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兰】花开结果皆因你(九/完结章)

#脑抽短篇随手开坑,慎入

#文笔极渣

#轻狗血?

目录


九:失踪

内容提要:是时候了结了。

 

虚弱的工藤新一勉强地抬起了头。

只见眼前的人和他同样地被锁链所束缚着,只是那些人正在忍受着比他更痛苦的折磨。

隔在他们中间的是火红的烈焰,周遭也是,甚至那些人身上的每一部分都被同样的火焰所燃烧着。而且,似乎永不停歇。

 

只是他们的身体似乎不论承受了什么样的损伤,都依然健在,仿佛痛苦永无止休。

认真瞧瞧,那些人....似乎还挺眼熟。

那金色的头发,还有壮实的身材,居然是琴酒和伏特加!

可是这里如果不是他们这些人抓他来的话,那会是...

 

突然间,工藤新一的脑海里闪过了不久前见过的走马灯。

地狱么?

昏暗的空间中,除了地狱之火,再也没有什么能够照明一切。

只是连那象征着永恒折磨的火,也在一瞬之间被带走。

 

不知道是不是,到了下一阶段。

“知道你为什么会在这里么?”在黑暗中工藤新一只是听见了一个声音,奇妙的是那一刻,所有其他痛苦的呐喊声都不见了。

“我...”

 

“你辜负了一个人。”

本来就无力支撑的工藤新一在听到这句话之后,突然失去了力量,头一下就垂下了。

不过在那之后他的身体更是不由自主地渐渐被带到更低的地方。

此时的工藤新一已然无力出声,那声音消失后,眼前的一切却已然没有一丝光明。

 

可是那地狱之火又再次降临,而且这次,在这黑暗之中,就如同无形般完美地融入。

这次的感受更是强烈了起码十倍之多,可是身上却并没有增添任何的伤。

他在这里永不腐朽,却一直忍受着在人间时无从想象的痛苦。

‘兰...’他的脑海中闪过的,都是那些他最不想再次重临的时候。

 

特别是那些感到对不起毛利兰的时候。

在本就漆黑到不见五指,无法知道是第几层的地狱,工藤新一渐渐失去了意识,闭上了眼。

“兰...”工藤新一的眼皮正挣扎着。

 

“终于醒了啊,大侦探。”

听到熟悉的声音和语气,工藤新一立马睁开了眼,坐了起来。那一切,那火焰,那个声音,还有琴酒他们果然都通通是梦。

“灰原,”

 

“你昏迷了整整三天,”灰原狠狠瞪着工藤,“居然没通知我就直接吞下了解药,你做不了决定该不该去见她也不必这样徒增自己的死亡机率吧。”

听到灰原的这句,工藤愣是咽下了‘对不起’三个字。他看了一眼时钟后便连忙下了床穿上了拖鞋。

 

“去哪里啊新一?”这时端着一碗汤的阿笠博士出现了。

工藤新一取了从三天前的衣物中掏出来的家门钥匙后直接奔向了自己的房间,快速换上了一身套装,随即又冲了出去。

他最终坐上了一辆出租车来到了樱来。

 

“咚咚。”从后门有一阵敲门声传来。

“请问你有什么事?”还以为店长归来了的山田疑惑地看着眼前的生面孔,毕竟一般人是不会来厨房的。

 

“这是...柯南君?”樱井雪子望着眼前的人只觉得有些不真实感,虽然他还像是上次拜访时那样那么年轻,可是却莫名多了些沧桑感,感觉多多少少老了一点,甚至头上好像还有几丝白发。

“请问,兰她在么?”

 

见他焦急的样子,听他直唤店长的名字连个‘姐’都不带,樱井雪子似乎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

“店长她...”

“是工藤先生吧,小兰姐说是这两天想一个人出去走走,所以把店交给我看着了。”

 

原本山田是想要答话的,哪想却被樱井抢了个先。

而工藤新一一听到樱井的话就立马离开了。

‘想一个人出去走走,那应该不会不告诉大叔他们吧。’这么想着的新一从身上掏出了手机又坐上了计程车赶往了孤儿院。

 

“喂大叔,”熟悉的声音传进了大叔的耳边。

“臭小子!!”哪想刚接通了侦探事务所的就遭到毛利大叔一顿骂。

“我说大叔,你知道兰她去了哪里么?”

“什么,”突然间怒气冲天的大叔竟然望着那许久未见却又熟悉的电话号,沉默了起来。

 

“兰她去了哪里?”工藤新一的每一字都清晰地被大叔所接收到。

“我说工藤新一你小子!!”新一耳边的噪音又更大了,“这么久了到底死哪去了?!”

听到他声音的那刻,大叔还以为只是柯南那小子,哪想居然是更惹人厌的家伙。

“抱歉大叔,可是你知道小兰在哪里么?”道过歉后,新一又一字一字地重复了同样的问题。

 

“我哪知道啊!”

“喂,新一君么,你找兰有什么事么?”毛利英理突然接过了电话,冷冷地问道。

“我有话一定要当面和她说,拜托了。”

“找兰的话这个时候应该去樱来看看。”英理阿姨犹豫了片刻,结果还是冷静地给出了和大叔差不多的答案。

 

“去过了...现在我在去往孤儿院的路上。”

一番商讨过后,他们决定还是工藤新一还是该去孤儿院看看。

可是等到了孤儿院的时候,院长却告诉他小兰近一周都没来过,之后联系园子和叶等好友也毫无收获。

 

然后打她电话也一直打不通,似乎是关机了。

工藤新一还去过了一些其他的地方,然而始终没能找到毛利兰。

而事实上毛利兰确实一直都在店里。

是她吩咐的樱井雪子,如果新一找上门来要帮她隐瞒。

 

樱井雪子从来没有见过小兰如此狠心,甚至觉得工藤新一有点可怜,可她还是顺了兰的意。

毕竟,很少会有人想要被在乎的人瞒着重要的事,更何况还是瞒着活着这种喜讯。

给那么一点惩罚也算是应得的吧。

 

只是小兰认为的那么一点惩罚,对新一而言却比那梦中感受到的地狱之火还要痛苦。

十三年了,这十三年来他满脑子想的都是顺利地击败组织后回到她身边。

这十三年以来,其实她一直在等着他,这点他比谁都再清楚不过。

现在,十三年的等待换来的却是这样的结果么。

 

或许,是他应得的吧。

毕竟在关键时刻,他却平白无故地丧失了自信,自以为是地用他的犹豫,用他的懦弱决定了他们之间不会有未来。而现在,他却想去争取这个他认为不会有的未来。

实在是有够讽刺呢。

 

此时的天就如三天前那样又下起了蒙蒙的雨,渐渐开始打湿工藤新一的衣服。没过几分钟后,蒙蒙细雨便转成了倾盆大雨。

暴雨中,一阵又一阵的风接二连三地刮过,令湿冷的空气更加刺骨。

工藤新一就如同傀儡般行走在无人的街上,漫无目的。只是手里还紧紧握着那早已用光了电量于是关机了的手机。

 

他突然抬起了头仰向天空,闭上了眼去感受雨,想起了那些年熟悉的那些时光。

小时候他们曾因为贪玩偷溜出去探险到很晚,兰还担心说回来的时候会被英理阿姨骂,他便嘲笑她是个胆小的爱哭鬼。

后来回家的路上不小心在一滩雨水中滑倒了,全身都弄得脏兮兮的,还是免不了要挨那顿骂。

 

现在想来,那个时候的她明明嘴上警示着说不要那么做,明明很清楚会被骂,却还是义无反顾地跟着他。

而那个时候的他......想来还真是幼稚。

那个时候,应该说初次见面的时候,就已经喜欢上兰了啊。

 

可是比起直截了当地表达自己的真心,他却时时刻刻都在挖苦她,取笑她。

第一次的告白,还是在喜欢她的十三年后。

自从大笨钟一别后,也已经十三年了。

这次的出发点,莫非注定了他们之后的人生路从此连交叉的地方都没有了么。

 

感到雨已经转小了的新一低下了头,此时的乌云也散开了一些。

有几缕阳光透过云彩间的缝隙,晒到了新一身上,也照射在了他正前方的一家店的店面。

他睁开了眼,看着眼前的玻璃窗,只是瞧见了自己被光线所折射出的模样。

还有一个撑着伞的熟悉的人....?

 

待新一转身之时正好有一辆卡车经过,那卡车离去之后他立刻奔向了对街,却发现那人早已不见。

或者说,是那人故意从工藤新一的视线中消失的。

她当然理解,新一到底为什么一直扮演一个柯南的角色,为什么面对她那么多次的质疑却还是守住了口风什么都不说。

 

甚至,在他昏迷的这三天内通过和灰原的交涉,兰也能够体谅他会有那种甘于不归来,甘于默默守护的想法。

可是她毕竟也是人,不是什么事情都能那么容易原谅。

这次就换做她藏在暗处,让他无法接近。

 

就算是他的惩罚,让他也了解了解她是什么感受。

现在的云几乎已经全散开了,只是有点毛毛雨还持续在下。

这时的工藤新一不知怎的,身体慢慢地往下倾,后来还选择靠着墙来勉强扶持着自己。

毛利兰见他有些不对劲,便准备到对面去。

 

“兰....”

赶到之时,他正好倒在了地上,而昏迷之前的那一声也正好被她听到。

云散了,风停了,雨也下完了。

看来,一切也是时候了结了。

 

“...兰”新一在迷迷糊糊之间重复了昏迷前说的。

“你终于醒了。”在刚醒之际,新一便听到了熟悉的冷不丁的声音。

“我...”

“她把你带来的,估计是你身体刚复原没多久就跑出去淋雨造成的,真是活该。”

 

“兰她人呢?”

“在厨房里,汤刚熬好。”说完,灰原便拿着设备下楼了,“我现在要去观察一下几只比你吃下解药要早一些的小白鼠。”

“灰原,谢谢你。”

 

灰原就仿佛没听到这句一样,望了一眼端着补汤的小兰后立即离开了。

在新一喝补汤的期间,两人一句话都没说,直到新一喝完的时候,小兰才发言。

“我还以为,你真的死了。”

“对不起...兰。”

 

又是一阵沉默。

“我知道。”听到小兰的这一句,新一的心里便觉得舒坦多了。

三分钟过去了,他们却只是一直默默对视着,仿佛彼此之间只需要依靠一个眼神的交换便能知道对方的心思,仿佛那三分钟就能代替一切言语无法诉说的情感。

 

“你愿意嫁给我吗?”

“我愿意。”

一个月后,人们聚集在室外的一个公园。

伴郎服部平次和伴娘服部和叶,伴郎京极真和伴娘京级园子,还有伴郎黑羽快斗和伴娘黑羽青子这一对对的都挽着手,走上了红色的地毯。

 

之后,帅气又可爱的小戒童微笑着双手拿着戒枕,还有头带花环的可爱小花童手持花篮,一起走上了地毯。小花童每走过一点,便会撒下几朵花瓣为新人开道。走到了尽头之时,小戒童便递上了戒枕。

随着婚礼进行曲,忍着不掉眼泪的毛利小五郎便挽着毛利兰的手入场。

 

“臭小子,小兰就交给你了。”然后,他亲手将女儿交托给了新一,“千万得好好待她啊。”

“我会的。”

“千万千万千万别再让她受苦了。”此时的毛利大叔实在是忍不住眼泪的爆发,直接哭成了个泪人。

 

看到大叔这个样子,英理阿姨也只是默默瞪了他一眼,什么都没说,然后欣慰地看着两位新人交换戒指和宣誓。

“亲一个!亲一个!”看准了时机的有希子阿姨突然带头起哄。

新一和小兰的脸颊都泛起了一点微红,拉开了头纱后,先是新一亲了一下小兰的额头,后是小兰亲了一下他的脸颊。

 

当然这种程度是不能满足来宾的,不过鉴于后面还有起哄的机会,于是众人就决定了暂时放过他们。

在餐厅中,众人用过了开胃菜后,新郎新娘便进到了舞池。

平时没怎么跳过舞的他们之间只是慢慢随着节奏在移动,所有的舞步都是相当简单的动作,因此他们之间的第一支舞,虽然称不上精美甚至还有些笨拙,但还算是可观的。

 

趁着进入舞池的人越来越多的时候,他们偷偷进入了一个角落。在那里,新一红着脸低下了头,捋开了小兰的长发,两个人的头就慢慢开始贴近。当小兰也同样红着脸的时候,她发现,新一的眼睛不敢一直直视她,后来就干脆闭上了,于是她也一样闭上了眼。

一个吻轻轻地落在了她的嘴唇上,那感觉就如同一抹春风般温暖又柔情,仅存于一刹那。

 

正巧,元太光彦步美灰原博士正好坐在了附近的一桌,于是作为专业起哄户的一员,步美便用手机照下了那一刻并且分享给了有希子阿姨和园子。

“说起来,柯南那小子还真是不走运啊,偏偏这种时候人却没法请假,甚至还要跑到别的国家。”

 

元太就那么突然一提,喝着果汁的博士就突然呛到了。

后来到了扔捧花的时刻,在数十名女生当中,捧花落在了步美手中。

于是惊喜的步美为了报答小兰就把她拉到了一边,然后掏出了手机给她看他们跳第一支舞的时候在角落的照片。

 

恰好敬完酒准备回座位的新一走了过来,于是步美也大方地亮出了照片给他看。

“真是的,新一哥哥小兰姐姐你们干嘛那么害羞啊,都已经是夫妻了。”

突然被当了十二年同学却只是二十出头的伙伴调侃了的新一突然不知该做何感想。

当蛋糕被带到众人眼前之时,新一和小兰手和手重叠连着一起切好了蛋糕。

 

当小兰转过身来之时,新一的双手突然捧着小兰的两边脸,他低下了头,隔着甜甜的奶油蛋糕吻了她一下。

那一吻之后,新一便放下了右手来牵住小兰的无名指带着戒指的左手,他的左手还贴在小兰的右脸上。

 

“你的脸有点红,还有点烫。”

“你的也是,”说着,小兰的右手便贴上了新一的左脸,“不过这次不是夕阳晒的。”

“笨蛋,这个时间哪有夕阳啊。”

 

第二天,新一和小兰肩靠肩坐在河边,一言不发。

等到太阳落山的时候,他们又突然面对面坐着。

“我爱你,兰。”

“我也爱你,”还没等她说完,他就吻了她一下,“新一。”


———完


强行小剧场:

所以说江户川柯南去的海外是海外哪里呢,伦敦么。

在伦敦溜达的柯南:卧槽我和工藤新一不是一个人么。

淡定喝茶的作者:这个小剧场的设定是平行世界√

柯南:纳尼??!

作者:我会说为了不让少年侦探团那三只伤心,毕竟因为工藤新一当柯南当太久了,所以干脆在这个短篇里假装你和工藤新一确实是两个人么。

柯南:.....那为什么还有Aptx4869的解药?

作者:开玩笑的,所以说小剧场设定是平行世界啊(笑)

【完】

吃瓜群众:(摔碗摔杯子摔爆米花)啊呸什么鬼

—————————————————————————————

很快或者过几天或者反正就看心情什么时候可能会出个完结语(感想)

评论

热度(6)

©雪间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