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柯】寒年(第三章)

#主悬疑推理

#文笔尤其前期渣得不堪入目,慎入

#日更中

#寒假篇

目录


【第三章:危机逐近】


【犯罪者的身影】

在进入地下室的那一瞬间唯一围绕着少侦的就只有无尽的凸显心慌的黑暗,他们愣是在走路的时候碰到了好些物品,特别元太还因此摔了好几跤,直到光彦从口袋里掏出了博士给他们制作的特殊手表。然而打开了手电筒的第一件事就是在意识到自己碰上了一个表情很可怕的大叔的时候焦急到腿软坐在了地上。

一股危险的气息逐渐渗透了三人的元神,纵使眼前的陌生大叔并不知道他们为什么会在这儿,为了有可能泄漏的风险,他果断选择了把多余的人一共处理掉。

“唔....唔唔,嗯。”绑匪君毫不犹豫的用沾上乙醚的手帕迷晕三只前来送死的小鬼头,用绳索捆住用胶布堵住嘴巴的话就算醒来想要大喊也不会引来什么救他们的人。


“哼,真是多事的小鬼。”绑匪的语气是狠中带着嘲讽还有那么一丝的猥琐,转身便走向了直通外头的出口。

“嗯?”绑匪似乎是听到了旅馆内的脚步声和隐约听得到的人的讲话声,'还有送死的?'他暗暗自想道。


“喂,听得见么武?喂,武你回答我啊。”通话的另一头传来了同伴焦急的声音,颤抖的语气似乎是暗示了比起在意计划成功与否,对方更是在意伙伴的人身安全。

也不知道,能打通的电话,是否能够说明外头的暴风雪已然稍有好转。


“啊,解决了一个麻烦该死的暴风雪又下个不停,待到转小了正准备出去又发现了什么动静,现在地下室躺着四个多事的家伙呢,而且似乎还有一些坏事的在旅馆内转悠。”绑匪此时的口气是无奈添气。

“算了,还是按照计划行事吧,既然这些麻烦解决了,剩下的就等我到了再说。”另一头的同伴似乎已经不耐烦了。

“哦。”绑匪冷静的关上了手机,但没过多久却收到了一封邮件。


‘呵,这样么。’他的眉头皱了起来,脸上严肃的表情中参着一丝恐怖。


这种生活似乎是他所习惯的,但在威胁中他什么都不算。

绑匪君用汽油浇灌了地下室的地板,他带有打火机和一盒火柴,但他并没有点火让这一切烧尽湮灭于冰冷的雪山之上,只是走到了外头直通到了后门。

——————————————————————————————————————

【跳跃的思维和胡思乱想也许也有几分理】

(让我们来整理一下时间线:这个时间有三件事同时发生——一是绑匪用乙醚迷昏少侦,二是柯南与灰原的谈话,三是博士发现少侦不见了)


“辛苦你了,灰原。”确认被害者身体情况暂时无恙之后也不知道某柯要如何进入主题,总之他就厚着脸皮觉得自己是在表扬灰原的努力。

“那,接下来你准备怎么做?”灰原倒是不希望现在的时间被人看成是闲的,拐弯抹角在她面前是行不通的,不只烦人,还会让人想狠狠的暴揍说话没方向的货,她在听的话中绝不希望迷失重点。


“你不是不知道,这次我们并没有来迟,被害者并没有因犯人的所作所为而走,问题就在于嫌疑犯连个人影都没有,根本无法进行凶手是谁的推理。”从喜欢吊胃口的柯南君以废话作开幕的那一刻起,灰原就已经开始觉得他要把鼻子用虚话垫得高高的。

“是啊,除了等被害者醒来暴风雪过去就束手无策了,所以呢?”相信换做任何人都会觉得眼前的眼镜大侦探推理笨蛋小子很无趣,别说破案子,磨磨蹭蹭的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和事务所贤良淑德的那位说清楚。

“但,我总觉得还隐藏了什么内幕。”


“这就是所谓的....”灰原往嘴里送了一口咖啡然后接着说道,“侦探的直觉么....?”

“你就别挖苦我了....”

“阿拉,难道是我说错了么,大侦探。”


“说真的,我总觉得这起案件并不简单,你想想,有什么人会恨一个四十岁左右的妇女到这等地步,这不是说只有一两刀刺中了致命处,全身上下有无数个刀痕,都深得令人难以置信啊。”依旧未踏进主题的某柯继续废话道。

“嗯,”好心的灰原并没有用一段毒话来打断柯南的思路,只是静静的喝了一口咖啡,打算继续听下去,直到他说到重点为止,看他的废话论坛还能进行多久,“接着说。”

“呐,灰原你认为....”某柯此时的语气已然平静,毫无起伏,他顿了一会儿接着说道,“说得通么?”


“你到底想说什么。”灰原淡淡的说出了这几个字。

“步美发现被害者发出了那声尖叫的时候我立马赶了过去,现场最为粘固的一滩血渍八成是一个小时前从体内流出来的写了,可是你好好想想,被害者的身体条件,真的能够撑一个小时还留有气息么?还是说难不成那摊血渍是另外的那位还没被发现的受害者的血?另外的那个受害者会下落不明的话应该是犯人干的,既然这里没什么人,他又有什么必要藏起另外的那位被害者,让现在躺在床上休息的阿姨躺在冰冷的地板上,任她就其陷入死亡却不掩盖这个场面呢?”柯南一口气提出了许多不解之处和说不通的联想。

“这倒是.....”灰原表示她方才不知。


“其实我在后门找到的脚印有一串是来回徘徊的。”这段话看似正常,但从某柯嘴里说出来却隐隐约约透露出了那么一丝不对劲的气氛。

“有一串脚印...?”,灰原对于侦探的用词表示不解,‘为什么不说那串脚印,来回徘徊也并不是什么很大的消息,那么大侦探的表情那么严肃又是....”

“啊,那串脚印说明犯人是故意的,故意留下....他进屋来又出去了的明显痕迹,就好像要等着谁来发现一样。”


“那么除了这些,脚印又能说明什么呢。”

”它们能说明犯人有留在旅馆内的可能性。“柯南还是没吐露出真正的重点。

“除了这个,你到底想说什么。”

“脚印的痕迹....不止一串。”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柯南的心有些发慌,似乎一个偶然就能比这起案件的犯人更为神秘,更加恐怖,“是小孩子的脚印,而且痕迹比起另一串大人的脚印,较为崭新。”这时,大侦探眼镜的镜片闪了闪反光。


无论留下第二串脚印和第三串脚印显然不是故意来回行走的小孩主人进入到这里到底做了什么,目的究竟是什么,发现者柯南察觉到了什么,这些不得而知的因素什么时候揭幕,注意到的人和知道的人只得靠想象力来继续接下来的推理,不,应该是说开太大了的脑洞。

“那又怎么样,大概只不过是....”刚准备说出来都快到嘴边了的话灰原不知道是突然意识到了什么所以咽了下去。


“如果是他们三个的话,我们应该会知道才是,不过这么看来.....这里在犯人之后进来过别的小孩子,比我们要早到。”柯南也不知道是深吸了一口气还是倒吸了一口凉气,“这个不着实际的推论并没有什么说服力,就像你说的只有笨蛋的字典里才有不可能三个字,机率再小,也还是有个低到谷底的可能性。我先前对躺在床上休息的这位阿姨还有呼吸和脉搏的事就吃了一惊,说她是意志力坚强也只是糊弄他人的片面之词的脑回路,我还真有陷入这个想法的瞬间,但后来仔细想想能连得上的这些线索合起来的时候,答案是惊人的。身体受到诸多创伤的被害者阿姨在生理上应该早就走了,但要说她心理导致异常的躺了一个小时的冰凉地板还活着的现象,这个机率也是很低。”他也不知道,究竟这种说辞对于实际的追击战和躲避战会有什么用处,他也无法拿出有力的证据来说自己的胡思乱想会误打误撞。


“他们.....”灰原顿了顿,然后改了说辞,“怎么会有受害者出现。”灰原虽然看起来还算是淡定的,但心里已经慌到无人能及的地步了。

不止灰原,柯南这么推测,把话说白的时候,脑海里和他们对抗的一幕一幕渐渐占据了所有的其他。

宁愿无从想起,宁愿不去记自己的亲身经历,奈何却时时刻刻坚持不陷入绝望。

宁愿忘了过去,宁愿忘了以前的自己所造下的一切罪孽,但却无法真正走人光明。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别再说了,他们的人是不会携手相助陌生人的,”灰原的脑子开始混乱了,“如果是从组织里叛逃的人的话,我是真不知道组织里有这种能在短时间内研究出人人梦寐以求的药物的天才。”如果有的话,那组织当初就没必要花费那么多的精力时间和金钱去培养她。除非是在她逃离组织后就找到百年甚至千年难得一遇的奇才,可如果是那样的话,那么在这么短的时间内,那个年龄不详的奇才就这么卷走了研究资料轻易的逃出组织了?

不,组织的狼子野心哪有那么单纯,随便找个人代替她就能实现的事简直是闻所未闻,再说到了这地步的话,药物的研发者恐怕不会长寿的吧....

所以发觉到危险的气息才逃出来的么.....

是啊,组织就是这么冷酷无情的存在,甭管是她这样的叛徒还是忠心耿耿为组织效劳的走狗,办完了事是不会留下证据的吧。

操劳过度,开始凭空幻想了么....?


“....”沉默了许久的气氛原本弥漫着焦虑,却不知为何故现只是死气沉沉,“另一种可能性非常简单,那就是那个小孩是第二个被害者。”话虽这么说,这个解释其实也有点不切实际,因为小孩会在的话一定会有大人相陪,除非那个小孩是和这位阿姨一起来的,不过这样的话,那么脚印是留在后门这一点就说不通了。

“嗯...这个可能性比较高....”柯南的话似乎让灰原安下了不少心。

——————————————————————————————————————

【安心和焦虑似乎只在一瞬间交换留守】

柯南刚结束了与灰原的谈话就听见急急忙忙的跑步声朝他的方向来袭,转身一看,阿笠博士正气喘呼呼地赶来捎信。

“大事不好了新一,他们三个...”博士喘了几声,“他们三个趁我一不注意就溜了。”


“什么?!”柯南听到这个消息就犹如阴天又打了霹雳一样,单用惊讶两个字也不见得足以形容他此刻内心的崩溃。他和灰原谈的时间说短不算短说长也不算长,难不成这期间他们三个就这么不幸的被犯人逮着了么。要说只是被抓住还好,命丢了该怎么办,别说让他毫无颜面去面对他们的家人,连自己心里都会过意不去,是他太固执,可这种情况下被人辱骂唾弃的最终是可怜的阿笠博士。

“我...去上厕所出来的时候他们三个就不见了。”


‘会没事的。’柯南心想,‘应该没事。’毕竟和他共同穿过那么多次鬼门关了怎么会因为他不在身边就出乱子就回不来,他们是最棒的,是最棒的啊。说好了要做一辈子的朋友,他变不回原本高中生的模样而他们三个又回不到父母身边的话那么与其让他受着这种煎熬还不如随他们一起去。

‘一定要没事....’只要他们没事就好,没事就好,步美光彦元太这三只活宝一定要回来,一定要毫发无损平安的回来!


“可恶!!”这时的柯南君十分憎恨自己为什么没看好他们,为什么....自己这么不负责任...?

他多么希望代替他们受苦的是他,多么希望面对犯人不是孩子们,而是他,工藤新一。他走了没事,他本来就是个死人,可是他一直苟且偷生借住在别人的屋檐下,他比他们多活了十年,有了十七年的岁月,也该知足了....


“是我的错。”博士又何尝不心慌,是他的责任,他不希望新一过份自责自己,新一将他们三个交给自己看管就是怕他们到处乱跑。这下该怎么办,都是因为自己的缘故,要不然....要不然他们三个现在也不会生死未卜啊。在烦人的尾巴被揪出来之前是不能松懈的啊,如果说犯人是回来清理现场的话,那么他们三个就处在绝对危机中了。

本来,本来危险就不该牵扯上孩子们啊....


“工藤君和博士,你们两个一副好像要世界末日的摸样是怎么回事。”灰原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是听到房间外的声音好像又焦虑又恐慌一样就伸出了头看看。

“他们三个不见了!”灰原从柯南口中得来的这消息后很是惊讶,才刚抚慰好自己被某柯的无逻辑脑洞给吓了个半死的心,现在又跟她说那三只莫名失踪了而且还不是玩笑性也不是想象性的?开什么玩笑,谁会受得了连续两次的打击?!


“那现在该怎么办。”灰原已经失态了一次,再叫她失态一次那就说明又有打击,这还不如直接一刀捅进去杀了她来得痛快,可灰原说这句话的时候声音略有颤抖。

是他们给了她阳光让她有机会尝试去做一个普通人,他们接受了她纵使自己还在尝试接受自己。这份友情即使是她用一生的时间也回报不了的恩情。

当然前提是,她是否能活得那么久,而少年侦探团又是否像她一样将友情看成了天大的总有一天是像恩情一样需要回报的物质。


“哀君....”博士也不知该说什么好。

“总之,再清查一次现场吧,如果这个案子破了那么我们才有那么一丝的机会再见到他们。”才会有机会再见到那些天真无邪的笑容啊。

柯南突然觉得自己的骨子里流着冰冷的血,是啊,最好的侦探面对什么样的情况都能保持冷静,不管何时何地面容表达了什么话意味了什么,始终都流着这么冷冰冰的血。

果然,侦探是冷血动物啊。


要清查现场自然就要从他们最后一次全聚在一起的前台开始。

只不过....这并不是最后一面,侦探也并不像某柯所想的那样,并不是冷血动物呢.....


此时,传来了一阵敲门声。

—————————————————第三章Fin————————————————

评论

热度(3)

©雪间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