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柯】寒年(第九章)

#主悬疑推理

#文笔尤其前期渣得不堪入目,慎入

#日更中

#寒假篇

目录


【第九章:浮出水面的真相】


【藏不住的狐狸尾巴】

“阿拉,”高崎一开口说的话不过两个字就足够令对方想要揍这混小子了,“这不是内田老板和我们以为失踪了的内田千芙小姐么?”作为一个彬彬有礼的小白脸,讽刺人这种一般是天野在干的好事轮到他来干,一定是为了故意挑衅对方,不过能做得成挚友,这俩一定有共同点,看来挑衅人这种恶趣味的爱好也是之一,“为什么一副鬼鬼祟祟的样子,而且还拖着南桑,家族总动员临时有什么安排怎么没先和我们说一声呢。”高崎的声音倒还是蛮沉稳的,就是嘴角勾起的弧度以及突发的话唠,还有这种诡异的笑容竟如此给人一种逗比和邪魅的错觉。

圆回一个重点,不是瞎子的人以什么角度都看得出来内田老板手里拿着一把小刀架在南的喉咙上,这种鬼情况还能开玩笑的人.....


“哼,臭小子,装傻就到此为止吧。”内田老板掏出了一把手枪将枪口对准了高崎,并且把病弱毫无反抗之力的南和小刀交到了内田千芙的手上。

高崎见此状便知来者不善,依然一脸微笑的他举起了双手,一副不乏自信的样子盯着眼前的歹徒,似乎完全不在乎走火的下场。

“不好意思,”内田老板笑了笑,“我这个人做事从不心软,要怪就怪你没选择窝在家里看书,也没选择去打工什么的。”他的食指扣上了扳机,“再见。”


突然,一阵门被踢坏了的声音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那个方向便是通往地下室的入口,几人陆陆续续从今天被天野踢坏的第二扇门走了出来,自然这些人里头也包括柯南一开始发现了棍棒时,所推理出的第二位受害者。

正巧,这位先生是大家熟知的面孔。

等等好像哪里不对....


一位看上去十分慈祥的中年男子凝视着对面那张跟自己简直是像极了的脸,却又一下子沉浸在无法自拔的恐惧之中,这是因为对面的‘自己’,正举着枪瞄准了那个年轻人,而自己与妻子含辛茹苦抚养了二十余年的女儿,竟拿着刀逼近侄女的喉咙。

换做是谁,都会觉得难以置信的。


“我想,就不必多费口舌了吧,我们摊开牌来说,这一系列的袭击,失踪事件,以及企图凶杀事件的幕后黑手就是你,上村武先生。”似乎什么都明白了的柯南指了内田千芙身前的内田老板的鼻子,“而你的共犯,不,应该说主谋,则是你的未婚妻,内田千芙。”对,真正的幕后黑手要说起来,其实是内田千芙,只不过去袭击人这些体力活都是上村武干的。

“哦?怎么说,武他有事所以没来,我和爸爸怎么就成了凶手了?”如果说内田大小姐真的以为眼前的江户川柯南是一只普通的小屁孩,那就她大错特错了。


“我们来到旅馆的那一刻,我就一直有种好像哪里不太对的感觉。”

“结果还不是自己吓自己。”

“咳咳,重点是我从后门玄关找到了一根棍棒,一串脚印,以及垃圾桶里的一条毛巾,刚找到这些罪证没多久的时候就突然停电了,那时落单的步美尖叫了一声,不过一两分钟就来电了。而急忙赶去步美那儿的我,却出乎意料的发现了满身伤痕累累倒在血泊之中的中年妇女,我想,她大概是你们认为失踪了的内田老板娘,内田华月吧。”


“也就是说,你撒谎了吧,柯南小弟弟。”

然而不知道该如何作答的柯南并没有对刁钻的天野所说的话指进行任何狡辩,也就是默认了。


“那串脚印十分清晰,好像是故意留下来的,目的是为了混淆视听。钝器上有着敲击什么东西而留下的痕迹,而那条毛巾上的血量并不少,我想犯人应该是用它擦拭了那根棍棒上的血迹,但怪就怪在老板娘身上只有被利器刺过的伤痕,并没有殴打的痕迹,因此,我便得出了旅馆内还有另一个受害者的结论。”当然其他繁琐的小细节就无需一五一十的全盘托出了。

————————————————————————————————————

【是照镜子,还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我们三个本想所趁柯南在搜查案发现场的时候,自己偷偷的另行探险,说不定能找到什么其他额外的证据,还没走多久步美就听见了地下室传来了一阵怪声音。然后我们就听见了走廊上传来的脚步声....接着就被柯南训了一顿,由于不服气所以就趁博士去上厕所的时候进了地下室,没想刚打开手电筒就被人用迷药迷昏了。”光彦和元太都躲在博士的身后,声音也没敢放得太大。


“醒来的时候就发现动不了了。”步美躲在柯南身后,和其他的小伙伴一样,她也不敢直视犯人。

“呐,我问你步美,被绑起来的人有几个?”明知故问的柯南突然卖起了萌。

“一开始有四个,除了我们三个之外还有这个叔叔,后来博士也被丢了进来,再然后柯南也被丢了进来,不过幸亏这个大哥哥在外头找到了通往地下室的门,要不然我们可能早就被那个坏蛋给....”步美忍住了眼角泛起的泪花,“给杀了....”心中满是对某柯的忽视和对大哥哥的感激,尽管天野表示自己已经说了无数遍是因为高崎出门去找线索的时候找到了那扇门,但后来听到屋内的尖叫声,看到了从二楼跳下来的内田千芙,于是预感到了不详的事的高崎干脆没出去多久就进屋了。于是便委托了天野找个空档替自己去看看,因为那个时候已经令人起疑心了,而辩解也不会有什么用,总之心不虚就不怕小人得志。


“有看清那个坏蛋的脸么?”柯南明知故问。

“嗯...”步美柔声的答。

“形容一下他的样貌吧。”

“....跟这个和我们一起被绑在地下室的叔叔长得一模一样...”步美之所以不敢直视适才和他们被关在一起的叔叔的脸,是因为他的脸....跟对面拿着手枪的可疑的叔叔长得一模一样,无论看的是邪笑的叔叔还是不知所以的叔叔,都很可怕。


“怎么了小妹妹,你是想说我是冒牌货么?”被逼到绝境的上村武毫无顾虑的反咬柯南小弟弟的同伴一口,尽管步美并没有说什么真假。哼,要不是南那个死女人跟那两只小鬼说什么内田家的纷争,那小鬼也不至于连他名字都叫得出来。明明是千芙这女人出的谋,他策的略,想说把这个碍事的女人除掉,谁知那个叫灰原的小女孩竟有如此能耐,后来事情被揭发之后内田千芙又不让他一解心头之恨,但只要逃走了,这个人质,这些人,他不会令任何一个活下来的。

“化妆师,内田姐姐是化妆师,对吧,南姐姐。”

“啊,嗯。”南对于柯南接下来要怎么怎么拖延时间完全没什么头绪。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一定是内田·主谋·姐姐将上村·肇事者·叔叔化成了内田老板的样子。”轻微的装束用来应对紧急状况是最容易去除的,在不换衣服不用面具的情况下,变装的全程就仰赖着化妆师的技术。

“证据就是,我眼镜上沾的这些粉末,应该是化妆品吧,不过内田·主谋·姐姐还有南·受害者·姐姐今天都没化什么妆,更没有碰过我的眼镜。”柯南说道。


“是那个时候,撞上墙壁的时候,那个时候内田老板拾起了柯南小弟弟的眼镜。”天野也是喜欢找到空隙就插话的人。

“嗯,然后我去南姐姐的房间探望情况后来在整理思维的时候就突然发觉到了。”柯南不知此时的上村心里是什么感受,不过看他的样子,似乎是那种戏码被拆穿了就不好演下去的人呢。于是有信心意就得到了半天的柯南就一直一副惹人厌的隐隐约约的在蔑视对手。 

————————————————————————————————————

【某柯的推理】

“哼,看来是瞒不下去了,”上村武边说边将枪口牢牢锁在自己全神贯注的柯南身上,见他完全没有理会自己的脑门和高崎的后脑勺,上村武不得不感叹一句这小鬼胆量不小,竟敢小瞧他,“小鬼,你还挺有一套的嘛,说,接着说。”不得不说上村武已经渐渐失去了自我控制的理智了,再多点刺激性的语言,或者挑衅的动作,那么一切都会结束。


“这副耳机是我在内田姐姐的房间里找到的,对于侦探来说,耳机这两个字眼十之八九指向着窃听器之类的东西。不过不对劲的是,为什么犯人要使用窃听器,更不对劲的是,为什么这副耳机会在内田姐姐的房间内?这样一想,犯人应该是为了窃听对话,从而杀人灭口,由此可见,这是一串预谋杀人案。”柯南把自己先前的想法都磨磨唧唧地说出来了。


“虽然我是时候在我们的房间里找到了窃听器并且加以摧毁,但不知为何,在找到了耳机的内田姐姐的房间里根本没有找到窃听器,这样反而倒显得有问题了。”

顺带一说,上村武和内田千芙之所以会注意到南一五一十的把他们的事全抖出来了是靠事先装好的窃听器,而并非一开始就在房间外面偷听的。


“再回到南姐姐当时被袭击的场景,地上的那串血脚印十分地清晰,就好像是犯人故意留下的。从窗子那儿留下的血脚印来看,犯人是个男的,但奇怪的是,这两只血脚印还有被践踏过的痕迹,按照鞋印来看,在犯人之后跳下去的,是个女的。”当然,那个女的不可能是受害者南本人,而是内田千芙。

———————————————————————————————————————

(以下为某柯剩余的大致推理)

不过说不过去的是,为何她后来会被绑架呢?

那假如是自导自演的绑架那就说的通了...


这么一想,南那时的叫声..真的是她本人叫的么?

照最为粘固的一滩血渍来看,南应该是柯南赶到的十五分钟前遭害的,也就是说,南那个时候应该是根本叫不出声,恐怕是被犯人用乙醚之类的给迷晕了然后才被刺的,不知内田老板娘是否也是这样遭害的。


内田老板赶到南的房间之时,离那声叫声只有一分钟之差,而内田大小姐赶到之时,离那声叫声却有五分钟之差,其余的人都是在内田老板之后,内田大小姐之前赶到的。而她的鞋子确实是湿的。

这样看来,内田大小姐根本没预料到同伴的行动,在情急之下便叫了一声,使所有人认为是南叫的,然后她就跳下去,随之跑到旅馆后门才赶到案发现场的。


回到内田大小姐是否自导自演了一场绑架这个问题,如果不是的话,那么试问极有可能是她的同伴的内田老板是如何在两分钟以内赶到现场的?

如果她的同伴是高崎的话,实在说不通,因为高崎跟天野是同路的,而天野是高崎的死党,在案发的前五分钟高崎就已经出门去找线索了,所以他是不可能再进屋来绑架内田大小姐的。

他的证人是死党天野,这不能让任何人心服口服,可也没有什么直接的证据来证明是这对挚友下的手。

唯一的可能性就是绑架案是自导自演的。


当上村把食指扣在扳机上的时候,所有人的心中突然一种莫名的恐惧涌了上来,却不知为何都同时感到了高崎那满满的自信。也许比起满怀笑脸被上村用手枪指着的不知为何好像有什么大招的高崎,他们更加在意脸色苍白,被内田千芙用匕首扬言要她性命的南。


内田千芙根本就不是一个如他们所想的,是一个好对付的角色,尽管好像只是脾气大光有一身冲劲除了拖后腿什么都做不了的没什么了不起的角色,但她那浮夸的演技,心狠手辣的内心,足以让任何与她针锋相对的人深陷半死不活的边缘。

正是这样的人,要不是因为心思不细腻,要不是因为她从来都只会遐想不会采取实际行动,要瞒过所有人一手遮天,恐怕只是经验和时间上的问题。


为了自己,内田千芙什么都做得出来。

利用,合作关系,谎言,阴险,狠心,冷血。

哪样不是她与上村武的共同点。


是南太傻,心太纯,她怎么会蠢到还会凭借儿时的友情来评估内田千芙还有理性可言,她现在对于内田千芙唯一的价值,就是充当人质。


或许,当她在朦胧的意识之下看到当年那个笑的天真烂漫,浑身上下散发着慢慢的阳气的最佳挚友的身影的时候,她还认为有那么一丝丝的希望,她还以为,她还以为可以借由友情这么散漫纯真,却又对于现代人来说几乎毫无意义的可以随手一抛就忘的东西,她还以为....

也许,从那一天起,她跟内田千芙之间种种充满回忆的千丝万缕早已沉浸在深海的暗淡,海深不见底,掉下去九死一生,永不复返。

只要动了念,贪婪,想象所谓看不到的美丽,贪婪那实为黑洞的深渊,便是沉入最底,心放最低,陷入了一个无力逃脱的,时时刻刻岁岁月月都没有一丝光彩可以覆盖的环境。


一旦在深渊里失去了那个自我....便是千军万马,千言百语都拉不回来的。


原来....一切都只是她以为....

是她在自欺欺人罢了。

—————————————————第九章Fin——————————————

评论

热度(2)

©雪间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