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柯】寒年(第四章)

#主悬疑推理

#文笔尤其前期渣得不堪入目,慎入

#平时是日更,但今天好像更的有点太晚了于是双更奉上orz

#寒假篇

目录


【第四章:五个嫌疑犯参上】


【论真相有多么简单】

“喂,有人么?”

“内田老板娘在么?”从门外传来了两位男性的声音,应该挺年轻的,那么被害者的身份,是这间旅馆的老板娘吧。

“来了~”跟预想中的不一样,外头的人在听到稚嫩的声音的时候就已经不知所措的低下了头,似乎是面无表情,但隐约皱在一起的眉毛却透露了内心的一丝不解,想不到开门的人会是个应该不过六七岁的满心欢笑的小弟弟。同理可言,旅馆内的三人也并没有意料到找上门来的会有足足五位贵客。不过小说家和演员的孩子果然擅长控制面部表情呢,多么忧愁烦恼的心态在外人面前还是能表现出一副天真的模样,令外人将误认他本来就是那么纯真,丝毫也看不出破绽。

 

“阿拉,是小孩子呢。”高大的年轻男子面带笑容,他给人的第一印象是阳光,嘴角勾起的弧度不知怎的好像能融化任何冰冷的事物,虽然偏瘦但是似乎很爱运动,外表看起来不过是刚成年没多久的小白脸,或许更年轻也说不定。

“小弟弟,你们为什么会在这里?”另一名年轻的男子同样很友善的提问,他看起来跟另一名高大的男子差不多大,只是相较的话矮了大概半个头,给人的第一印象的话,体形和阳光的那位差不多,性子似乎冷些,但言行举止绝不外乎有一种扑面而来的绅士的风度。

 

“啊,不好意思,我们因为开错了路所以差点没有过夜的地方,所以没预约就事先擅自进来了....不过真是巧合啊,这所旅馆和我们原本打算要去的那所旅馆的名字居然一样呢。”博士挺着尴尬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说。

“诶,那还真算你们幸运呢,不过说实话吧内田旅馆本来就有两所,所以说没事的。”短发女子挥了挥示意没关系的手,给了个简略版的解释。

 

“本来就有两所?”灰原对于从里到外都是虚的此行感到颇为懊恼,莫不成今天异常的事件都是围绕着二这个数字展开么,先是被害者不止一位,后是第二串脚印的来路被硬掰成了并不简单,甚至是可能与他们息息相关,再来是内田旅馆本来就是两所,是不是接下来要在两条路中选哪条都不要紧反正都是死?

 

“嘛,简单来说就是急救用的旅馆吧。”良久才找到自在发言的缝隙的看起来有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用一句话就将谜团解释完毕了,他与先前发言的三位年轻人不一样,虽然在笑,但似乎并没有多说几句的欲望。

“噗....”看着一个老头和两个小孩不解的神情,年轻男子愣是没忍住,笑不自觉的就爆发出来了,“不好意思。”虽然他看起来神经比较大条,但基本的礼仪是绝不会没有的,“其实这所内田旅馆并不日常营业,另一所设备比较陈旧更朴素的才是日常营业的内田旅馆。”

 

“考虑到冬天居住在朴素的寒舍的不适,十年前家父家母就决定在另一头的山上,也就是在交叉路口右转才会到达的这里建造了这间条件比较好的旅馆。”披着中长发的女子很是不耐烦的抢先了中年男子一步,给新来的三只解释道,“每当冬天的时候雪总是会下的很大,但他们从未想过要抛弃简朴的设备,老一辈,也就是他们年幼的作风是最合他们喜好的。”

 

“毕竟冬天的时候天气太冷,光凭内田旅馆原本的设备想要温饱很难,这个季节是最冷酷的呢。随着时间的流逝,对这种朴素的生活感兴趣的人也越来越少,所以就算这样的旅馆别有特色生意也越来越少,为了避免天气所带给顾客和生意的不便,就干脆又建了一所旅馆。而且冬天兴滑雪的旅客也比其他季节要多,万般考虑后,就抱着让旅客过的舒适迎合现代的想法经历起了三季朴素一季温饱的旅馆。”短发女子口头上的说明充分的解释了为什么博士开错路了还能到达内田旅馆,因为老板和老板娘就是这么良心建了两所条件不一样的旅馆,而且额外的作用是出现了和博士一样迷糊的人开错了路,也不会冻着。

嗯从没想过真相会这么简单呢。

——————————————————————————————————————

【各试一小步】

“刚刚姐姐你说家父家母,莫非姐姐你是内田老板和老板娘的女儿?”柯南开启了烦人模式,不知为何从刚刚的话中显得十分明显的事他非要再问一次。

“啊,有问题么,小鬼?”中长发的女子用非常不友善的语气针对着柯南,眼神中还散发着一丝冷冰冰的锐利杀意,好吧,好像也没有杀气,但不能惹这个脾气不知为何很容易爆发的女人这件事倒是搜刮出来了。

“没,没什么....”柯南的脸上流下了一滴汗水,好像是与中长发的姐姐的对话中被对方吓的,‘可怕,’某柯心想,‘看样子这个女人绝对不能惹。’

 

“这位一定是内田老板了。”柯南擦了擦头上冒出的冷汗,转向了中年男子的方向。

“哦,你是怎么知道的呢,小弟弟?”就算他的年龄符合老板的年龄,但是也不见得他就是老板啊,说不定只是旅客,又有什么能让眼前的小男孩确信他就是内田老板的决定性证据呢。

“碰巧猜的啦。”毕竟老板娘在房间里休息,内田夫妇的女儿在,旅客也在,又不可能莫名其妙地缺了一个老板。柯南表示这连推理都用不上,看看这四缺一的局面,再看看有可能是旅客,也有可能不是旅客的中年男子,是谁有注意这个的微妙心思都能识得出来他的身份啊。

 

“话说华月人呢,她应该是最先到的啊。”内田老板表示老婆应该是事先开了车过来打理的啊,怎么会看不到她人呢。

“啊,如果是说老板娘的话....”博士咽了口水,内田老板不会就这么把他当成了凶手吧....

“我们没看见老板娘啊。”柯南在确认这五人之间谁是凶手之前完全没有透露的想法,决不能告诉他们之中的任何一人老板娘还活着的真相。

他们是在那三只探险之际将血迹什么的擦掉的,反正都有现场的照片了,所以不怕没有证据呈给警方。再说在抬老板娘的时候血迹就已经弄得乱七八糟的了,那个时候只好把衣服也换了一套。

 

…..为什么会有种包括自己在内的三人才是犯人的感觉?

处理血迹,将血毛巾好好保存藏起来,还得把沾到大量血渍的衣服给换掉,现在还得找个实际赶紧溜进房间里把还奄奄一息艰难修复中的老板娘也藏起来。这些都做完了之后还得瞒过这五人,顺利的进行嫌疑犯之中谁才是真正的犯人的推理,真的会那么成功么....?

透露老板娘被袭击的事实的话大可不必如此辛劳,可嫌疑犯都主动送上门来了,难不成就这么撤手让他们这些对于这方面是完全的生手的人处理?

 

“你们真的确定没有看到内田老板娘?”有绅士风度的年轻男子此时对准某柯的眼睛的眼神十分犀利,即使如此,他的脸上也还不忘挂着不知道是面具还是真心的,象征笑容的一张脸。就斜眼的目光来看是担心老板娘的安危,可面对面来看,这个男人的眉宇之间不知为何也不知是有意无意的散发着难以形容的黑雾,微笑之间如若仔细观察能看得出参杂进去的阴险之处。

 

这感觉就好像一个平时看起来温和的邻家大哥哥在你并没有第一时间发觉就走到了你的背后,拿出了冰冷的兵器,开始往墙壁上来回磨动磨利他的短刀,你转身一看,并没有可以走的路,这是一条死胡同。邻家的大哥哥把刀架在了装疯卖傻内心和外在完全不同的你的脖子上,他慢慢凑近你,在你的耳边冷冷的,带一丝嘲讽的语气说,不,用带了一丝嘲讽的语气威胁你说,“说谎的人,可是要下地狱的哦。”

当然这只是个比喻,如果眼前的这个小白脸真的这么做的话那么他将会是大家公众的敌人。

所谓的笑里藏刀么.....?凝视这个男人的脸久了之后总觉得,该怎么说....似乎比内田家那猖狂脾气不好心情不稳定的大小姐更为可怕。

 

“啊,嗯,真的没碰面。”有了一会儿的停顿,对于这个一字就能回答的简单的问题还是思考了良久的时间,稍稍改了说法,而且头上还冒出了一点冷汗的柯南君纵使话说的不多,但也足以让人起疑心了。

“是么....?”说是这么说,但一个大人会不会对一个六七岁的小孩起疑心这件事还是不得而知,或许是因为在这些嫌疑犯当中,就属这位绅士和另外一位的阳光少年和他的年龄是最近的,确实就真实年龄而言也应该算很接近。

——————————————————————————————————————

【不满的爆发和随之的分析】

“我说,现在可以选房间了吧。”内田女士和刚才一样,说话的时候语气依旧很是不耐烦,话说她真的是内田夫妇亲生的女儿么,在不知道自己的母亲的行踪之际居然没有丝毫的担心,反而却着急于这种小事,还真是不孝啊。

“嗯?这是什么?”在这些人中块头仅次于博士的内田老板蹲了下来,从地上拾起了一张白纸,只看见一些用钢笔写的字,“原来华月出门买食材去了啊。”离旅馆最近的超市用开车去的也有一个小时,来回就是两个小时,也该回来了吧,再说因为暴风雪的缘故,今天的人并没有往常的多,应该不需要多少东西的。

 

作为知道内田老板娘还活着的事实的当事人之一,柯南觉得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太对劲,他刚刚怎么没看见那张纸?不,更加不对劲的是,既然老板娘人在旅馆,也就代表了她应该是早就买好了食材回来了才是,那么适才他们到的时候,听成唱出了阿笠博士的甲壳虫,为何连一辆车子都没有。现在倒是多了两辆车子,一辆载了内田老板和他女儿以及那位短发女子,而另一辆则是载了那两个年轻的小白脸。

这是否意昧着犯人早已将老板娘开来这间内田旅馆的车子开到了别处,换句话说,犯人已经逃跑了。

他们五个人并没有说除了他们五人以及内田老板娘之外还有其他的谁,也就是说,犯人并不是迎着他们的行程而盯上了老板娘?

可问题是那辆车子现在究竟在何处,而犯人又是否乘着那辆车子逃跑了。

 

柯南挠了挠脑袋,线索有点稀缺,案情的真相,事发的过程,和推理的逻辑现在无一能破茧而出。

 

内田大小姐已经将手放在了们的把手上,正要转动把手进去把行李放下,却看到了一只碍事又碍眼的小鬼在阻扰她的行动。

“啊,不好意思,这间已经事先被我们占了。”某柯捏了把冷汗,差点就让他们五人看见躺在床上的老板娘了。

“切。”内田大小姐狠狠的丢给了柯南一个眼神,外来人先到就能先选房间了是么,也不睁开眼睛看看旅馆的主人是谁,合着她这个老板的女儿还得屈人之下是吧。

 

“千芙你就收一收脾气吧,别跟小孩子计较了。”短发女子试着平复一个温和的局面,不管是多么奇异的情况,大家之间用平静的心来交流至少不会引起彼此之内的纷争了。

从短发女子适才所直呼女田女士“千芙”来看,她跟内田女士关系理当匪浅,是老相识么?

 

“我知道了啦。”内田大小姐用满不在乎的口气来回答短发女子的劝告。

 

“千芙她其实人很好,很善良,只是不擅长表达自己的情绪罢了。每当有烦心事的时候,她总是会不坦诚地端出大小姐脾气,你看,证据就是千芙进屋之后脱下手套的手。”短发女子用一张懊恼而又温和的脸跟柯南指出内田大小姐那双透着十分似紫,却也可看成是红的手。

 

‘原来这个凶女人还有这样的一面啊.....’柯南望着内田大小姐的双手,自想道,看来她并没有察觉到自己的手被冰冷的雪给冻成什么样子,而是在担心自己亲人的安慰啊。

不行不行,不能就这么轻易地早早下结论,看那个女人万般嚣张的态度就知道她根本就没在担心自己的母亲,除非真的有人演戏演的如此精明,否则他是绝不会相信的。

 

嗯,看来他还太嫩,侦探怎么能这样轻易地听信他人所说的呢,就算她不是刻意要骗他的,但是,这个女人真正更为丑陋的样子,或许是进入社会太久的后果呢?

是啊.....就算真如短发女子所说,这个女人是刀子嘴豆腐心,他也不能就这么认定了,谁敢说对于他人,甚至自己的认识有百分之百是完整的?

 

柯南觉得自己十分理智,不,应该说过于冷酷无情,就连他人这么单纯的一句,他都能够立决扳回往另一路的思想,看来他已经变得越来越像机器人了。

无心的机器人,就是这样的呢。

对,他此刻是个无心的机器人。

是个冷血的侦探。

—————————————————第四章Fin————————————————

评论(2)

热度(1)

©雪间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