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柯】寒年(第二章)

#主悬疑推理

#文笔尤其前期渣得不堪入目,慎入

#本章后为日更,看心情有可能会加更,一天最多三更,第四十二章后缘更

#寒假篇

目录


【第二章:小儿科心计】


【焦虑中的思考】

被害者全身上下都是伤口,随着每一道伤痕所流出的液体呈现了看似略有黯淡色泽的鲜红色,没错,是血。仔细一看,每道伤痕似乎都刻意刺得很深,要么正中要害要么就是接近要害,但奇妙之处就在于妇女身上没有任何的痕迹是殴打所制成的。这就奇怪了,假如犯人并没有使用那根棍棒来实行一部分的犯罪计划的话,那么棍棒上分明有的什么举动所造成的痕迹,以及垃圾桶里找到的一条血毛巾又是怎么一回事?

 

假设毛巾上的血迹是犯人用来擦拭棍棒在殴打被害者时沾到的血渍,按照理论性思考,逻辑所结出的可能性的果子应该一点汁都没有,因为妇女身上并没有相应的痕迹,也就是说,这根棍棒根本就不可能是犯罪计划的一部分。可要这么说的话,就不合理了———顺着这个对的思路想下去的柯南君得出了一个更令人毛骨悚然的结论,那就是这间旅馆内还有另一个受害者。

是谁,到底是谁?是什么样的人渣会这么残忍,居然对一个妇女残下这般毒手,更为了进一步灭口,而使用钝器来殴打一个人以致死亡。

可恶!旅馆内除了他们一行人以及被害者之外,根本连半个人影都见不到,哪来的嫌疑人。

究竟,犯罪者到底和被害人结下了什么深仇大恨?

 

幸运的是,被害者居然奇迹般的存留着一线生命的希望,照理来说伤得这么重,以常人的意志力和抵抗力几乎应该是当场死亡的,就算生理和心理因素再顽强,能撑五分钟就算侥幸了。

年轻人都这样,更何况被害者是一名四十岁左右的妇女?

四十岁,对大不忍现代人来讲已经过完了大半个人生了。

四十岁的中年妇女....抵抗力只会持续下降的啊.....

 

“这是....”蹲下身子的柯南在腥味重重的现场中在二楼的木地板上看见的血渍几乎都是黑的,他之所以身旁没有专业器具这样看似无缘由的全心思投入在一个不值得如此深入调查的地方上也并不是因为可以收集什么特别对于现在有用的资料,柯南多半知道为什么这些血渍有的是乌黑的干,而有的是黏糊糊的,还有些是亮丽鲜艳的血红,因为被害者身上的血一直都在流。最粘固的一片血迹看样子是一小时前流出来的,被害者应该是一名意志坚定的女性吧,否则撑一个小时还有气息和心跳就人类的极限而言几乎是不可能的,甚至断定带着这样的伤势在冰冷的地板上躺着的任何人都会在短时间内就失了魂,多活几分几秒都是幸运。

也正是这点,总让柯南觉得有什么值得放在心上的可疑之处。

 

‘莫非说....’柯南似乎是想到了解释一切疑点的可能性,但他的摇头似乎告诉了旁人他对自己的猜想和判定已然自行否定了,‘应该不是.....’他还是扶托着下巴紧皱着眉头维持一副思考状,脸上微微有了变化的凝重神情说明这次的深思使他自己不相信自己的论断,这是令自己也反复纠结与是非对错的时间,可偏偏一向立场明确的柯南将这次事件的蹊跷联想到了他做噩梦都会想起来的存在,亦又形成一人独晓他人不通的情景了,久久退不出唯己推敲的世界。

好在这只是形容描写感受到的弧比较长罢了,柯南的大脑太强大,短时间内能想到多少种可能性不是考一张考试的内容能比得上的,而将思考的间断切割开来,或许看起来意味重重,但可能要比硬闯入名侦探思绪的当时当下要好理解的多。

 

作为两个没胆的男孩纸,光彦和元太伴随着步美组成了三哭团,阿笠博士的话让这三个受惊过度的孩子安顿了不少,渐渐的,他们开始平静下来。

“柯...柯南君,现在该怎么做?”心里感到不安,但却迫不及待想要知道真相的光彦这时发了话。

“你们谁有带相机?”

“啊,我带了,这种的行么?”真不亏是光彦呢,总是会备好有用的东西,以备不时之需。

“可以。”

 

“这位阿姨还有脉搏和呼吸,充其量只是失血过多,只要止血应该就能苏醒过来,灰原,这件事就交给你了。”在抬人敷药前放过案发现场的一寸一豪对于一个老手而言是不允许的。

“はい,はい,大探偵。(是,是,大侦探。)”

“嗯,拜托你了。怎么样博士?”虽然知道天气很棘手,但是柯南还是不得不抱着最后一丝希望试试看。

 

“不行啊,新一,恐怕是因为暴风雪扰乱信号的缘故,电话打不通啊。”嗯博士什么也没说说漏嘴才怪。

“博士,你刚刚说什么?”今天问题多多许多地方感到不解的好奇宝宝步美再次提问。

“没,没有啊,我什么也没说。”博士的心慌导致自己开口就磕磕巴巴的。

“要不你们几个就到一边玩吧。”不得不立刻插嘴敷衍的柯南带着笑容,顺走了闲杂人等。

 

“博士....”

“不好意思,新一。”博士一脸愧疚。

差点就暴露了。

—————————————————————————————————————

【探险与戏码,有惊无险与闹剧】

“柯南这家伙又想独自邀功,我们不能让他得逞。”作为少年侦探团的团长,元太自然是爱面子,竞争意识强的人,就算是常常代表整个少侦独占鳌头的柯南,在他的眼中,说是代替了他们也不为过。

“这次一定要先柯南一步破了案件。”光彦与元太在这个时候意见是自然一致的。

“偶尔让柯南出出丑也是个不错的选择,总让他抢尽了风头怎么行。”嗯元太君相信你到时候某柯不在了反而没心思明争暗抢说这些话了。

 

“就是说嘛。”早将芳心许给柯南的步美姑娘只是附和他们俩罢了,虽然这么做会有损柯南的颜面,但偶尔看看柯南一副出糗出尽了只好认输还对作为赢家的他们低三下四的崇拜的样子或许蛮可爱的呢。

“你们跟我来。”只要是一伙的三人一起行动也没什么可顾虑的。

 

“这次看柯南要怎么在我们面前抬起头来。”偷偷溜到走廊里看起来鬼鬼祟祟的一行人暗爽道。

“嗯!”

“诶,什么声音?”步美敏锐的耳朵似乎是接收到了什么不明显的声波。

 

忽然,通往地下室的门传来了一连串怪声,似乎是有什么人因为某种原因在做拙笨的导致所在地暴露的手脚上的动作。

‘扑通,扑通。’心脏跳得个不停,冷汗也直流,'妈妈....'这个时候三只已经哭的泪流满面了。

 

“我说你们三个在这里干吗?”

“柯....柯南!”少侦的脸上顿时流露出代表庆幸的微笑,似乎是因为看到他们前不久还在集体抱怨的同伴而放宽了心。

 

“那个啊,我叫你们到一边玩原意不是让你们到处乱跑。”口气很是无奈的柯南君叹了口气又接着训人。

“可是...”用水汪汪的大眼睛和小眼睛瞪着柯南的步美元太光彦想要洋扮成吓得不轻的小羊羔来博取同情。

“别可是了,来,跟我回到原地吧。”谁知某柯丝毫没有领情的表现,执意要将他们三个带回交给博士看管。

 

“切,每次都是你破的案,每次功劳都记在柯南你的名下,什么时候能轮到我们自己破案啊?”看来元太团长也知道几乎每一桩案件都是因为柯南的活跃,柯南的推理,柯南像百科一样的头脑,什么都是因为柯南,都是柯南破的,“每次一有危险的案子也不让我们参与,只会自己冲在前头,从来没想过我们少年侦探团的其他成员是怎么想的?”

 

“就是说啊,柯南你每次都独断独行,可不也是少年侦探团的一员么,但是无论什么事情,特别是重要的事情,如果我们不求你的话也不会想要大家一起商议出对策,根本就不当我们是伙伴!”看来光彦也始终是辅佐好戏的角色。

 

“我们是朋友,而朋友就该有福同享有难同当,这么简单的道理,难道柯南你不懂么?不要以为我们只会闯祸什么都不懂,你也是小孩,和我们一样只有七岁。在大人面前,柯南你什么都说是电视上学来的还故意装傻装愣,可一到关键时刻却表现得如此神勇,当我们是傻瓜么?什么事都不告诉我们,我甚至怀疑,柯南你到底是不是小孩?!到底有没有在骗我们?!”是的啊,小孩的心思中比起功名利禄,更在意的是一场以诚相待的友谊,能对一人坦白的秘密和无限的信任,正是他们渴望的,即使,真实的看法脱口而出竟能成为质疑的语气,或许听上去不是什么好话也罢。

也不知道以步美极具冲击力的这最后一段话来点下末尾的句号唤不唤得起聆听着的共鸣和怜悯呢。

 

‘一眨眼的时间你们就成长了这么多....是啊,真是对不起你们了,待我变回高中生侦探工藤新一的时候,你们昔日的玩伴江户川柯南就再也回不来了,小兰和你们,纵使没和组织搭上边,都是无关的牵连者啊....’工藤君心中顿感一丝愧疚,‘小兰.....’柯南好像是想起了什么场景,他脸上浮现出的诡异笑容足以证明他似乎是识破了什么,‘所以才会用到不熟悉也可能不是很理解或者没学过的词语和说法么,’柯南瞟了一眼面前的伙伴们,‘你们有这等忽悠的时候暴发的演技还真适合当演员呢,’柯南这个时候似乎是在笑容中参入了什么杂质,‘替人套话什么的。’出谋划策的结果就是试探么,如此这般的漏洞还真是国文太好而露出的马脚呢。

—————————————————————————————————————

【姜是老的辣,小的是糖果】

“我知道了,以后让你们协助调查也不至于我丢掉一条命。”阴险狡诈的柯南明里笑,暗地里更是邪笑,先假装投降再伺机以待取胜才是重点。

“真的?”万万没料到计策居然进行的这么顺利的三只熊孩子暗地里沾沾自喜。

“嗯。”

 

“太棒了!”

“只不过作为交换条件你们以后少惹祸也不准乱跑。”看人的眼光丝毫没有受到影响的柯南的口气中没有一丝愧疚。

“知道了!”只要柯南能把他们当真正的伙伴看待就行,只可惜他们双方都不懂彼此的心啊....

“还有步美手机里前几天小兰姐姐发来的那条短信给我看看,行么?”柯南一秒变脸,看起来不是生气而是慈祥。

 

“呃....原来柯南君你早就知道了。”

“切,好无趣,结果还是被摆了一道。”

“给,虽然心里还是挺不爽的,不过真不愧为柯南呢!”看来仰慕柯南的人也就只有步美一个吧。

 

(回到案发现场之后。)

“这个么,我只能说是侦探的直觉而已.....”大获全胜的柯南又依旧如平常那样有话不直说非得卖关子,完全不晓得步美他们掌握了他所不知的疑点。

“怎么可以这样,说嘛说嘛。”步美撒娇道。

“不说。”

“真没劲,太狡猾了吧。”元太君一语道破真相。

 

都说小孩的思维成年人不懂,前不久还会抱怨,下一秒一切恩怨全都化解了。

都说看开了是成熟的表现,小孩这样时而记恨时而抛之脑后的思维或许比一个成年人更接近所谓的熟。

 

长话短说,事情是这样的。

小兰曾多次怀疑过柯南的真实身份,也总是精确的联想到自大的青梅竹马,无论是外表兴趣还是没有大人在的情况之下自主性的运用广阔的知识得出来的推敲,在小兰眼中,仿佛能这么通过真正的柯南的样子看到新一的身影。

恰巧在来的路上坐在后面的三人在步美打开手机的那刻目光全都聚集过去了,而柯南转过头的时候还没开口他们就说出了是前几天忘了查看的短信的推辞,还拿出了一张纸抄下了短信的内容,边抄边改。

虽说用车前的后视镜并不能看得很清楚步美按下的人名是什么,但柯南的听力是独一无二的绝对音感,步美他们做出这番令人起疑的举动更是引起了柯南不自主的留意。

 

除向右的按钮的声音之外,步美按下的主要键有七个。

9, 0, 5, 5, 4, 8, 0

9—らRa的一行

0—わWaをWoんN的其中一个

5—なNa的一行

1-元音的一行

4—たTa的一行

8—やYa的一行,则やYaゆYuよYo

0—わWaをWoんN的其中一个

 

如果是用罗马音输入的话,那么按下的按键应该更多。

首先从0开始看起,わWa和をWo的话不太可能和らRa一行的组成词语,应该说以这两个清音组成词语的并不多,如果没打全名的话那么最后的0就无法排除任何一个了,但是也有可能是某人的名字后面加上さんSaN或者ちゃんChaN。

那么既然8在0之前的话さんSaN就不可能了,やYa一行和わWaをWoんN其中一个组成词语的可能性也很小,也就是说4极有可能是ちChi,ちChi和やYa合起来就是ちゃCha,那么480就是ちゃんChaN。

ちゃんChaN的话照理说不会是男性的称呼方式,而且也说明905并不是姓氏而是人名,也就是说,那封短信是R开头的名字所属的女性发来的。

 

如果なNa行的音是ねNe,而原音是用来拖长音的えE的话.....

ねえちゃんNeeChaN

也就是姐/姐姐+醬的意思。

步美他们认识的名字是R开头的允许他们叫自己醬的姐姐.....

蘭(らんRan)....

 

也就是说,那封短信是小兰发的,而内容想必就是协助他们三个的作战的。

接这个机会,小兰看来想要试着套话,警戒心面对小孩子会下降不由自主的自说自话的柯南,她想要赌一把。

 

‘真是不好意思,毕竟姜还是老的辣,总不能跟你们坦白说步美最后说的那段话暗示了小兰对我身份的质疑这种话吧。’柯南心想。

 

“呐呐,我们不告诉柯南么?”唯一关心全神专注于小兰的短信的柯南的步美在约好的行动前还是不由得想要放弃算了。

“干嘛要告诉那个小气鬼我们的发现。”

“是啊,反正柯南只会跟我们说我们想多了然后自己一个人偷溜到地下室看那儿的情况。”光彦君分析得很有道理。

“可是刚刚那阵声音你们也听到了吧,这么可怕一定要去么?”

“那是当然,现在柯南就没有注意我们,正是溜走的大好时机。”

 

“你们在说什么?该不会又想偷偷溜走吧”读完短信的柯南把少侦逮了个正着。

 

“....没有。”

“听好,我们待会就这么做,绝对要在柯南之前用自己的头脑来破案子。”

“哦!”

“我去灰原那里看看被害者的情况,你们就给我呆在这里,懂了么?”

 

“诶~”三人表示线索可贵是可贵,但他们也很想看看那位阿姨的状况啊,顺便还能多获得一条线索。

“诶什么诶,听话啊。”关乎案发现场柯南还是觉得有许多不解之处弄得他到现在还是一头雾水,可偏偏旅馆内除了他们和被害者以外就没瞧见其他人,所以他还是先跟灰原两个人单独谈谈阿姨的伤势以及这起杀人未遂案。

 

当然柯南这么说是不能阻止三个人强烈的意愿和反抗的。

“真是的,你们怎么跟来了?”

“有什么关系。”

“不!行!”

“切。”

“博士,他们我就交给你看管了。”

“我做事你放心,新一。”博士蹲下向柯南的耳朵小声地说道。

‘但愿如此吧。’

 

于是三个孩子与博士被关在了门外。

他们三个依计行事,趁博士不注意的时候溜走了。

 

谁知。

—————————————————第二章Fin—————————————————

评论

热度(2)

©雪间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