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柯】寒年(第十三章)

#主悬疑推理

#文笔尤其前期渣得不堪入目,慎入

#日更中

#《转学生》系列之月岛樱子篇

目录


【第十三章:似平而已】

【铺垫】
“咳咳,首先我来讲解一下我们少年侦探团的使命。”于是乎最喜欢喋喋不休的说一堆话让自己显得智商高,是个能力出众的孩子的光彦就接着扒拉为数不少的废话,“少年侦探团是一个志向远大,由聪明绝顶,活泼可爱的我们带领,才成功的维持到了现在的团队。少年侦探团的主要目的当然还是破解世间的疑难事件,从而传达给大人们, ‘小孩子的办事能力是远超乎他们的想象’,这样的一个信息。”
【长话短说,此处省略上千字】
“而我们所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伸张正义。”光彦君总算是说完了。

也不晓得光彦君说的话有多少句话都是以少年侦探团开头,也不晓得月岛樱子是不是真的相信光彦所说的那些听上去很夸张的事迹,但是,他确实没有夸大任何说辞。除了一点,那就是自少年侦探团成立以来,几乎所有案子的真相都是柯南用他那灼灼逼人的犀利推敲给揪出来的,只是这点被他们厚脸皮的说成了柯南皑出风头,尽管貌似没有说错。
殊不知,他们本来就不是一条道上的人,不曾是,不该是,只好是。
这当中,又隐瞒了多少不为人知的叹为观止。

“那么步,步美所说的面试是?”第二次会面,月岛樱子做不到,也不适应直呼同学的名字这种事根本不足为奇,至少脸盲的她并没有忘了步美的姓名。
“就是问答游戏啦~”步美没多想,多费口舌说明问题的来源实在是多此一举,因为这些问题当中他们到图书馆从书中扒下来的不少,就连他们自己,对于题目的理解也并不是很全面,只是略微看懂了基本的词语,至于那些大道理,连懵懂都算不上。

面试的题目可以分为三个区域,常识,推理能力,还有心理。
常识和推理能力是必备的,甚至推理题目就只有一道,心理只是灰原提议的,说更为重要的是攸关内心深处的提问。
当然,其实他们根本就没打算按照成绩来决定月岛樱子进还是进不了少年侦探团,因为凭良心来说,侦探团成立,破案之前他们根本就不懂什么,尽管现在学会的也不是很多。
之所以要测试的原因是看月岛樱子有没有势必加入少年侦探团的决心,或者说,她敢不敢面对挑战。
缺乏这些能力没关系,大家一起经历,一起成长才是最重要的。

话虽这么说,他们来到月岛樱子家才发现爱你他是一个特别,怎么说,不寻常的孩子,书架上都是很深奥的书,而月岛樱子的确从外形来看是很喜欢读书的孩子,他们进屋的时候桌上就有一本翻开了的推理小说。
适合他们这个年龄看的童话故事书,与其他书籍相比,很少。;
结论就是,进了屋内他们才为月岛樱子会不会识破这些题目的目的而焦急,怕就怕她过得了他们的关卡,而他们却不了她心门的关卡。
然而看她的样子,虽然不是很爱说话,但这孩子朴实。

(基本常识)
“什么时候在沙滩上走路不会留下脚印?”光彦念出了纸上写的第一问,表情管理的是挺好的,看起来是故意严肃的,然而内心却充满了期待。
“在后退的时候。”月岛樱子毫不犹豫的应了。

“在常温状态下,人类的血液凝固所需的时间大约多久?”
“十五到三十分钟。”

“请说出鲁米诺的作用。”
“鲁米诺可用来检测哪些地方曾沾过血,就算血迹已经被擦掉了,肉眼看不见也能很轻易的判断什么地方沾过血。”在答题的时候,虽然是口试,丝毫没做过任何准备的月岛樱子给出了精准,而又简约的解释。

“哪个血型可以给任何人输血,而只能接受血型一致的人的输血?”
“O型,不过不是不能接受其他血型的输血,只是不能输太多。”
“那么RH阳性血型与RH阴性血型结婚的话,他们的孩子从血型配对上来看是不会有任何健康上的问题,这个说法正确么?”
“不正确,阳性血与阴性血的配对所诞下的新生儿有一定机率一出生就带有溶血症,而大多部分的人都是阳性血型,至少在亚洲,阴性血的比率是很小的,所以被称之熊猫血,意思就是很稀有。而在外国,例如欧洲美洲这样的地区,阴性血型的比率比亚洲要大,例如在美国,阴性血型的比率是百分之十五。”答题的时候,月岛樱子很明显比在谈话的时候话更多。

(推理能力)
大(おきoki)のno山(やまyama)ひとつhitotsu——大山一座
彼(かka)れreのno古(ふるfuru)いi写真(しゃshaしんshin)二(ふたfuta)張(ちょうchou)——他古老的照片两张
やさしいyasashiのnoあのano人(ひとhito)——温柔/简单的那人
待(まma)ってtte——等等

“岡山(おかやまOkaYama),如果光看每一句开头的假名的话,就是岡山。”

(心理测验)
“带以下动物去森林冒险:孔雀,狗,老虎,大象,还有猴子,当遇到困难时,你会丢下的动物顺序是?”
“嗯...老虎,孔雀,狗,猴子,大象。”也不知道月岛樱子是经过仔细选择还是没有,总之她并没有纠结太久,至于她有没有看出这道题是为了检测心理就不得而知了。
老虎-金钱,孔雀-爱人,狗-朋友,猴子-子女,大象-父母

“樱子好厉害!”步美兴奋的说。
“那道推理题我还铁定你解不出来呢。”光彦说。
“我以少年侦探团团长的身份通知你,月岛樱子,正式成为了我们少年侦探团的一员!”

当元太光彦步美正在兴高采烈的欢呼的同时,灰原和柯南在注视着那道心理测验题,月岛樱子所答的答案。
会先抛弃老虎说明她不重视钱财,第二会舍弃爱人就说明她对儿女情长没有很大的期望,狗是第三个舍弃的就说明朋友在她心目中的地位不是最重要的也不是最不在乎的,最后舍弃的事猴子和大象就说明她最在意的是亲人,而且还是个孝女。
‘有点诡异呢,’月岛樱子朝柯南和灰原的方向看了一眼,她觉得已经通过了测试,而江户川与灰原同学却还在看她的测题这种举动好像说明了另有隐情,而她通过在自家面试的时间好像有点太快了,‘嘛算了。’她也没在这件事上放太多心。
————————————————————————————————————
【意外事故】
孩子们折腾完了,也嬉笑怒骂完了之后就没有‘重要’的理由继续打扰月岛樱子了,然而她好心的开了电视给他们看,于是乎吃着米果看假面超人看的正起劲的元太君不经意用手肘碰倒了茶壶,体积很大的这只冒失鬼果不其然又被灰原女王骂了一顿,而柯南也时不时插了话。
幸亏茶壶掉在了坐垫上,不过这样一来,茶就得重泡一壶了,于是月岛樱子便拿着茶壶走到了厨房。

只是这次,她踏在椅子上的脚步从一开始就不稳定,椅子的脚似乎也没有固定,一直动来动去的,形成了像老鼠那样刺耳的吱吱叫。
月岛樱子的脚下失去了平衡,架子和桌子的间隔并不大,手中拿着装茶叶的容器的她从椅子上掉了下去,背部正好摔到了桌子上,同时也将整个桌子打翻了。

这一瞬,厨房有的只是掉在地上的一把椅子和一张桌子,一个被摔碎的茶壶,被打翻的茶叶,一名逞强的孩子,以及在瓦斯炉上还没烧开的开水壶。
别说是茶叶散乱在地上不能泡茶了,就连茶壶都被摔的破碎了,月岛樱子勉强带着背上的瘀伤站了起来,她的手抖的很厉害,厉害到她想让它停,短时间内也停不下来。

为什么....为什么她会有这种莫名的紧张感...?

一碰就碎的干枯茶叶,因为她的不小心摔在地上摔出了一个缝隙和一些碎片的茶壶,因为她的不小心在自己背上留下的瘀伤。
是她想多了吧,这些小小的事情哪可能是什么暗示....

‘妈妈....’月岛樱子心想,‘应该不会出事吧。’

因为电视声额外吵闹,纵使刚刚的意外动静有多大,观看电视的几位客人也没有注意到适才的意外。
除了重心不在电视上,也不放心月岛樱子为什么重泡一壶茶花费了这么久的时常却还是没回到客厅,于是假说去解手,实际上是去看看厨房的情况的灰原。
嘛,虽然照常理来说,有这种心思去注意这种细节,并且会用去趟厕所这个老借口的人一般是某柯。

“因为家里没茶叶了,所以你们来试试看果味蜂蜜泡水吧。”月岛樱子硬是在脸上挤出一个微笑来掩饰自己背后的痛。“有柠檬蜂蜜,芦荟蜂蜜,百花蜂蜜,柚子蜂蜜,桂花蜂蜜,还有普通的蜂蜜。”月岛樱子端上了一个用六个小杯子和一个水壶摆满了的托盘,六个小杯子中装的就是她适才所说的这些果味蜂蜜,以及六根调羹,而这个茶壶中装的则是开水。
‘她的肩膀看起来好像有些僵硬。’某大侦探察觉到了月岛樱子行动上的不便。

“我去拿些饼干吧。”月岛樱子想了想,家中是有饼干这类甜点来着。
“辛苦了。”众人应。

“要饼干的话你们自己去拿,月岛同学跟我到洗手间一趟,你背后的伤还在痛吧。”灰原事实上很照护人的,只是一般不懂得直接表示出来,所以她的话总是听起来那么别扭。
“いた(い)——痛。”
“真是的,小孩子学某些人一样逞什么强。”灰原一手拿着不知道从哪儿找到的毛巾和膏药,一手牵着月岛樱子的手走向洗手间把门锁了起来,然后很体贴的给她背上发紫的瘀伤用毛巾沾了点水冷敷,然后擦了点膏药。

(回来后)
“樱子的伤怎么样了?”最担心月岛樱子的步美问,她为自己居然没注意到樱子伤了这件事而自责,说起来月岛樱子也是很能忍。
“月岛同学没事吧。”光彦说。
“到底怎么一回事?”包括元太在内的他们三人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所以只好一昧的问东问西。
“灰原,你是怎么知道她受了伤的?”柯南问。

“我只是在从洗手间回到客厅的路上,正好,对正好,路过了厨房亲眼目睹了倒了的椅子和桌子,碎了的茶壶,洒了的茶叶,还有在打理厨房的月岛同学。”灰原很不耐烦地答了这一句话,还带着半月眼盯着她的不懂得为自己着想的傻瓜。
“诶?!”元太光彦步美三人表示震惊。

“樱子你还是休息吧,别勉强自己了。”步美说。
“就是说啊,月岛同学。”光彦说。
“妈妈说过,‘爱勉强自己去做到一件事的孩子不是好孩子,该休息时就该休息。’”话说元太什么时候勉强过自己...说来也对,元太君会以为自己能够吃某样食物的好几十份,但是结果总是吃到一半的,预想中的份量之后就已经把肚子吃撑到快爆了。

“谢谢....”月岛樱子的声音很小,“不过我没什么大碍的。”听到了同学们这么关心她,心里感到了一阵温暖,来者是客,她可不想给来拜访的客人添麻烦。
“好了,你就别推辞了,就跟元太的妈妈说的一样,‘该休息时就该休息’,除非你的伤真的一点都不痛。”柯南用慈祥的一张脸微笑地说。
“这倒不是....”月岛樱子不知道该怎么推掉送上门来的善意,她背上的瘀伤确实在痛。“灰原同学给我冰敷过后已经没有那么痛了,所以真的没事的。”

“你这么说就是你的不对了,看在他们这么有诚心的份上,就别乱跑了。”灰原劝道。
“...嗯。”她答应不乱跑就是了。
————————————————————————————————————
【只是,暂时】
客厅里除了电视的回声还参杂着孩子们的欢闹声,不得不说月岛樱子实在不曾习惯家里如此这般生气勃勃,平时的她,只有沉浸在书本的世界里来逃避现实,或者应该说,强迫自己在一个过早的年龄认识不属于她的现实,而如今,一下子多了五个朋友,感激的心情不知如何表达才好。
也许,月岛樱子之所以尽她所能来善待朋友,是不想失去他们吧...

月岛樱子从某种程度上有点虚伪,明明先前还在想如果不曾认识的话就不会带来任何的伤害,然而现在却在毫无怨言的付出。
这个孩子,会不会太容易相信人了?

也许,也许她只是需要一个可以一起共度欢乐时光的朋友吧....
也许,也许她真正需要的不是一段难忘的友情,只是需要一个能施舍于她一点阳光的人就好,纵使摊开来说,她只是需要一个可以为己所利用,只要能够时而提醒自她,自己不是机器人的‘朋友’就好。
至少这全都是月岛樱子自己所想的。

其实,她只是受到父母离婚的刺激太大所以才会这么来看待自己吧。
除非她能够义正言辞地说自己一点都没有允许任何人走进心里,但是那是骗人的。
正因为她所做的一切,所感受到的一切都是出自于真心的,所以远离友人之时才会伤心。
事实上,她只是对自己的心最不诚实罢了。

明明是那么的在乎,却还是要试图催眠自己,把自己在自己心中的印象贬低。
实属想法太复杂,太早熟,一个六岁的孩子把自己的思想弄的跟即将离世的老年人一样。
人这辈子活的简单点又有何不可呢?

反正一切的一切都只是暂时性的。

外头传来了引擎声,现在是下午三点,应该是月岛樱子的妈妈回到家了吧。
‘不,妈妈怎么会是开着车到家的。’外头传来了一阵敲门声,月岛樱子赶去开门,她到了门前才意识到这点,于是干脆开了门,然后看到的果然是一个不认识的女人。

“是樱子小妹妹吧,我是惠子阿姨,你妈妈出车祸了,是你爸爸叫我来接你的。”陌生女人站在门外示意让月岛樱子坐上她的车去医院。
月岛樱子没理会她,只是把她当成可疑人物,然后推了推门想要关上,可陌生女人却把脚卡在了门缝中,硬是推开了门。
“现在这通电话就是你爸爸打给我的,给。”陌生女人将手上的手机交到了月岛樱子的手上,她并不需要进她们家的门,而就算她要进来,月岛樱子也会尽全力去阻止她。

“喂,樱子,是爸爸,你妈妈出车祸了,现在她人还在急救室里,目前还不能确定情况。”月岛樱子一时听到了那个人的声音一下子不知道该怎么回应,只是从他的言语中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冰冷的气息,果然....那个人只是在附和罢了。只是因为有她,有她这个‘女儿’所以才会应医院的那通电话赶去那儿,因为他的女儿还只是小孩子,没有这个权力决定自己妈妈的生与死,没有那个承受能力,所以他才充当最后一次的英雄的,一个假的不能再假的英雄。毕竟攸关生死,医院总不见得联系一个小女孩让她做出决定吧,所以就算这位月咏先生和月岛女士已经没有任何法律上的直接关系了,他们也只得试试看。
更何况,医院对于月岛筱子(つきじまTsukiJima しのこShinoKo)女士的资料是在联系了月咏夜(つきよみTsukiYomiよるYoru)先生之后才更新的。
—————————————————第十三章Fin——————————————

评论

热度(1)

©雪间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