋糕店/糕点屋/洋果子屋)

而招牌的选色自是如...

【新兰】花开结果皆因你(一)

#初次发文请多指教

#脑抽短篇随手开坑,慎入

#文笔极渣

#更新不定

#轻狗血


一:日常生活

初春的微风划过纤弱的树枝,划过她的脸颊,拂起了她依旧乌黑亮丽的长发。
她一步一个脚印走在那时和好的河边,脚步越发缓慢,停了下来。
她左看右看,树还是树,那年的樱花今天却还未长出。
这天,半晴半阴,这人也半喜半忧,唯独周围的空气,是绝对冰冷的,不高不低,温度正好零下。

‘果然很冰凉啊。’她轻轻地触摸了自己的脸,之后稍稍放下了手,将手掌亮出。看着自己的手掌,注意到少许裂痕时,她才意识到,原来会痛,这才赶忙将手缩进口袋,拿出了手套。她双手抱肩蹲下来,只是静静望着结了薄冰的水面,有一只鱼儿用头在顶冰,冰面...

©雪间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