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兰】花开结果皆因你(二)

#初次发文请多指教

#脑抽短篇随手开坑,慎入

#文笔极渣

#更新不定

#轻狗血?

目录链接


二:面包
小兰身上披着一件不太厚也不太薄的淡粉纯棉外套,手里拿着一个把手处用粉色丝带绑了个蝴蝶结的纸袋,肩上挂着一个白色简约的小包,走在米花町的一条街上。还没走到街头,她就停了下来,全身向左转了九十度,只见少许的车辆,时不时从她面前经过这段马路。

对面,有一家店,店前,有一棵树,这棵树与街上的其它幼树长树一样,初春已来,却仍是无花无果。
这家店的招牌设计,是大字的店名,和小字的糕点屋在店名下面。
桜来(さくらいSakuRai——樱来)
お菓子屋(ようかし——蛋糕店/糕点屋/洋果子屋)

而招牌的选色自是如樱花般的粉嫩和粉白的娇韵巧妙,这色彩虽不令招牌过于惹人注目,却令留心的人们感到舒适。
而淡色的色彩中,粉红绝是最抢眼的,只因最强烈的红为它的引子。
等红灯一亮,这马路上也见不着一辆车子,小兰就过了街,到了对面。

站在店前的她所身着的衣色,正适于招牌的双色当中,非但粉红,也非是剔透如白的浅粉,就如同这初春般。
灯光在她手指轻点的小动作下,如同魔法般点亮了一个屋子和一间厨房。
这家蛋糕店尽管已经经营了将近九年,外观却还是如刚开店时那般舒心,它的店面十分的简洁,好似一尘不染。

在地下的仓库中,小兰找到了一个纸箱,纸箱上写着一个【春】字。
随着她打开的动作,一层薄薄的灰层也掉落在地上,于是她又合上纸箱,用手中的毛巾轻轻扫了剩余的灰层。拿起了仓库边角处摆着的扫把和簸箕,小兰便习惯性地弯点腰打理那片,从背影来看,这是个习惯了做家事的贤惠女人。

仓库内有许暗淡的灯光打在小兰的头发上,虽说这秀发乌黑亮丽,却也有那么几根发丝的尾端逐渐发苍。这姑娘忙碌一生,至此,单看发色,也不得不说青春实然不再永驻,而发长也不如当年及腰。

她的乐观时时展露给他人观望,却不知藏了多少悲伤于己。
或许是习惯使然,也或许是生活将她培养成这样,但不变的是心中依然有那最初的感情。
无论是十三年前的高中生毛利兰,还是现在的毛利兰,依旧都是一个人,依旧都是她。

扫完了灰层,她也扫掉了他念,抱着不合大小般看上去应该重点,但被她拿起来,却显得那么容易那么轻的箱子,还有一个上面写着【冬】的空箱就上了楼。当然或许也有可能是因为对小兰而言,确实也不是很重吧。
打开了箱子,她仿佛也迎来了春天,箱子里装着许许多多的剪纸装饰,许许多多的粉嫩樱花和几只小鸟。

经小兰的手,小只小只的纯白雪花和塑料冰柱被收进了空箱里,装满了它,而店内也被春天的气氛所充置着,景象焕然一新,变得更加温馨。桌角上印着粉色的简白桌椅也被这些装饰所点缀,带来了别致的清新和淡雅。
桌上则摆着一些纸巾和空的容器,每张纸巾折叠起来的左角上都有樱来的商标,设计是一朵大的樱花,两只小的樱花,和隐约看得出有桜来字样的树枝。

一个桌上有四个容器,一个容器上标着是装叉子用,一个容器是装调羹用,一个容器是装刀子用,还有一个比其他三个都小的容器是装筷子用。这些餐具是为了那些在店内吃糕点的客人们用,所以并非免洗,而为在前台用于打包带走的订单所提供的用具,则是塑料制品。
小兰将装着冬天装饰的箱子带下地下室,然后便进了厨房,洗起餐具来。

就算昨天不是周日没有休息一天,小兰也会在每天打烊的时候洗一次餐具,然后一大早进店的时候再进厨房洗一次。
手浸在水中,少量洗洁精中含有的某些化学物质贴着皮肤,渗了肤面裂痕,更加破坏了皮肤的光滑。清洗完餐盘的她从水中伸出了手,有许冰冷的空气绕着湿气,打在双手上,更冰了。

小兰拿起一条干毛巾,擦拭起了湿的餐具,擦了擦大厅的那些餐桌,然后将餐具都摆上去。
就在这时,一位短发,看上去已达二十中旬的女士无视了门前还挂着的【閉店】招牌,走进了店内。

“店长,我是山田(やまだYamaDa),六点十五分来跟你报道了。”她说完后便走到了厨房,随即拿出了要摆出来的糕点。
“来的真早呢,辛苦你了。”说着,小兰的手指就按了几个按钮,将店内温度稍微调高了。
她走了过去,帮山田将一些糕点摆了起来。

由于樱来的糕点分风格而非种类来摆放,所以搭配起来,更显得花样多出。
而樱来呢,说是规模小也不算太小,说是规模大,也只能说在悠闲的空间内的这个店面作为一个街上的小店,规模是比较大一点,卖的东西也会多一点,例如小兰亲手烤的柠檬派啦,天使蛋糕啦,水果挞,起司蛋糕,双皮奶之类的。

量一般是很实惠的,就与价钱相比而言,而且店里还会提供能带走的菜单,也会注明说糕点的营养价值相关资料,会说卡路里多少之类的。
现在的店里,比小兰早上刚到时,温暖了不少。
店员们陆续来到,而最后一个到达的则是桜井(さくらいSakuRai)。

“抱歉啊小兰姐,雪子(せつこSetsuKo)七点十分跟你报道,昨天回家比较晚,这些是新甜品的实验品。”她手上拿着一个点心盒,打开来里面都是粉色的甜点,是以樱花为主题的。
“没事,就先放在这里吧,到大家各自的休息时间的时候我让她们品尝一下,写点意见给你。”

“那就多谢了。”
她们之间的对话完了,人也都散去,各归各路了。
樱井雪子在小兰手下从一开始就干到了现在,如今的她已经二十八岁,下个月的八周年纪念日,也是她和樱来短时间内的最后一面了。

樱井雪子即将迎来一段美好的婚姻,她将会去活出一个崭新的生活,她会搬出米花,去过自己想要的人生。下个月她将离开樱来,她将与她的丈夫一起经营一家糕点屋,她会去追寻她毕生所求的,简简单单的幸福。她会实现她毕生的梦想,而她最爱的人也会在身边支持她,陪伴她。

她的丈夫原是学电脑专业的科技人员,却因为她的梦想,选择放弃这些年以来的所有努力,随她一起。
幸福也不过如此吧。
所以小兰真心为她高兴,也愿意协助她开发新甜品。

尽管...有时候看着别人幸福,却也想起自己还在苦等一个消失许久的笨蛋。
她不悔...她真的不悔这十三年多,迟早她也会跟雪子一样等到那天的。
她早就不是少女,但没有什么能阻止她拥有梦想。
她只希望他能回来,也就其实别无所求了。

小兰心不在焉地将握在手中的鸡蛋捏碎了,蛋壳裂开,有些碎片掉了下来,有些还留在她发汗的手心中,尽管屋内的温度是正常的室温。蛋液和蛋壳碎片一起从她手心中流了下来,玷了厨房的柜台。感到生鸡蛋碎在她早年所练就的一身力劲之下,小兰才从深思中被释放出来。

她丢掉蛋壳碎片,擦干净了柜台后又洗了洗手,然后双手扶在柜台上,又陷入了回忆。
当年,她还是个年轻的小姑娘,只不过是大学的闲暇时间中买了台较小的烤箱回家,偶尔练习烤烤糕点。在她经常烤的甜品中,尤其不乏新一爱吃的柠檬派。
接近八年前的小兰正式成为了这里的店长,她还记得第一次进这个宽敞的厨房时,心情有多愉悦。

她和这家店一样,开始上了年头,只是依旧如当初那般魅力十足。
人来人去她仍留。
在这家店,她活的不是和母亲所说的那样,不是属于自己的生活,只是这种生活从一开始就缺了什么。

从接手的那刻起...其实她的心就像缺了一块一样,只是没有多少人感受到了她藏在阳光笑容下的心伤。
工藤新一啊工藤新一,为何要让这个女子受这种相思之苦呢。
小兰抿了抿嘴,闭上眼睛五秒,又睁开眼睛来。

算了,她毛利兰想那么多有何用呢,不如做好自己的店长。
她望着柜台上的材料,有面粉,鸡蛋,水,砂糖,盐,黄油等。
思索了几秒该做点什么的时候,突然有位店员急匆匆闯进厨房来。
“不好了店长!今天牛角面包太畅销了,刚刚光一个顾客就买了二十个,现在还剩下五个,可能过不久就没得卖了!”

“是普通的那种,还是丹麦牛角面包?”
“普通的,不过丹麦牛角面包也只剩八个了。”
“那好,我现在就开始揉面团,我看看...中筋面粉就不用,还差高筋面粉,低筋面粉,和酵母。”面对店员的焦急,小兰却显得十分淡定。

“需不需要帮忙?”
“没事,你去忙吧。”
用刮铲将湿材料和干材料混合好之后,小兰将手渐渐放入容器里,随着她揉面的动作,刚开始的时候表面有许黏住了巴掌还有指间的面团,渐渐变得光滑。

她用一块布盖住了面团,然后又开始制作另一团面团。
虽然对于有些人而言,这些步骤光是其中一个就够费工夫了,但这就是小兰的日常工作。
可能是由于经常接触面粉和鸡蛋等对皮肤有益处的材料,她的皮肤十分白嫩。
做惯了的工作,自然动作也非同一般的熟练,小兰的手中总是在不断的重复着推压折的动作,直到均匀光滑起筋。

在面包表面刷上了蛋液,小兰也仿佛在生活中,为现在的这个早上添上了又几十抹的阳光。
烤箱预热好了,面包也预热好了,是时候摆进烤箱里烤了。
对...是时候了。

“好精致的糕点屋啊。”一名在街上闲逛的女性被樱来别具风味的店面给吸引了。
就是从外望到里面,也会觉得店内的装潢别具细心,每一处角角落落都充满着一种平淡而又温馨的气氛。
若是错过了这家店,大概会后悔一辈子吧。

仿佛所有的焦虑和烦躁都化无,整个人在仅仅几秒内,就自在了。
“欢迎来到樱来糕点屋....”樱井雪子一看到一张十分熟悉的脸的时候,突然就顿了,好在她反应快才没有让人看出有什么异常,“请问这位小姐有什么需要帮助的么?”樱井雪子的笑容一露出来,就令顾客觉得这家店应该都是这么平易近人的店员,瞬间好感度就满了。

“啊那个,我是第一次来,能让我先随便看看么?”
“当然,如果您需要帮助的话,可以参考菜单,或者咨询携配名牌的本店店员。”
“谢谢,”她从前台接过了跟连锁餐馆同样看上去可口,以及品类多到有八页的菜单。只不过樱来的甜点品类不仅比餐馆菜色丰富,而且菜单的设计也精巧。

因为材质,甚至拿着它还感觉很舒服,淡粉和米色一页接一页搭配,长方形的边角还圆圆的,清新极了。
“请给我来一整个天使蛋糕。”
“这是找给您的零钱,多谢光顾。”樱井雪子先将装有蛋糕的盒子装入了一个袋子,交于顾客,再伸出了手,将零钱放在了她左手中。

‘算了,反正快斗也经常这样,今天就原谅他吧。’心情好了不少的中森青子一边这么想道,一边将零钱放入了口袋。她今天穿的是条较为休闲,却不失清丽的天蓝色,由钩织用细线制作的长裙,外配一件短袖中长牛仔上衣,裙子的设计还包括前面在腰间的长度的一个小口袋,青子就是将零钱放在那里面的。

“呐,你觉得怎么样,我刚刚还以为是店长走进来查岗了。”店员们纷纷开始喃喃私语。
“你们可以回去工作了吧....”新来的山田如此说道。
“免得被店长发现。”樱井雪子接了这一句。
说店长,小兰这就到了。

“我出去一下,今天指不定多晚回来,就拜托雪子当今日临时店长了,”小兰拿着纸袋,一副准备要出门的样子,“记得帮我把烤箱里的牛角面包拿出来。”
“是。”
‘你要加油啊。’小兰出了门,在店前转身瞄了一眼店内。

她悠闲地在街上走着路,走了一阵子,搭上了公交车。
下了公交车后,她到了一个相对没有那么城市化的地区,人烟稀少多了。
她向着一家孤儿院而去。

晋江链接

评论(2)

热度(13)

©雪间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