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新友情向】第99道捉贼令(序章)

#目前日更中

#依旧文笔撑不起脑洞系列

#请各位看客带好作者颁发的侦探光环,你们会需要时时刻刻怀疑剧情的每一步是否如你们亲眼所见的那样

目录


在荒芜的草原上有一个小男孩不停地拨开面前的野草,一直向着无尽的前方行走着,直到那么一刻他才突然停下了脚步。在前进的过程中他本无暇顾及周遭的环境究竟是什么模样,只是现在回忆起来这些草不知为何越来越难拨开,前行越发困难,仔细观察了一圈他才发现草好像更密更高了。

他坐了下来试图冷静地思考,想着无视内心的多疑把心全放在找平地这件事上,却又发现除了草的增长速度之外颜色也很异常,这些草是黑色的。仰头一望他还能瞧见一整片灰紫色的天空,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乌漆漆的鬼地方,总有种压迫感扑面而来,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么久了别说人了连个小动物都没碰见。

他越想越是郁闷,却又不如何是好,可就这么耗着也不是个办法,于是他开始起身,而恰巧就在起身的那刻看到了不远处有个熟悉的人影。
“爸爸!”他没有多想,直接撒腿朝着人影狂奔过去。
“爸爸...?”

人影却在被他抱住的那刻立即如烟一般从他怀中随风消散,不留一点痕迹,也是这时他才意识到那黑影未曾是人。脚下的草猛地一长支撑着他远离了地面,周围其他的一些草变做了一把又一把的利刃刺穿他的身体,其余的则互相缠绕连接在了一起成了一个团迅速将他包围。它们缠得越来越紧越来越紧,离他越来越近越来越近,直到他完全被黑暗所笼罩,吞噬,渐渐失去了意识。

“黑羽同学?!”意识朦胧中,他忽然听见了有人呼唤着自己的名字,“我说黑羽!黑羽快斗同学!请你醒醒!”
“呃...”
“这堂课都已经结束了,你到底还想睡到什么时候啊?!”

抬头看了眼时钟,黑羽快斗才发现自己睡了一整节课那么久,都已经是午休的时间了。他打了个哈欠伸了下懒腰,然后去了趟食堂。
看着黑羽的样子教授心中更是多了股闷气,他可不管这个黑羽同学是不是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他们东大的,这才大学的第一天上课就敢睡觉以后有他好受的。

刚刚的那个梦做完后莫名现在没什么食欲,所以他就买了块咖喱面包回到了教室想等饿了再吃。
除了没什么食欲还莫名其妙的头痛,也许还是昨天晚上活动得太频繁了的缘故。不过说起来那个梦明明那么玄乎,当时他居然没察觉到是在做梦,而且恐惧感和疼痛感还那么真实。
正当黑羽快斗思考这些的时候,外边突然传来了一阵闹哄哄的声音,听上去绝大多数的音源都是女生。

由于好奇心的驱使,他靠着窗大致看了下情况,绝大多数人在兴高采烈地议论,有小部分的人甚至激动到尖叫。原本黑羽还在想是怎么一回事,直到工藤新一这四个字传到了他耳边,不久后就瞄见了走廊尽头那张熟悉的脸,不知怎的他竟下意识地缩回了座位低头埋脸假装午睡。
等等,他居然会害怕一个小小的工藤新一?

不,这不是害怕,毕竟平时一个法学系的能跟他们物理系的有多少接触,况且工藤新一又不知道黑羽快斗就是怪盗基德不能拿他怎么样,他只是觉得跟那家伙正面对上总没好事。不过还真是让人火大,为什么他就偏偏忘了这货半年前重新回归东京开始活动了呢。
嘛算了,谁让他当初是用飞镖决定的上这所学校呢,事到如今只能自认倒霉了。

另一边的工藤新一路过黑羽快斗所在的教室的时候,看到那团比自己的还要更加乱糟糟的头发总感觉似曾相似,又不知道在哪里见到过。
直到铃声响起黑羽从教室出来,那一刻工藤才想起,就在昨天晚上他做过一个非常梦幻的梦———他就是在那个梦里见到了一个人的身形,一个和眼前的这个人几乎一模一样的身形———

他缓缓睁开眼来,只见周遭是一片清澈的蓝色,可这蓝色在沁人心脾的同时却也让人感到呼吸困难,仿佛要窒息一般,耳朵也因海的压强而疼痛。工藤挥了一下手,这冰凉的温度和流动的感觉,他眺望远方却望不着边境,想必这是在海里漂着。
他见水的颜色开始变化,变得越来越深,才意识到自己正在慢慢地沉下去。

可他却再无力挥动手脚,无力上游。
不知道过了多久,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沦落到此处,工藤只觉得很长一段时间已经过去了,呼吸还是那么地困难,双耳还是那么地痛,可生命还在延续,连同这份痛苦一起。

也许是习惯的同时还厌倦了既生既死的感觉,工藤连呼吸上的挣扎也都停止了。他任由烦躁的心情随着水流一起流逝远方,不知何时,窒息感和疼痛感都消失了。他放空了自己,不再像平时那样去思索那些繁杂琐碎的事,不再一腔热血上脑,只是在心静中寻找着安宁,脑海中时不时的浮现那些最重要的人。

突然间,水好似有了生命一般抓住了工藤的四肢,强制性的带着他不知道去哪儿,而他还是无力挣扎。直到他看到了一个离自己只有几米的黑色人影,他才停了下来,可他还是无法自由活动,只靠水流慢慢推动他越来越靠近那个人影。越来越近越来越近,现在他们之间的距离只剩不到半米,工藤仔细观察了一下这个人影,发现和自己还挺像,从体型到身高到脸型等都是一样的。

唯一的不同就在于发型,甚至这个发型比自己的还要乱。正当工藤这么想的时候,水流又猛地从两边推动他们,越来越近越来越近,工藤只见眼前一黑,似是穿透了黑影,四肢还不知被什么利器所刺穿,似是把他和黑影定在了一起。

鲜红的血瞬间就混入了大海中,不知流向何处,盐水也冲浸了他的伤口。也不知道是什么麻木了他的感官,他并没有因此感受到疼痛感。
在短时间内工藤听到了一个庞大的物体的呼吸声,是血的气味吸引到了鲨鱼,它瞬间就吞噬了被血腥味所围绕的工藤和那个人影。

就在这时,他醒了———
课间的那一霎他没看到那个人的正脸,但是看到了侧脸,不知为何竟觉得十分熟悉。
仔细一想,竟然和每天早上镜子中看到的自己那么相似。
是他想太多了么?

‘大概是吧。’黑羽快斗洗完手后边照着镜子边整理着发型如此想道。
那家伙可能只是恰好看到了熟人才停了下来的,应该不是在看自己。
总之,就让黑羽快斗和工藤新一对彼此的认识停留在现在吧。

评论

热度(18)

©雪间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