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新友情向】第99道捉贼令(第一章)

#目前日更中
#依旧文笔撑不起脑洞系列
#请各位看客带好作者颁发的侦探光环,你们会需要时时刻刻怀疑剧情的每一步是否如你们亲眼所见的那样

目录


时光一晃,转眼间一年就不知不觉地这么过去了。
大一在东大读完后工藤新一便受邀转去了警视厅警察学校,而黑羽快斗也因此感到在肩上的担子轻了些。他早就猜到了那位死脑筋的侦探先生不是单独开一家事务所就是进军警界,反正总是要站在他对立的那面,区别只不过在于工藤以后会是指挥行动的那个人。

不过那家伙大概还是会进自己最熟悉的搜查一课去揭开一些什么杀人案件,估计不怎么会管到怪盗基德这样的智能犯罪分子。
大学过得比想象中要快上许多,四年一瞬飞逝而去不再归返。

本来按照工藤的做法,应该比黑羽要晚一年毕业,不过由于白马警视总监欣赏人才想要他早些为他所用,加上工藤本身在以往案件中累积了不少实战经验,于是被特批免去了一年。
黑羽是万万没有想到,自从他开始频繁在东京活动后竟然还有二课特邀工藤担任行动总指挥这种操作。

他不就是偶尔出没盗走几颗宝石发现不是潘多拉就还回去么,哪里用得着一课暴力犯罪搜查系人员指挥对他的捉拿。
话虽如此,工藤还是整整跟了他三年,在这个时间段内一共对他下过九十八道逮捕令,次次都以失败为终。

后来工藤便再也没有下过对怪盗基德的逮捕令,因为这个怪盗开始在外国频繁活动,即使在日本境内也不怎么来访东京,盗过的宝石也不再归还,就如同十多年前那样。
大学毕业后的第六年,工藤不论是在事业上还是婚姻上都如鱼得水,现在的他已经在警部的位子上坐了两年了,和小兰完婚也已经四年了。

至于黑羽快斗,他也收起了玩乐的心做起了珠宝鉴定的生意,入行三年攒了点小钱,跟青子完婚也已经两年了。
这一晚快斗受邀参加一场珠宝展览会,刚一进场就见绚烂的灯光照耀着光彩夺目的钻石,那淡淡的天蓝色,恰到好处的切割角度,简直完美无瑕。

灯光突然一暗,喧杂的人声也随着静了下来,只听得玻璃破碎的声音。待灯光再次亮起时,那蓝色的钻石已随着身着白衣的人从空而坠。眼见将要摔成肉酱,那人却只是露出了一个狡黠的笑容。
烟雾四溢,那人已然不见身影,似是凭空消失。

但这一切全都骗不倒黑羽快斗,因为除了黑羽盗一那袭白衣他比任何人都熟悉。
他趁着保安不注意迅速地从废弃的楼道跑到了楼顶,还气喘乎乎的他抬头一望,果然如他所料,那人正用着银色的滑翔翼翱翔天空。
没错,那是怪盗基德标志性的衣着与滑翔翼,可那个人既不是他也不是远在他乡的父亲。

这时,黑羽的耳边开始嗡嗡作响,他看了一圈才发现原来是几架直升飞机在这个区域打转,想必是警视厅派出来追踪怪盗基德用的。只不过它们来的速度快的让他有些怀疑,这场珠宝展览会他们是不是早有准备,随时等候着怪盗基德的出现。
耳边的嗡嗡声越来越大,黑羽转身一看,只见有架直升机渐渐向顶楼靠近。

降落时,只见一个熟悉的身影走了下来,是工藤新一,如今一课暴力犯罪搜查三系的警部。他手插在口袋里,淡然自若地向黑羽走了过来。
“是东大的黑羽快斗同学吧。”
那种确切的语气配上了从容的态度,不知怎的竟让见过不少世面的黑羽感到一丝焦虑和恐慌。

“关于基德的去向,你能否给我提供什么消息?”
“那里,”冷汗渐渐流下了黑羽的脸庞,“他从举办展览会的三十楼跳了下去,快到地面时就消失了,实际上是用滑翔翼往那个方向逃跑了。”
没有了白衣的装扮,黑羽已经不同于往日里的那个怪盗,现在只是一个普通人。

“谢谢,”这一秒还是满面微笑和蔼可亲的工藤,下一秒立刻戴上了属于他警部身份的严肃面具,“各驾驶员注意,基德逃往了东南方向,请务必将怪盗基德捉拿归案。”工藤和坐在他旁边的驾驶员已经随着直升机离开了地面,“我重复,务必将基德捉拿归案。”

这一次,是第九十九道逮捕令,被逮捕的对象却是挂着基德名头的冒牌货。
尽管如此,那家伙能做到这种程度,足以说明他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他到底是谁,假扮基德又是为了什么样的目的———

“基德....你休想逃,基德!”
工藤刚刚醒来,眼见现在的自己身着被汗所浸湿的病号服,周遭好像都是消毒水的气味,他才知道刚刚的是梦,而现在他所身处的,则是医院。
他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久,只知道在昏迷前自己做的最后一件事是趴在地上拽着基德的披风。

他看了下身上的几道伤口,现在都已经愈合得差不多了,只是到现在他的头还昏昏沉沉的。
还记得基德出现的那天,工藤新一一直紧紧追着他,一课和二课都听从指挥帮忙包抄,可是后来不知怎的,基德把他们都甩掉了只剩下了自己带领的小组。追到一个死胡同的时候,基德立即放出了烟雾弹,然后丢出了扑克牌。

那些扑克牌插在了他们的身上各处,可他们却还是毫无犹豫地忍着伤往前冲,然而追着追着渐渐一个接一个的都倒了下来,跑得越快的人倒得越快。他这才知道,那些做成扑克牌样子的飞镖上面原来还涂了麻醉药之类的药物。

思绪突然被外面传来的好几阵高频率的脚步声打断,一听到那个声音工藤也顾不着医生是否要他静养,直接就穿着病号服跑了出去上了车。
“工藤警部你?!”
“是基德吧,抓紧时间。”

“....是!”
此刻,已经有不少的警官提前在码头埋伏好了,只等基德被逼的走投无路只好上钩。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没休息好,他们等着等着竟然有点想睡觉。

“哼...”一直在附近观察着他们的男人边阴笑着边掏出了手枪,他仔细地将它擦拭,手指控制不住地放在了扳机上,慢慢地将枪口对向了躺在地上的人们。
就在这时,身后响起了另一个男人的声音,“举起手来!”
浑身是白的男人不急不慌地转过了身去,将枪口对准了工藤。

他本就没有收到上头的指示可以开杀,可是那野兽的本能却驱使着他展开杀戮,兴许是这样,他才过分着迷于刚刚那种即将要血染白衣的兴奋感,淡却了对环境的敏感而没有提前意识到还有这么多人。

“不要轻举妄动!”工藤又喊了一句,只是从男人随便往怀里揽了一个警官举枪对着他的头这点来看,不论说什么都不会听进去的。
男人只是冷呵了一声带着人质开始退入工藤等人的视觉死角,拉开了一定的距离见到有人又接着行动,他才开的口说话,“不许跟来。”

只见那个白衣小偷一步一步地深入黑暗,连带着领口上佩戴着樱花徽章昏迷了的人质一起。
“行动前没发预告函,”黑羽快斗忽然从白衣男人的身后出现,“用实打实的武器去伤害他人,”说着,他又前进了几步,“魔术手法基本靠烟雾弹完成,就连单片眼镜都戴错了眼,”
他走到了离白衣男人五米左右的距离时便停了下来,“这边才对。”然后指了指自己的右眼。

这时男人才意识到,这个长相,这种口吻,这种令人讨厌的感觉,好像似曾相识。
随后,烟雾充满了四面八方。
‘可恶,’白衣男人心想,‘这臭小子到底跑到哪里去了。’

“呐,冒牌货先生,”烟雾散后,只见黑羽还是站在原来的位置,手上转动着一把手枪,“滥用别人的名号,最起码表演也得做到这种地步吧。”
男人这时才意识到,手上的枪不见了,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被那小子偷走的,于是他迅速地翻找着藏在上衣内侧口袋的备用枪。

“枪都是好枪,”抬起头来只见那臭小子另一只手也在把玩着枪,“只可惜,”他往其中一支枪的表面吹了一口,“用的人技巧太拙劣。”随后从身上掏出了一块布擦了擦。
没了武器的男人只好用掉了身上仅有的最后的一颗烟雾弹,狠狠甩下人质撒腿就跑。跑了一段短暂的路后,男人只是刚转了个弯,就听见有人踩着货箱而来,那人跳了下来挡住了他的前路。

“你是逃不掉的。”还是刚刚的那个臭小子,关键是说完他居然还拍了下自己的肩膀。
白衣男人听后不屑地立即跑向了别的方向,也不见刚刚的臭小子来追自己,只见他待在原地,哪想原来他们已经设好了天罗地网在等候。
“任务完成,各小组人员向A区集合。”还穿着病号服和拖鞋的工藤警部已经忙得满头大汗。

待人都差不多到了,工藤便转身向白衣小偷先生走去,蹲了下来帮手脚被束缚的他拿掉了头上的网。还顺带帮他拿掉了帽子和单片眼镜,“看来怪盗先生也不过如此嘛。”
这一晚下来着实是累坏了的工藤又回到了病床上,可是身体的疲惫也阻碍不了持续高速运作的脑子。

他从一开始就知道自己下的第九十九个逮捕令的目标盗贼并不是真的基德,所以即使任务成功了他还是纳闷,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将真正的小偷先生绳之以法呢。
想着想着,他迅速地入睡了———
距离逮捕冒牌货基德的那天已经一星期了,出院都已经五天了,工藤却还是感到身体非常疲惫。

也许工作是一部分,年岁又是一部分的原因,但是按照出院前做过身体检查结果,现在他的身体应该是完全康复了。
就算是因为劳累而导致身体不适,也不至于在一周以内昏睡多次甚至在行走过程中突然昏倒两次吧,而且每次昏倒量出的血压都处在正常范围,所以也不是低血糖什么的。

得知新一这几天总有这些突发状况后,小兰一天三餐的便当也都给他准备好了,然后每天早上都给他送来,所以也不会是饮食方面的问题。
自从假基德盗走蓝钻石的那天晚上之后,身体素质一下之间竟然变得这么差,可也不应该是麻醉药的后遗症。

那么到底,会是因为什么呢?

评论(4)

热度(17)

©雪间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