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柯】寒年(第十四章)

#主悬疑推理

#文笔尤其前期渣得不堪入目,慎入

#一不小心又晚更了orz,双更献上

#《转学生》系列之月岛樱子篇

目录


【第十四章:命在旦夕】

【混乱】
月岛樱子一时分不清耳边所听到的那个人的声音,是敷衍,是欺骗,还是冷冰冰的真话。
这么无情无意的人难道就是她以前认识的,那个阳光的父亲么。
‘哈哈哈。’月岛樱子的脸上并没有浮现什么特别的表情,但心中却早已泣不成声,就好像是被一千根针扎在心上一样,可纵使如此,那种痛也不及她现在的创伤。
她怎能想笑,怎么会笑,居然连笑也笑得如此讽刺,如此没心没肺。

妈妈会没事的,一定会没事的...
月岛樱子一直反反复复的这么安慰自己,一直反复到她连自己该去想些什么,该去做些什么,该说些什么都不知道。她不敢去设想后果,害怕如果会成真,但根本不知道该做什么,更怕做了什么只是添乱,无论说什么,也不想和一个陌生人谈心,她不想说话。

可是为什么...为什么,到底为什么?!

为什么会突然决定丢下她和妈妈,为什么这么无情无义,连一句抱歉都不说,一句安慰,一句爸爸才会说的‘没事’都没有...
从她懂事以来,只有两个人把她当成小孩子看,那就是她的父母,只有父母才会不管自家孩子多不正常一直把孩子当孩子来看待。
一个离开了...

现在离开的那个只是披上了她爸爸的皮挂上了她爸爸的名牌就想冒充爸爸么,原来她的爸爸在其他人眼中就是这样的么,原来不是尽量瞒过她直到最后才说的么,原来她成长的速度已经快到了爸爸都不认为她是小孩了么。
她的爸爸早就死了,如今又有恶魔想带走她妈妈么。

那为什么不带她,为什么让他们一家三口黑发人送黑发人的,最后年龄最小的黑发孤儿还得自送的。
这就是嫉妒,就是天不从人意么,因为他们过的开开心心的,过得太幸福,所以为了人类之间的平均不得抹去所有的亲情么。

好傻,为什么这么傻。

破碎的茶叶,摔出裂缝的茶壶,还有背后的瘀伤,是真的出事了。

月岛樱子现在的心情不是三言两语就能解释得清楚的,她现在很混乱,一点思绪都整理不过来。
一个月前,她的父母说离婚就爽快的签下了自己的姓名,父亲就这么离开了她,现在连妈妈也要离她而去么。

就如同损石向地球前来时,人们陷入了恐慌和自我混乱。
月岛樱子现在的心情就跟那些身在损石坠落的地点附近的人们一样,她也感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惧和惶恐,同时也迷茫的面对没有方向的未来。她的心像是一瞬间被空无所占据了全部,脑海中不知为何只是在不断的重播那句话,从那个人空中,说出来的,比虚假的演技,更加难听的话,那个人用虚伪而又真实的冰冷,毫无温度的口气跟她说的那句话。
是故意,还是无意透露都已不再重要了。
重要的是她识破了,是她不会再活在别人用谎言来包裹,来塑造的世界里了。

月岛樱子一时并没有多想些什么,她只是在担心自己母亲的病情,除此之外,她不敢有二念。
‘妈妈,一定要平安无事啊。’月岛樱子在心中祈祷着,因为她的妈妈是个好妈妈,是个称职的妈妈,所以...一定不能出事。

她将占满了不少汗水的双手合十定在膝盖上,可她越是祈祷,心就越是慌张,汗就越流越多,正因为她是个坚强的女孩,所以她是不可能在一个陌生人面前流下眼泪的,连一滴都不允许。

车上的这名只有六岁的小女孩将小小的头埋进了小小的掌心,把重量都放在了双腿上,因为汗水流的多,所以裤子是湿答的,稍稍有点干了的汗水之处是粘稠的。
她想哭,就算她内心并非那么脆弱,她也不是什么见惯了生死的小孩,正因为不是那种不幸的小孩,所以她和同龄的孩子一样,生命中若是早早就失去了像父母这么重要的人,那肯定没有办法欺骗自己说不在乎,造不成影响,不伤心的。
如果哭,那么汗水与眼泪融合成一滩被衣服吸饱了的盐水,她还分辨得出手掌中哪些是眼泪,哪些是汗水么。

她只希望一切都是一场梦,只不过是场噩梦,只要从噩梦醒来一切都会和以前一样美好,尽管梦有的时候比现实世界更可怕。
只可惜这不是梦,这是现实,这就是残酷的现实。

这个六岁的小女孩原本拥有一个再正常不过,又恰巧再温暖不过,相亲相爱的家庭,一个爱护自己的爸爸,一个疼爱自己的妈妈,可是这一切,都在那一瞬转成了空。
那一瞬间,她才知道,她才回想起那些日子里,父亲奇怪的举动。
说来,自己还真是迟钝。

从一家三口和睦融融,到成了单亲家庭跟了没有错的母亲,最后害得成为孤儿背负流落街头的命运么。
死活不管怎么说,固执的她早就不把那个人当成父亲了。
为什么老天要对她这么残忍呢,就算原本就是无家可归,流浪街头的孤儿,那么习惯了漂泊的生活,或许还会好过些。

‘妈妈....’月岛樱子的心仿佛滴下了红红的血泪,手心手背只有汗,显然是紧张过度,不过这也不怨她,若是完全平淡的话,那就不正常了。
当周遭都化作无之时,唯一在乎的,唯一重要的,并不是陌生女人的身份,更加不是那个曾经为人父的男人为什么抛下了他的妻女,真实的他才活的那么潇洒,也不是新交的朋友是否在自家守着,正奇怪为什么自己突然消失了踪影,又或者是否看到了天色已晚所以选择回到了家,而是在担心自己的妈妈的平安与否。

由于现在的天气很冷,所以为了避免着凉,车窗都关了起来,不透一丝风声。
车内除了闷闷的暖气,就只有一名大人和一名孩子,一片诡异的寂静正是这两名互不熟知的人所形成的。月岛樱子上了车,就意味着她在半小时以内只能被暂时牢牢地锁在车里这密封的空间里,无处可逃,当然,这是她自己做的决定。
不,更准确的说,让她随同这个陌生的女人一起来米花病院来看望命在垂危的妈妈的人是那个人。

对于这个自称是‘惠子阿姨’的陌生女人,月岛樱子总有种不对劲的感觉。
明明与她素未谋面,但从自己心底中从刚看到她的那一刻,就有种....
有种莫名的憎恶感。
是因为这个女人给人的第一印象就是风骚么?

夜很静,静得太可怕。
常虚偶实的人披着外套在街上行走在阴晴圆缺的月光之下,和冬天死寂的气氛调成了沉重的空气笼罩着阎王爷所期待着的魂魄。
恶鬼衍生于人心,只要心中产生了负面能量,负面情绪等,那么恶魔很容易在人心种下他的恶种。
————————————————————————————————————
【一根小草】
“妈妈...妈妈的情况如何?”月岛樱子并没有理会坐在椅子上,只要灯灭了完事就走人的那个败类,她刚进医院就瞧见了从急救室出来的护士姐姐,便拉了拉人家的裙摆,轻声言道。

“没事的,小妹妹你别太担心了。”和蔼可亲的护士姐姐蹲下了身子,向眼前这位看上去不过小学一年级的矮小的孩子点了个头,笑了笑。这么小的孩子,应该还不知道生死的重大吧,“你妈妈只是过于疲累,太操劳了。”护士姐姐撒了个善意的谎言,虽然违心,但她只得继续起码下去,“她只是小睡一会儿,很快...”说到这里,护士姐姐突然停了下来,声音的声调少了确信,向黯淡突进了,“很快就会醒来的。”病人的身体本来就虚弱,失血量过多,刚刚输了400cc血,到现在还是没醒过来,脉搏的降低说明心脏的运用越来越困难,血流越来越慢,按照这数据来说,现状不是很乐观。
怕就怕,这一觉会睡到永远。

她知道,她当然知道护士姐姐在拿这种骗小孩的话来安抚自己的情绪。
她倒是希望情况不乐观,可以选择跟她直说。
没事的...她是个坚强的孩子,对于一个月前那个人的离开,那个人毅然的,果决的,又狠心的抛弃,她立过誓言,从那天起,她不能做一个老是让妈妈担心的孩子,绝不能在外人面前掉泪,尽管不掉泪不一定代表了坚强,更不会在那个人面前表现出不安。
相信妈妈,也不想看见这个假心假意的人吧。

更何况....更何况他现在跟别的女人在一起了。
那个名叫惠子的。

‘妈妈....’月岛樱子抱着最后一点似一根草一样渺茫的希望,她光是站在急救室的门前,“不会舍弃影子的,对吧。”

“好孩子要听话,樱子坐下来等吧,爸爸身旁就有一个座位。”他不知为了何故,现在才选择发言,不过这反而却造成了尴尬的气氛,也不知道他是不是忘了自己的另一个身旁就有一个惠子。
然而月岛樱子毫不犹豫的无视了月咏先生假惺惺的好意,她只是傻站着等,等医生出来给她一个答复,一个说法。
她的好妈妈,是不会离她而去的,她不会在樱子还这么小,这么不懂事的时刻离樱子而去的。

“来,小妹妹你还是坐下吧。”护士姐姐说的话,月岛樱子还是有在听三分的,于是她选择坐在一个在月咏先生对面一排的座位坐了下来,护士姐姐只是盯着她看,‘这孩子,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固执,还要坚强呢。’一般的小朋友照理说应该都会选择扑向她的怀抱,然后不顾周围的任何人事物,放生大哭的,可这孩子,连眼角泛起的泪花都没有。

“恐怕已经没救了,病人的脉搏微乎及微,此刻我也束手无策....唉,接下来只能看她自己的造化了。”医生向护士长说,然而说实在的,至少不是‘我们尽力了’这么简短的说辞。
“月咏先生,病人看样子是回天乏力了,请节哀。”像这样的状况护士长她见多了,除非此刻出现了奇迹,否则....
否则病人是不可能起死回生的。

“妈妈....”这是月岛樱子来到医院说的第一句话,眼眶中多了几分湿湿的咸水,“妈妈已经回不来了,是么?”眼泪悄然无息地流下月岛樱子的脸颊,她已经绝望到连自己在流泪都没有意识到,护士姐姐蹲下来一把抱住了月岛樱子,却被她所轻轻推开了,“我没事....真的没事。”

“樱子....”步美从背后拍了拍月岛樱子的肩膀。
“...你们怎么会在这里?”眼泪滴滴答答地掉落在地上,月岛樱子脸上该有的惊讶却丝毫察觉不了,但是话语中稍稍带着哭腔。
“在流泪。”步美并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为什么她为什么在哭,只是柯南看她出去那么久都没回来,然后就按照她代表博士送给月岛樱子胸前的侦探徽章的位置,用追踪眼睛和他们几个踏上了运用了白天存下来的太阳能的滑板一起来到了医院。

“诶?”月岛樱子才注意到自己脸颊上多了两道泪痕,然后默默低下了头,擦了擦,一边擦,一边继续掉眼泪,“我没事的....”
————————————————————————————————————
【令人羡慕的友情】
“为什么你在哭啊?”神经大条的元太刚说完这句话就被其他人瞪了,然后便识相地闭上了嘴。
“妈妈....妈妈出车祸了,到现在还没醒来,医生说她的脉搏微乎其微....护士长说已经回天乏力了。”月岛樱子感觉自己就像是傀儡一样,她从没想过上一秒哭成泪人的自己可以下一秒这么冰冷地说话,尽管心还痛着,她低下了头。

就在这瞬,时间静止了十秒左右,没有人听得见任何人对于适才这句话传达出的回音,至少顿住了十秒钟的这六名小孩没有。

“脉搏微乎其微....”柯南试图硬挤出一个微笑,尽管他在心底是真心在为这孩子的遭遇难过,“那也就是说,你妈妈她可能还有救,对吧?”
“嗯。”月岛樱子收到了鼓励。
“不到最后绝不能轻言放弃。”柯南说道。
“就是说啊!”元太光彦步美三个表示赞同。

“如果连你都放弃了最后一丝的希望,那么你怎能奢望你妈妈她还能够继续伴你左右?”灰原把话摊开了来说,虽然有点忠言逆耳,但是作为失去了家人的过来人,她懂得那种痛不欲生的感受,那种痛,比协助组织研究出那种伤天害理的药物感到后悔还要强烈,还要让她一蹶不振,让她午夜梦回,让那个脆弱的自己,每每痛心回首,却只是发现一切都已太晚。相信眼前的这个孩子,不会有她这么苦命吧。

“我陪你等,我们都陪樱子等,不管等上多久,我们都陪你。”步美很有义气地说出了这句话,尽管月岛樱子的妈妈活下来的机率小之又小。
“谢谢。”月岛樱子想到了一句话,‘When God closes a door, somewhere he opens a window.——当上帝关上一扇门,他会为你打开一扇窗。’老天爷是很公平的,当他从你身边拿走某样东西时,会换给你另外一样东西,有失才有得。
如果失去的,是妈妈的话,老实说月岛樱子也不知道她究竟能否再振起信心,去继续相信人性,她本来就不知道友情为何物,至少她对友情的认知似乎对大部分人而言,是奇怪的,是不同的。

“樱子,我和惠子阿姨先走了,你们几位小朋友都这个点了也该回家了。”月咏先生落下了这句话,便急忙忙地走出了医院。
‘果然....他只是装模作样罢了。’月岛樱子心想。

“阿姨送你们回家好么,已经这么晚了。”好心的护士长阿姨不愿孩子们再等下去,病人的情况,很可能熬不过半夜十二点就得断气的。
“不得了了,病人醒过来了!”奇迹真的发生了!

“真的?!”孩子们一下子从沉闷的气氛中蹦起来活蹦乱跳,这才是他们希望听到的消息。
“妈妈。”月岛樱子见到妈妈终于从急救室里出来了比谁都高兴。
“咳...咳...樱子....”月岛樱子的妈妈一时半会儿只能勉强说出几个字,毕竟刚从鬼门关走回来,还需要多加休息。

“你妈妈现在身体不适,暂时还不能出院,你们几个重情重义的孩子我可以下班后载你们回家....可是樱子小妹妹要怎么办?”护士姐姐表示要她收留樱子小妹妹一晚不是不行,只不过对于月岛樱子来说,她是个陌生人,好像有点不太妥当呢。
“樱子可以在我家留宿一晚,步美的妈妈人很好,会很欢迎樱子来的!”步美说。
“嗯。”月岛樱子还是很牵挂妈妈的情况,不过看到妈妈没事她也就安心了。

“谢谢....”月岛樱子脸有些泛红地说,“步美,小岛同学,圆谷同学,江户川同学,还有灰原同学,真的很感谢你们肯陪我。”咸湿已经干了的月岛樱子的脸上浮现了一个温暖的笑容,当这些人名从她嘴中一一接随着说出来的时候,她是真切的抱着感激之心。
—————————————————第十四章Fin——————————————

评论

热度(1)

©雪间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