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新友情向】第99道捉贼令(第三章)

#目前日更中
#依旧文笔撑不起脑洞系列
#请各位看客带好作者颁发的侦探光环,你们会需要时时刻刻怀疑剧情的每一步是否如你们亲眼所见的那样

目录

黑色,这次睁开眼来看到的只有黑色的一团又一团,挥一挥手发现这些具有流动性的团子其实并不是彻底的黑色,而是多少有点透明的,另外它们不是彻底的液体,却也不是固体。
意识突然穿透了这些黑色团子,连上了另一端的那个人,突然间黑团变得越来越透明,直到肉眼可见它们变成了灰色团子。

他把手拉近到自己眼前,仔细一瞧,竟没有一丝肉体的色泽,应该说,任何色泽都没有。他似乎身处一个黑白的世界,没有任何鲜艳的颜色点缀,更没有其他人的存在,只有他自己,不知为何被困在这里的自己。
突然间手竟然不受控制地伸了出去,身体不知道是要被带领到哪里。

他的手指尖和另一个人的开始交汇,融合在一块了。眼前的视线变得越来越黑,越来越黑———
他突然间又到了之前那片深海,这次在眼前挥一下手看到的是黑色的剪影。
就像是第一次梦到这个地方一样,唯一的不同是根本没有窒息感也没有耳朵的疼痛感,还有一些像是萤火虫一般的绿色光点在飘着。

这些在海里被分布地很均匀的光点越来越多,越来越多———直到许许多多细长的绿色光流开始随机出现,每秒都在随机连接那些光点。
忽然有一道光流向他而去,可是他却无力躲避,那光流划过了他的侧脸,留下了一丝丝的痛感。
几秒之后,那些光流在一瞬间都穿透了他,一阵阵不留余地刺着他全身上下的每一处,就如同———

他醒了过来,满身是汗,却感到全身有点发凉,在脑子里打转着的全是在实验室里的几幅画面。
“终于醒了啊大侦探。”一阵带了点嘲讽的冰冷女声传入了耳边。
他揉了揉眼睛,那个哈欠女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跑进来的,随即他便看见了站在她身后的胖老头。

“看你家大门都没关好,我和博士还以为出什么事了呢。”
“啊哈哈是这样的么...”
灰原哀听到这句话后皱了皱眉头,“这次过来又有什么事?”然后双手交叉抱臂,丝毫没有唠嗑的意思。

这一来工藤宅已经蛮久无人借住,二来工藤老夫妇又没回来,三来工藤夫人也没跟着他来,四来呢大侦探这个语气实在太奇怪太糊弄了,所以一定是盘算着有什么事也许该跟他们商量商量。
只是灰原不明白,工藤君堂堂一个警部要资源有资源要人手有人手,平时工作也忙得要很抽不出空来,到底能有什么事值得他花费他宝贵的时间一直等到现在他们回来为止。

“事实上...”
听完了大侦探疑似满嘴的胡言乱语后,满脸懵逼的博士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而一旁的灰原却只是冷静地道了一句,“哈?今天好像不是愚人节吧。”
“灰原桑,阿笠博士,虽然我也不想承认,但刚刚工藤所说的一切都是真的。”

眼前的这个人长着一副工藤的脸,开口时也发出了工藤的声音,可是那个语气的微妙变化却让他们觉得陌生。
博士还是选择了继续沉默,直到灰原把他拖到了一旁才开口悄悄地说,“在新一身上发生的奇事也不是一件两件了。”

听了博士这句话,灰原想通了,毕竟当年她认识工藤的机遇就和组织那个丧心病狂的研究有关。要不是因为姐姐的牺牲,要不是因为有工藤等多方人员和势力的协助,组织的计划究竟会走到什么样的地步,她根本不敢去想象。
再说这个大忙人根本没那个闲工夫来逗他们玩,更别说是他想象力也不至于丰富到这种程度。

于是灰原去了隔壁一趟,回来的时候拿了一个盒子,手上还戴着手套,只见她坐了下来,把一个小垫子放在了桌子上,然后往棉签上沾了点东西。
“坐到椅子上,然后把手像这样伸出来。”她掌心向上,将手臂放在了垫子上。

“我说等等。”他乖乖地照着灰原的意思办了,不过灰原那根棉签开始在手臂上涂抹的时候,那带着焦虑的声音还是不由得脱口而出,“放心,只是要采取一点点血液作为样本以供钻研DNA罢了。”随即,另一个冷静的声音又出来了。
灰原什么也没说,只是默默收回了针管,给他贴上了创可贴,顺带开始给他的手上点药缠绷带。

眼前的现象逼得他们不得不去接受现实,现在的他体内住着的是两个人,而不是一个独立的工藤新一。虽然不知道另外的那个人来自什么样的背景,但可想而知,他的家人现在应该很焦急吧。
“那个,黑羽先生,你的家人那边...”看着眼前多年的好友,博士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待会儿联系吧,获取那个教授的下落是如今当务之急。”

其实如果允许的话,快斗宁愿什么也不跟青子提,本来他就经常外出,这点青子已经习惯了。一联系上青子的话,还得再编个理由去骗她,否则不好好交代点什么她怎么可能安心。他现在只想赶紧回到原来的身体,回到家去,哪怕是被青子打死都行,可是他真的不想再骗她了。
虽然新一并不是很赞同快斗的做法,但他能够理解这种心情,所以他也没试着去劝。

“我想,这件事恐怕不是找出铃川真三郎那么简单而已,这个人自然非常清楚自己在做些什么,事后他的失踪必定是经过精心盘算过的。”
只是这点提醒还是得有的,跟人体融合这种等级的邪恶研究对抗,想必会是场持久战,不管是于公还是于私的角度出发来考虑。

“说起来,你们想过没有?”
“什么?”
“现在的你们应该相等于一个相较成功的实验体,那么这个教授真的会这么轻易地放过你们么?”
灰原倒是对破案推理什么的没什么兴趣,只是这种处置方法未免太异常了,她不得不提。

“啊,这一点我也考虑过,不知道他这么做到底是什么目的。”
灰原明白,他们是想先找到铃川再去琢磨这些细节,可是不知怎的,她总有点不详的感觉。
现在的工藤应该还是那个从前的工藤,可是他却不止是他自己。同理,那个铃川是一名生物学的教授,可他却不止是一名普通的教授么。

“如果联系公安的话...”他托着下巴思考了起来,“万万不能。”空气突然安静下来,“我是说,他们肯定会把我们当成疯子的。”他意识到了参与这件事的对策商讨中还有另外两个人,于是迅速改了口。
“....”工藤一时之间竟不知道说什么好,“我只是想想而已。”

搜查方面借助警方的力量是绝对有利的,不过确实会让上头起疑从而被盘问缘由。其实以工藤的信用即使不详细交代其实也没什么,再说有些关于铃川的资料他已经做了备份拿回来了,警方那边也不会放着一桩失踪案不管,只是不会有那么重视罢了,那些正常的查案流程还是会进行的。
现在的他们毕竟是一体,还是要好好尊重黑羽的意见的,只能另寻他路做深度的调查了。

“如果找FBI或者CIA的话.....”
“他们也许能调出相关基因研究的事件和案例,但毕竟那些是美国的组织,单独的几个成员能弄到的资料也帮不上多少忙。”这次是灰原驳回了博士的建议。
联系警方说明具体缘由不行,找FBI和CIA老相识恐怕也帮不上多大的忙,到底叫他怎么做才好。

工藤新一越想越是头疼,这种状态下要顺利调查铃川,既不能让黑羽知道太多机密,更不能什么都不做维持这个摸样。
‘别忘了我们现在是一体,你在想什么我全都知道。”
‘.....哦。’

黑羽快斗突然想到自己可以从这个身体的记忆库中调取记忆,于是他得到了一个无正式名称的中立性质组织的相关记忆。
“他方...?”
工藤叹了口气,果然这种状态下任何事都没法瞒着黑羽,“到头来还是只能找他们么。”

“那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不过我想提醒你们一句,”说到这里,灰原加重了语气,“最好不要太相信他们。”这是灰原领着博士带着抽血的工具和样本回去时,留给工藤和黑羽的最后一句话。
门一关上,偌大的工藤宅内只剩下成排的书,万年不变的西式古典家具,透过窗户照进来的金色阳光,还有怎么晒都晒不黑的他,显得甚是空荡。

他是这府邸的主人,却也是头一回来到这里还没待满二十四小时的陌生人。可是作为一个陌生人,他却很自然地走向了那台他根本不知道原来存在的还能运作的座机,拨起了最熟悉又陌生的电话号码。

电话的另一头并没有人接,哔声把他脑海里想的那些话都打空了,新一看着快斗这个样子只想抓紧替他说,可是他一想,本人的留言才是最好的。
“喂,青子么,”思虑了良久他才开口,“是我,这几天我可能暂时回不去,店里就拜托你和他们看着了,你....”他突然如鲠在喉,不知道如何用言语诉说此刻的心情,“自己照顾好自己。”

明明只是一通正常的留言,却像是咽下最后一口气之前的最后一句那么难受,就好像再也见不到似的。
‘不打打看她手机么?’话落,脑海中浮现了一串数字,却又立马消散,‘不了,还有,我想跟你做个约定。’

身体早就在那个时候被磨合成为了一体,可是即使思维开始同步,那从来都是两股单独而又自由的意识。因此,能不读取彼此隐私相关的记忆就不读取,是最起码的尊重。
除了信任彼此,互相合作,已经别无选择了。

键盘和鼠标随着指尖的每一击时不时的作响,他才意识到眼前的屏幕上调出的是与平时完全不同的电子邮件系统,只见自己的手指熟练地敲打着一串自己根本不熟悉的数字密码,几秒的加载后便出现了仅仅一个叫做“T20-F”的联系人。他稍加思虑了二十秒左右该如何措辞,抬头一看右上角显示的定时器所剩时间只剩下三十九秒,于是赶紧打出了几行字。

事关重大,有一件委托请务必接下
如果可以的话还请当面会谈,地点时间及委托费用由你指定
请尽量安排在这两三天以内,越快越好
———P4869

电脑屏幕那荧光的闪烁,不知为何竟让他感到有些怀念。
不出两分钟的时间内便收到了回信:“东京月野心理咨询所,随时恭候到临。”
打开短信不过短短二十秒的时间,屏幕便回到了最初打开浏览器所显示的默认主页。
这种麻烦死人的做法还是老样子,真是惹人厌啊。

评论(4)

热度(11)

©雪间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