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新友情向】第99道捉贼令(第二章)

#目前日更中
#依旧文笔撑不起脑洞系列
#请各位看客带好作者颁发的侦探光环,你们会需要时时刻刻怀疑剧情的每一步是否如你们亲眼所见的那样

目录

难得有时间回家一趟,工藤新一满心欢喜地踏进了家门的那一刻却无人来迎接。后来看到了冰箱上的便利贴记载着食材的使用情况,他才想起来小兰早上说过她不在的时候让他好好照顾自己,而在那之前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她好像提到过约好了跟园子她们出去游玩。
躺在床上后,在工藤的脑子里打转着的还是那些案件,思考着它们他安心地渐渐入睡了。

这一晚,黑羽快斗难得有时间好好睡一觉不用去应酬,可是他却一直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他想可能是因为这么多年了大晚上的活动惯了才这样的。
清晨的阳光打在了脸上,快斗一下子就从浅度的睡眠中醒来了。他迷迷糊糊地开始洗漱,洗着洗着突然被镜中的人儿吸引住了一般,双眼直愣愣地盯着眼前的镜子。

他的食指贴上镜面,一点一点慢慢勾勒出眼前清秀而又憔悴的男人的身形。美中不足的是发型,应该是睡觉的时候翻来覆去弄乱的,于是他捋了捋。突然间脑海里闪过一个念头,黑羽便疑心有什么地方不对劲,仔细一瞧镜中人还以为看到了那家伙———才怪呢,肯定是因为那张臭屁脸最近出现的太频繁了,再加上自己刚起床这会儿脑子还不够清醒,出现了幻觉。

———如果是幻觉,这么频繁出现也太诡异了吧。
工藤将手肘关节靠在办公桌上,手背托着下巴如此思考着,突然间,他又闭上了眼低下了头。
“警部。”有个警官敲了敲门拿着一叠报纸和资料进来了,见工藤昏睡着也没敢打扰,只是轻轻地将手上的东西放在了桌上。

几时过去,工藤整颗头倒了下来砸到了那叠资料,也把自己给惊醒了。醒后眼前看到的第一件东西便是最近有关社会事件的报纸,朦朦胧胧之间眼睛还没完全睁开,他似乎就看到了离奇失踪案件的头条,仔细一瞧,这个头条前面的几个字是东大教授。
这个教授失踪的时候他应该还在昏迷当中,到现在应该已经失踪了整整八天。

都这么长时间了,被推测已经死亡也是正常的,只不过如果死亡了到现在也没找到尸体之类的,那就确实有点离奇了。
鈴川真三郎(すずかわSuzuKawa しんさんろうShinSanRou),好像是从他入学那年快要结束时才开始任教的生物学教授,在那之前曾在早稻田大学任职情报理工学的教授。

然后如果他没记错的话———
‘果然。’工藤从资料堆里找出了铃川教授的资料,这个教授尤其喜爱基因学,而且不知怎的自己也没见过铃川,却觉得他的长相有点眼熟。
这么想来,没见过本尊的话,自己到底又是怎么会知道铃川真三郎其人对基因学饶有兴致的。

他应该是在十天前的晚上因为假基德的麻醉药昏倒了,再醒来的时候就是三天后,任务顺利完成后的这一周以来他便经常断片。可是在下达第九十九道逮捕令的当天,以及在那之前并没有什么异常的地方。
也就是说他这异常的精神状况,是从昏迷之后开始的。

铃川应该是在他大一的日子只剩下一个月半的时候才来的,这一个月半的时间内他根本没有跟铃川碰过面,甚至大一一年下来都没怎么接触过任何东大老资格的生物学教授。
那个时间点,铃川的前任教授不幸病逝,本来就有意录取铃川的东大考虑到学生不可一日无师,几乎是立即就正式任命铃川补上那个教授的位置。

关于铃川的事他应该就只知道这么多了,可是偏偏在看资料之前他就知道铃川的特殊爱好,偏偏据记载铃川致力于基因学应该还是这两年的事。
莫非———
不,应该是他想多了。

工藤新一从抽屉里拿出了一个用于记事的小本本,用笔在上面划了几下,然后撕了下来揉成了一团放在了口袋里,又趁着清醒理着各种案件的资料。
可是不知怎的,这工作做着做着思绪总是一直飘到铃川失踪案上。那颗稀疏的头,温和的面孔,微胖的身材———还有平稳的说话方式,绝对没错,他绝对见过那个教授———

他突然起身走进了洗手间,下午的天只剩下浅浅的阳光透过玻璃窗打在了地面和水槽上。他在昏暗的空间里低着头,看着映出自己模样的水龙头,随而慢慢抬起了头。这里现在听不见时不时成了乱噪的人声,他只是默默地听着从水龙头流出的水滴声,想要任由心随着这寂静和水流一起沉淀下来,不想去繁复地思考。

可是看着这镜中的人,他实在由不得自己的大脑继续思考下去,哪怕是头痛欲裂,只为得出一个合理的答案。
就在一瞬,灰紫黑色的天与地,冲散了鲜红的宝石蓝,两种截然不同却又如此相似的场景交叠在了脑海里。

“不会吧。”
继听见一个不属于自己却莫名有点熟悉的声音后,工藤只感到自己身体开始不受控制,在非自己意愿的情况下右手从他的口袋里拿出了先前写的小纸条。他一脸惊悚地看着纸条上面的字迹,不由自主地握起拳头用力地攻击那罪恶的镜面,直到双手开始有些红肿为止才停下来。

可即便是用上了浑身解数,他也没能够对镜子造成任何的伤害,哪怕是一分一毫都没有。
冷静下来后还是不得不回到镜子前,他将那不知是否因为已经疼痛到麻木,而没有什么感觉的右手放在了镜面上的人影,左手则还是依照刚刚那样紧紧握着。
这时他才意识到,站在镜子前的这个人,不是工藤新一,也不是黑羽快斗。

不,应该说他既是工藤新一,也是黑羽快斗。
外面突然响起了一阵雷声,却无一点雨水降落———乃旱天雷也。
他想起来了,原来他根本没有连着昏迷三天那么久———

十天前追赶假基德的结果是连同他在内的小组成员全部都因麻醉药而昏倒,无法继续行动,导致了当天的任务失败。可那麻醉药的药效根本不可能持续三天那么久,飞镖所造成的伤势也根本没有严重到那种地步。没错,下一天早上他就醒来了,恰好当天没什么中午就赴约去见铃川教授了———以协助研究的名义赴约了。

那时,铃川便自我介绍为基因学爱好者,而他所进行研究则与名人DNA有关,因此请来了他校的各路优秀人士进行DNA的采集及面谈。
虽然两人都对这个教授没有太多的理解,但毕竟是母校的教授,所以受到了邀请也没起疑,而恰好那一天都抽得出空来。

那一天,那一天他,应该说他们都去见了铃川教授。去了东大的第一件事就是坐下来随便聊聊,聊得最多的是关于未成年时期父母对其的教育模式,聊着聊着不知怎的就昏睡过去了。
工藤还记得,意识茫然的时候能感到身体被拖到了什么地方,只是自身却无力去挣扎,慢慢的意识越来越薄弱,直到完全没有了为止。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突然有一天整个人浑浑噩噩的苏醒过来了,竟然发现自己被绑了起来,用得上力却完全无法挣脱开来。如果他猜得没错,那个地方应该是个研究室,而和他同样被绑在了机械另一边的,还有另外的一个人。
才刚看到那个教授站在他们眼前,那弯着腰不知是在把玩什么设备的背影,工藤就又昏了过去。

黑羽好像还记得,有一回电流仿佛无止尽地在被释放,同时电通了自己和另外一个人的身体。
可是这一切,在这之前他们根本无从回想。
他们体内那另一个人的声音,那些不属于自己的想法,那些如同断片般的情况,那么多奇怪的迹象早就该注意到的。

虽然难以接受,但其实他们早就不是原来那些独立的个体了,是那个变态教授的研究将他们合二为一的。
在成功追捕假基德的那天他们是一体,毛利兰每次送来便当之时他们是一体,黑羽快斗去应酬的那些晚上他们是一体,在工藤新一回家迅速入眠黑羽却没能睡个好觉的那晚他们也是一体。

早就该知道的,却偏偏等到现在无法继续逃避下去了才回想起一切。
他只是因为无法接受这样的自己,这样如同怪物般的自己,所以才无用地去攻击眼前那面真相之镜,去试图摧毁。
可是他知道,即使毁掉了镜子,也不能毁掉自己,毁不掉已经发生了的事实。

即使如此他也不会放弃毁灭,只是他真正应该毁掉的,是自己心理上的障碍,是铃川真三郎运用这种技术想要达成的目标。
绝对,绝对不能任由这种人逍遥法外去祸害更多的人,首先得请求上头安排高科技犯罪对策总合中心和公安的协助———

突然间身体停止了行走,‘你...’
‘这件事绝对不能告诉警方。’工藤的脑海中突然浮现了一个白衣男子的几幅画面,没多久那些画面就不见了。
通过一个身体共用的一个大脑,二人不仅能够直接进行思想上的交流还能直接提取对方的记忆。

因为大脑是共通的,所以对方只要不想这样的话也能立即打断,这是他们刚刚体会到的。
他们后来决定暂时先回到工藤的岗位上,把手头上的工作做好了才去跟上头知会一声请个两天的假以便处理私事。
本来上头还有些奇怪工藤这个工作狂居然会请假,但是一看到那双认真的眼神他也就没多问。

既然工藤没向他汇报具体原因的话,想必是有他的考虑,再说了这几天一切风平浪静,少他一个也出不了多大乱子。何况从事了这么多年的警务工作,工藤自己心里也明白,万一他们迫切地需要他回归岗位,那就一定得义不容辞地赶回来报道。

他离开了警视厅的第一件事就是前往米花町2丁目22番地,可是到了的时候按下门铃却迟迟无人迎接,只好往隔壁的大门走了。
瞥了一眼门牌,他才意识到这儿是哪里,一进门宛若是看到了一个藏书阁。
这本应许久无人居住的地方出乎意料的整洁,似是一直被人打理着。

操劳了一整天,他累得直接摊倒在床上,睡前还想着明天阿笠博士和灰原他们说不定就回来了。
这么想着的时候,浮现在眼前的是一个身形丰满的老头和一个穿着白大褂的短发女人。本来还想趁机提取一下关于他们的记忆,可是不同于昨晚那样,这次工藤的睡意把黑羽也给带入了梦乡。

评论

热度(11)

©雪间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