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柯】寒年(第一章)

#主悬疑推理

#文笔尤其前期渣得不堪入目,慎入

#分段什么的......第四十二章才取消的

#寒假篇

目录


【第一章:谜案重重的寒假】


【及其无聊又话唠的开场白】

说到寒假,大家都是怎么度过的呢?

 

在好学的孩子的眼里,寒假只是给他们提供了一个让学习更上一层楼的自习空间罢了,毕竟该学的都学了,复习无妨那么预习也无害。就常理而言,这种自知要向上要进步的孩子一般生活作息也是规律的,早起也早睡,因此这类孩子的家长并不会对自己孩子有多大的顾虑,除非是他们压迫性的不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

 

然而对于顽皮不听话的孩子来说,寒假与其他的假期并无差别,每天就只是玩游戏看电视晚睡熬夜通宵赖床,作业什么的除了最后一刻永远都是死的。到了饭点被妈妈叫起来填饱了肚子再继续带着两个大大的黑眼圈跟熊猫似的硬撑着短缺的精神继续游手好闲懒懒散散地摸鱼,这期间内还不排除他们连下床的时候要走进洗手间洗漱都是摇摇晃晃还打哈欠的。

当然,并不是所有贪玩的熊孩子都是这样的,一般都会好好听妈妈的话的,毕竟没有几个居家型的妈会允许自己的孩子在自己的眼皮底下作死,更何况是没有多少自主性的年龄小的孩子。纵使是少年侦探团那群每天被下属,应该说是被他们的军师的死神体质害得大半夜都得紧追着案件的真相依依不舍,忘了通报爸爸妈妈监护人一声于是回家就遭一顿痛骂的熊孩子们在通常状况下若是没什么案件需要侦破依然会做乖孩子在指定的时间入睡。

 

做教师这行的苦逼大人们都深知现在的孩子一个个都痴迷于电子产品,有的熊孩子还整天玩游戏玩到精疲力尽才肯乖乖睡下,更别说假期期间的作息时间有多混乱了。晚睡和熬夜所带来的害处可不单单是睡眠不足精疲力尽而已,时间久了成了习惯后皮肤会干燥,肝肾功能衰竭,视力下降,熬的太晚凌晨还醒着的时候连呼吸都会变得不顺畅,可说是百害而无一利。

于是为了避免熬夜的坏习惯,帝丹小学的植松校长则特地准备了一场演讲,目的是给孩子们灌输一个良好的生活作息观念,家长和监护人们就这么被慈(keng)祥(die)的校长桑下了任务。

 

事情是这样的.....

在寒假来临之前帝丹小学德(ai)高(zhuo)望(nong)重(ren)的植松校长召集了所有的学生和他们的家长讲了一堆关于寒假期间该做和不该做的事。

 

“在寒假期间,”植松校长的那沧桑而又乏力的声线一听就知道他老人家年事已高,以这几个字作为开场白的呻吟,在座的各位就已经嗅到了长篇大论的味道,“要避免不规律的作息时间,”不知为何说这句话的时候校长桑刻意向小侦探们就位的方向瞟了一眼,“只有早睡早起才能保证返校的时候精神百倍而不是一拉开座位坐上去就趴在桌上伺机而息。”植松校长说到了这里一些已经开始打哈欠的孩子们和少数的家长们立即调整了姿势立正坐了起来。“电视尽量看的越少越好,电子游戏也不要玩太多,从而避免眼睛过于疲劳而大幅度地降低了视,哦对了还有.....”校长若有所思地用紧握的右手拍了左手的巴掌,就像是突然了想到什么需要强调的点一样,他就这么大话连篇的讲了足足两个小时然后终于对于又臭又长却满是道理的演讲做了最后的了结,“....请各位家长协助各位小朋友遵守以上这些寒假守则,让他们过一个既健康又快乐的寒假。”

 

'真是的,身为高中生的我居然得在这里跟这些一年级的小鬼们待在一起听植松校长他老人家的训示,啊-—- 这样的生活真想快点结束掉,回到我本来的高中生活。'此刻闲着没事干只好吐槽的柯南君,不,应该说工藤君半月眼心想。

 

其实最倒霉的应该是家长们,要让孩子情缘于不接触电子产品对于这个科技一路狂飙的时代来说,谈何容易?

 

而少年侦探团的家长们就更是头痛。

现在的熊孩子怎么一个个都喜爱冒险,就不能安分点老实待在家哪都不去么?整天跟着江户川同学不是破案件就是找线索验尸体,时不时还遇到持有武器的恐怖份子。

 

是不是把命玩完了才罢休?!

玻璃心的家长们可受不了这样的打击啊,所以千万别再跟着柯南破案子了,早点远离柯南,学会习惯没有他的生活吧,江户川柯南从一开始就不存在,始终就只是一个虚构的身份罢了,别到时候他离开了你们还在叹息有他陪伴的时光有多么的美好。

是他,闯入了你们的生活,而他却能选择悄然无息的从你们的生活离开。

只叹这就是命,说来无不遗憾,弄来数惜可感。

 

“就这么说定了。”众家长带着一副喜闻乐见的嘴脸看着欢欢喜喜蹦蹦跳跳兴奋地在出门前还挥手说再见的自家孩子,殊不知此番前去将在孩子年幼的记忆中烙下又一深刻的灰色影像。

就像墨水打翻在白纸上,试着擦拭亦无用,最终然是沾一乌。

如电影般的异次元世界,将再次推举黑暗的面孔。

——————————————————————————————————————

【满满的都是怨念】

于是少年侦探团和阿笠博士一行人就这么踏上了去往伫立在雪山上的寒(gui)假(yi)滑(mi)雪(lu)之旅。

“简直太棒了!”此时坐在博士的甲壳虫上兴高采烈的三个·真·小鬼欢呼道。

“这样妈妈就不会管我玩到多晚,电视也可以随意看到几点都可以了。”忘了分寸的元太君大声地喧哗出得意了。

 

“别高兴的太早,雪山上的滑雪场附近的那所旅馆可没有电视可看。”只有眼巴巴的羡慕三小鬼的天真的份的灰原好心提醒,真是一语惊醒梦中人。

“据博士所说,他以前来的时候就连电源都没有,不知道现在是不是还保留着同样的设备。”没心情所以不屑于惨和到沾沾自喜的气氛中的柯南补充道。

 

“诶,真的还是假的?”原先不知情的光彦问道。

“被骗了真不爽。”步美的心情一下子坠入了谷底,她本来对这次的假期满怀期待来着,可是现在,这份期待已经支离破碎,不复原形了。

“那晚上起来上厕所要怎么办?”元太此时心里满不爽,或者应该说他的不爽写在脸上了。

 

“倒不至于摸黑,但是你可以拿手电筒啊。”博士一副嘻皮笑脸的模样回应。

 

'你们几个活该....话说园子那家伙居然叫小兰跟她一起去铃木财团名下的高级滑雪场说什么去钓帅哥,'某新咬牙切齿,'真是的,京极先生怎么会喜欢这个花痴,自己一个人去不就行了还非得拉上小兰。'妻管严的某人心想,“还说什么带我去会碍事....'某柯无视了其他人的抱怨,专心的用吐槽泄起气来了。

嘛,偶尔也该给这三个小鬼一个锻炼的机会,毕竟是城市待惯了的小孩,要是不让他们过过苦日子又怎能让他们知道少了奢侈品的单调生活是什么样的。

 

“说着说着,都已经到了,大家赶紧下车。快点,快点,小孩子来到滑雪场这么好玩的地方应该精神百倍才对,而不是愁眉苦脸的。”博士的脸上浮现出了一只老狐狸才会佩戴的奸诈笑容。

 

以眼所能视为标准,洁白的雪地望不见一丝杂缕也瞅不到一名活人,不对,应该说任何其他生物都瞧不到,无论他人它物生死存活与否,看来来到这儿还真是一个错误的决定。

“喂,连个人影都没看到啊博士。”三孩子沮丧的说。

“呃....现在的年轻人还真是,我以前来的时候明明还有那么多人的。”不知所措的博士苦笑着说。

“呐博士,你确定这就是那个滑雪场么?”柯南不是要质疑博士,他只是想再加确认而已。

 

“按照地图来看,博士刚刚在交叉路口的时候应该左转。”灰原的食指落在了纸上。

“喂,博士,我记得你刚刚右转了吧。”柯南背后不经意的感到了一股寒凉。

“....好像是。”

 

“博士....”所有人瞬间无语了。

 

博士的迷糊性导致大家毫无悬念的再次迷路了,幸好没开到什么荒郊野外,好歹是滑雪场,该有的旅馆还是有的,也不至于冻死。

 

奇形异状的冻状物在风中翩翩舞动着,一个随着一个落下来为暗淡无奇的冬天添了一丝新奇,这自然界纯洁的结晶,为雪山的山坡增加了又一层的雪白。渐渐的,原本轻轻飘落的雪花,在那一瞬间好似比刚才更迅速的落地。

 

少年侦探团和博士一行人走到旅馆门口之时,雪都已经积到小孩子的膝盖了。此时可怜的孩子们和博士老人家都被冻坏了,大家都迫不及待的赶紧进去,可就在这时发现了旅馆的异样。

少年侦探团和阿笠博士一行人走到旅馆门口之时,厚厚的雪都已经积到小孩子的膝盖了,可怜的孩子们和博士老人家都被冻坏了,大家都迫不及待的进屋,在寒冬中他们的期待并不高,能挡风遮雨就行了。

 

也就是这时,大侦探察觉了蹊跷。

“内田旅馆。”柯南瞟了一眼破烂的招牌。

“奇怪了....”,博士若有所思的说,“如果这是内田旅馆的话,那我岂不是开对了路?”

“博士,你说什么?”

 

“博士,这地图是1976年的。”替博士填洞的人还是灰原。

“难道说改了地点....还是说地图上的路线错了?”博士百思不得其解地挠了头,腹中满是疑惑。

“这就奇怪了....”某柯开启了侦探模式,自说自话道。

 

“柯南君,哀君,博士你们怎么了,为什么还不进去?”不明觉厉也没有察觉到异样一心只想着进屋的步美对排在前面的三个人的磨蹭表示不解,暴风雪到了就该立马,越快越好,进旅馆避难才是上策吧。

 

嘛,顶多就只是开错路了,虽然这件旅馆没什么人,但是有他们几个自己活跃气氛就够了,相比博士原本和爸爸妈妈们商量好要带他们去的旅馆的寒酸条件好多了,嗯不挑剔的。

 

从窗户探出头的并非是旅馆的老板,也自然不是旅馆的员工,而正是他们梦寐以求那无比温暖的照亮前路的灯光。

即使外头下着变化无穷,使步行变得十分艰难的暴风雪,唯一不会变的,是屋内的那道光。

隐约可以感到屋内的那股阳气呢。

 

“啊,不,没什么。” 博士顿了顿,随后才开口安顿步美的好奇心。

 

天性多疑的柯南君四处翻了翻旅馆,倒是没发现什么理论上说不过的地方,不过这里的设备看起来也有几个月的时间没用过了吧。究竟是因为旅馆以前的老板不做这门生意了,还是另有可能,例如退休了什么的?再不然还能有什么事?可老板若是不干了,或者改行了的话,这件旅馆要么不存在,要么现在应该交到别人手中了,旅馆内的设施包括的电源以及水源来的就更怪了。

 

为何博士在交叉路口头脑一热右转了却还能到达这里?

对,这才是重点,要说是博士抵不过岁月的衰老越变迷糊就越像是自己的代名词再加上十八年以来任何事情都会经过打磨多多少少都会有变化也不是不行,但旅馆的位置就真的说不通了。

 

算了,纠结这么无聊的问题能有什么用呢,他可是大名鼎鼎的高中生侦探啊,即使姑且只能隐姓埋名一小学生江户川柯南的身份在所有人眼皮底子行动还把他们哄的一愣一愣的也不至于闲到紧抓着没有任何实际证据能证明的假想不放啊,更何况也没发生什么案件,应该说暂时没有。此番前来此地是专门为了体验除了滑雪之外没有一点精彩的体验,单调的生活是最美的啊....

 

'不过为了安全起见还是先确认下旅馆周遭的情况吧。'柯南还是忍不了侦探多疑的天性,败给了谨慎又龟毛的自己。

“嗯?这是!”面对着出乎意料的发现,眼镜的镜片闪过了反光,小侦探的脸上挂着自信满满却十分诡异恐怖的笑容。

侦探的血沸腾起来了。

 

话出,笑容随落。

 

'不对,这岂不说明....'才注意到其真正意义的柯南开始认真思考,脑电波瞬时闪过一片宁静的空间。

这可真是不妙呢.....

——————————————————————————————————————

【蹊跷,谜题;二者先后揭晓】

“那么,调查的结果怎么样大侦探,有什么发现么?”灰原用半调侃的语气说。

 

“啊,我想博士毕竟有十八年没来过这间旅馆了,因此有任何的改变也说得通,至于这间旅馆为什么看起来很久没打理过我就不得而知了,既然这旅馆是专门为了让所有的旅客享受最单调最简单的生活,那么这电源和水源就显得不寻常了。但是这一切都不是重点,我刚刚从后门玄关找到了一根棍棒,上面隐约残留着一些痕迹,而且后门玄关还有脚印,以及....”柯南在接着说之前先顿了会儿,似乎是发现了什么真正重大的,有事件发生了的物证,“我在垃圾桶里发现的这条沾满了血的毛巾。”原本心态平静的柯南在说出这句话之后渐渐展露出不安,这旅馆的背后似乎有着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让人毛骨悚然。

“工藤君你的意思是....”灰原瞪大了眼瞳,随之恢复平静,看似惊讶地问。

 

还没等灰原说完,旅馆内突然传来了一阵碰撞声。

旅馆一瞬被黑暗所笼罩并成了它的俘虏。

小女孩纯白的心犹如刹那间被刺穿,现已是黑洞累累。

难不成今晚恶魔又在作祟?

 

'可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啊!———”

 

'刚才那声尖叫,是步美。'柯南心想。

 

“步美!”柯南赶到了站在通往二楼的楼梯之下的步美身边。

 

此时明亮的灯光将旅馆重新装满,赶走了恶魔也稍稍稳定了小女孩的心,可惜单凭明亮的灯光是治愈不了任何心里的阴影的。

 

“柯...柯南,你.....你..看”步美魂不守舍地坐在地板上说,她好像被吓得不轻。

 

于是柯南将视线移到楼梯的台阶上,竟然看见一位看似四十岁左右的妇女倒在血泊之中。

她一脸的平静,皮肤参透着淡白,仿佛灵魂已经离开了肉体,乍一看就好似一具死尸。

 

看见柯南赶来自己的身边,这个年仅七岁的小女孩一时安心了不少,两道泪痕悄然无息地飞速流下她的脸颊。没办法,步美她也只是一个七岁的小女孩,再怎么故作勇敢也只有那一瞬间,她只是一个小女孩,面对如此的惨状没有晕过去就已经很难得了。嗯,没错,其实步美已经很勇敢了,而且善良,她是一个好女孩。

 

柯南见此惨状不一会就恢复了冷静的本性,开始检查起妇女的身体情况。很遗憾,调查起案件便没有心思搭理周遭的人事物的柯南君并没有察觉到步美在流泪,他只是专注于眼前的被害人。

就在这时,其余的人匆匆赶到。

 

“这,这是。”博士脸上带着恐慌惊讶地发了言。

“看来我们来到了一个不详之地。”灰原边说边发出其他人察觉不到的微微颤抖,所有人的背后似乎都被冷风吹过,凉凉的。

—————————————————第一章Fin—————————————————

评论

热度(5)

©雪间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