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兰】花开结果皆因你(六)

#初次发文请多指教

#脑抽短篇随手开坑,慎入

#文笔极渣

#更新不定

#轻狗血?

目录


六:被识破了!

瞬时间,小兰听到这个消息后,她感觉仿佛整个世界都颠倒了。
他难道就真的这样走了?
他就那么狠心,那么舍得留下她一个人,毫无征兆地走了么。
而且不管临走前临走后,不论任何时候,他能留在她心里的唯有满满的思念,那想来既可笑又悲哀的思念。

“小兰......”此时和叶的心还持续着剧烈的跳动,而她每每的一阵心跳,都被平次所感受到,“那毕竟只是一个可能性,说明平次也没有百分百确定工藤君真的一定,”她咽下了口水又硬着头皮接着说,”....真的一定走了。”
“是他亲口对我们,对我还有另外一个....好友说的,他如果在一年以内都没有音讯,那就跟你坦白他已经走了....不要傻等了。”

平次不是有意要破坏和叶试图让局面显得乐观的努力,只是事到关头,真的瞒不住了。
平次稍稍瞟了一眼和叶的样子,又想到了什么可以补充的。
“两天,还有两天的时间就刚好一年了。”
这句补充,就好似插进了小兰身上的那些数不尽的针在一瞬间全都拔了出来,残忍无比。

“平次君你告诉我,其实新一和柯南一直都是一个人,对不对?”小兰说出这句话的语气带了点颤抖,仿佛她知道了新一不在了是无法改变的事实,仿佛她已经知道,她这个问题的答案是什么。
“正如你所想的那样。”

平次的这句话好似是引子,将她体内那些原本应该已经拔净的针的一部分,或者应该说那些不知何时插了进去的针,都拔了出来。
那些被针扎过的地方,孔孔分明,却细到肉眼永远无法看见。
接下来的谈话中,小兰几乎都默默无言,只是消沉地听着。

服部平次在几天前就收到了一封来自工藤新一的信,大概内容提到了关于一年之期将近,这封信大概会是服部平次收到的来自他工藤新一的最后一封信。可想而知,他到现在都还没回来,大概已经死了。
几天过后会有一封信寄到毛利侦探事务所给小兰,信中他自会交代一直不敢对她说的话。

平次另外还指出了一点,工藤的信大概都是一年前备好交给某人替他定期发出去的,而可想而知会这么帮他的人,也就只有阿笠博士和那个叫灰原的小姐姐了。
“哀醬...”唯独听到了这里,小兰才又开了口。
“她的事未经过她本人同意我不好透露...只能说她和这一切是有一定关联的。”

小兰倒是没有想从平次那里套出灰原哀的什么,只是他这么一提,小兰就突然想起了柯南和灰原两个总是在一旁说悄悄话。
是啊,她还总是奇怪那两个为什么会跟普通的小孩不一样呢,特别灰原,总是那么不拘言笑的样子,那么成熟。

柯南就是新一,这个猜测一直在她心中盘旋了多年。
果然他们一样,根本就没有表面上那么年幼么。
小兰走出了店外,任由从暖化凉的风打在她的脸颊上,任由那冰冷的风一阵阵划过,如利刃般刺着她的皮肤,在她手上刺出裂痕。

“别再逃避现实了,毛利小姐。”
冰冷的雨珠慢慢地从灰阴的天降了下来。
“他已经走了。”
落在树上,凝为了冰。

她站在雨中,那冰冷的雨珠落在她脸上,只是慢慢滑落,并没有像落在树上的雨珠那样凝成冰,约莫是因她的体温。
只是不知怎的,兰分不清眼角流下的是雨水还是泪水,只有耳边不断回响着一句话:不要傻等了。

其实她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在为了什么坚持。
小兰只是突然感到心痛欲裂。
原来那个她一直在等待着的人,到最后是注定不会再回来的。
雨温持续凉着毛利兰的心,让她保持着前所未有的清醒感。

两天,再有两天的时间,即使是她也不知道该拿什么程度的乐观来面对这种绝望了。
她知道,她一直都该知道的,服部君嘴上说着新一不在人世间只是一个可能性,其实心中已经暗自认定了那个可能性,是事实。
是那个她一直在逃避,未曾去想过的事实。

小兰回去后只是一直盯着她和新一的那张照片看,边看边想着以前的那些事,想着以前她和新一,还有她和柯南,应该说变小后的新一所经历的。
但是即使是想到了再欢乐的回忆,她都笑不出来,也不知道看到了几点因为身体过度疲劳而睡着了。

过去了好几天,小兰还是如那天离开时那样看上去无精打采的。
不管是走在那些老旧的街头上,不管是路过他嘴上说着很快就回来却一去不复返的那个地方,不管是路过他们曾经共同念过的小学初中高中,还是代替了那些老店的新店,都一样让她痛心。

不论何时何地,除了痛心都再无它感。
虽然她努力装作什么事情都没有,但是跟以前相比,她更加魂不守舍了,每天的眼神中都流露着思念,对某个人的思念。
那是对一个可能永远都回不来的人的思念。

服部一直都了解,即使是和小兰会面的那天也一样,一年只是工藤给他们做心理准备的时间罢了。
其实他们都清楚,如果他真的能够没事,应该用不到一年就已经回来了。
如果他不知道这一点,就不会拖到一年前迈出那一步,就不会跟他们定下一年期限了。
是啊,工藤他是最清楚自己希望渺然的人。

这几日,天就宛如映照小兰的内心般,总是阴着,雨下个不停。
唯一与她内心不同的便是一点点升高的气温。
任凭周遭的空气因着初春暖了多少,心的温度却还是那么地凉。
又一天过去了。

新一还是没回来。
她究竟在想什么,一年期限早就过去了,结局早就定下了。
不论他在不在她的生活中,未来的路都要走下去。
可是为什么....心这么痛。

她想,他们这辈子没有机会白头偕老了,那么他能不能等她走完这一生,来世再续今生缘。
就像她当初等他那样。
小兰在樱来的对面望着一颗樱花树,那是她大学毕业后立业时种下的。

几天前的这棵树还仍是无花无果,今天却依稀可见几朵粉色的小花苞做着精致的点缀。
一只鸟儿飞到了樱花树,停在了树枝上,它的一些同伴们也渐渐飞了过去。
是啊,虽然这几天一直在下雨,但如今已经是春天了。
可就是这么一天,这么多天以来没下雨的一天,代替她千盼万盼却怎么盼都盼不到的人的那封信终于到了。

‘新一那个笨蛋。’
他为什么觉得瞒着她可以保护她,就一定是为她好?
即使小兰无法参与摧毁那个组织的计划,无法对他有大的帮助,最起码让她知道,最起码让她分担一点他的烦恼,在那些危难的时刻让她陪伴.....
为什么要为了保护她去剥夺了她自行选择的权利。居然这么多年一个字都没跟她提过么。

居然还叫她不要做傻事什么的,她才不会那么做呢。
‘笨蛋....’泪水不受控制地流下了小兰的脸颊,’我才没有那么弱不经风呢。’
既然这辈子没有机会白头偕老了,那么她想,他能不能等她走完这一生,来世再续今生缘。
就像她当初等他那样。

她望着她和那个永远都回不来的人和自己的合照,想着他也许正在房间的某处看着自己,于是便抹去了眼泪露出了笑容。
她打算跟新一信中说的那样,她要替他过得开开心心的。
除了照顾好他父母,这是她唯一能做的。

只是兰根本做不到像他说的那样’以后要过得比以前更好’。
他是她的全世界,却又不是她的全世界。可是没有新一的世界,她怎么可能过得更好。
小兰明白,不论新一在不在她的生活中,未来的路都要走下去。
可是为什么,心会这么痛。

一阵风吹进了房间,推开了窗门,皎白的月光洒了进来。
小兰起身走到了窗边,却望着天空停下了要关上窗门的手。
“月色真美。”她望着满月如是说。
不知道新一现在是不是也在房间里看着一样的月色。

她在想什么,怎么可能呢。
小兰卷缩在被窝里,怀里还揣着自己和新一的合照还有那封信。
不知道一年前的新一有没有机会一睹满月。
不知道一年前的新一,究竟是抱着什么样的心情写下了那些信。

他又是抱着什么样的心情,去面对那个组织。
与此同时,正在执行追捕杀人嫌疑犯的任务当中的佐藤警官也看到了月色。
在慌乱中嫌疑犯不知道溜了到了哪个角落,找都找不到。
此时她不禁想到了一个人,一个一年前突然消失的人,一个永远都不会回来的人。

她不禁想到如果有他在的话,这次的追捕行动又将会有什么不同。
已经一年了。
这一年就如同做梦般那么快地过去了,可他还是没回来。
她果然,是不幸的人呢。

一年前,涉突然告诉她说要去出任务。
那天早上,高木涉突然一反常态,十分认真地对高木美和子说了一句话。
“我爱你,美和子。”
作为五年的老夫老妻,这句话本身倒是没让高木美和子有什么太大的反应。

只是,高木涉脸上的表情实在是过于严肃,严肃地不像是刚说出那句话的人,这就让她感到哪里有些不对劲了。
“怎么了涉?”
高木涉站在自家玄关门口,一副即将要出门的样子,虽然难得是个休息日。

“美和子,”高木涉一把握住了佐藤美和子的双手,“我这次要出一个重大的任务,也许,不会回来了。”
佐藤美和子知道,他们做这行的总有这么一天。高木涉说的“不会回来了”,其实就是“回不来了”,是赌上生死的意思。

她更紧地抓着高木涉的手,对上了他的眼神。此时无声胜有声。
他知道,美和子并不是要挽留他,而是要传达她对他的信心。
待出了门之后,高木涉还依依不舍地望着站在玄关门口的妻子,可她却狠狠地摔上了门。
“你在干什么啊,高木涉!”隔着一扇门,她愣是大声地开始训斥,“现在还在犹豫什么,机会错过了就没有了!”

佐藤警官的话狠狠地敲载了高木警官的心上。
是啊,都到了这个时候了他还顾虑这么多干什么。
高木涉头也不回地跑了起来。而听着他发出的脚步声越来越小,得知他正与她渐行渐远的佐藤美和子,只是慢慢双脚无力地摊在了玄关门口。

“工藤君。”
“高木警官,赤井桑,准备好了吗?”
“事到如今没准备好也得准备好了。”赤井秀一掐灭了手里的烟头。
黑羽快斗只是默默地从远方望着上了车的三人组。

原先他就没通知说他要来的,也没有被他们邀请参入这个计划,更别说这个计划中有很大一部分是警方协力的。不过事到如今即使那个组织和他们即将要面对的黑衣组织并不是一个组织,还是盯着他们为妙,万一两个组织之间真有什么联系呢。
至于服部平次,似乎正巧不巧刚好就在前些天受了重伤进了医院。

死活想要勉强出院的他被他母亲和妻子双双拦截,甚至他那个在警界颇有名望的父亲都训了他一通说他那个样子只会成为累赘。
不过也无妨,他父亲所说确实不错。
再说差他一个人,也差不了红方三支重大力量中整个警方的力量。

‘原来如此。’怪盗基德心想道,‘相当用心的部署啊。’
飞在空中的他算是用时较短就发现了计划的前战策略,他还奇怪说载着支援兵力的车辆都在哪里呢。
结果那些车辆都分散乘在不同的至少不一定完全相似的轨道上,有些时候会会合在一起,然后接着保持应有的距离,就这样神不知鬼不觉地从四面八方围绕住一个区域。

黑羽快斗记得,工藤新一曾经告诉他那个组织就在这个区域,而他现在就在这个组织的基地正上方飞翔,不会错的。
突然,他们的一辆车停在了一座桥下。
如果他没看错的话,那辆车应该承载着工藤新一高木涉还有赤井秀一。

三阵枪响。
对了,这个组织的基地虽然在地下,但是那也只能代表绝大部分的组织在地下,他们的人还会在地上驻守。
可是既然开枪了那就说明——

被识破了!
怪盗基德还没来得及调整好自己的飞行方向,就又听到了几阵枪响。
一发子弹正好有惊无险地划过了他的脸颊。
不久,被子弹打到了几个重要位置的滑翔翼,开始垂直降落。

评论

热度(11)

©雪间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