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新友情向】第99道捉贼令(第四章)

#目前日更中
#依旧文笔撑不起脑洞系列
#请各位看客带好作者颁发的侦探光环,你们会需要时时刻刻怀疑剧情的每一步是否如你们亲眼所见的那样

目录

又是如往常那样的梳洗,只是不同于之前那样,这次的他坦然地站在镜子面前看着自己,没有否定,也没有嘶吼。
开过了许许多多的平路和弯弯曲曲的路,他终于到达了心理咨询所,这里的地段其实并不是什么出发之前那种想象中的繁华商业街,只是普普通通的住宅区。

而这一家咨询所也如同周遭所有其他的建筑那样平平无奇,看上去十分的简约朴素,没有什么显眼的招牌,也没有什么精致的装设。
他敲了敲门,只见一名短发女子走了出来用手比划了些什么,见状,他也用手开始比划。女子露出了微笑,随即将他迎入了咨询所。

只是屋内却不见他人的存在,她用手比划了下示意他稍等片刻,然后走进了别的房间。与她交换了的是一名看上去清秀瘦弱,全身身着黑衣的男子,只是工藤心里明白,那是一个经过最残酷的训练的可怕人物。男子不急不忙地盯着他的眼神,缓缓走到了他对面的那把黑色滑动椅,然后坐了下来。

男子将手肘关节靠在了桌上,双手十指松松地交叉,然后用手托着下巴,饶有兴致地继续盯着他看。
那个眼神不知怎的,好似利刃般直直穿透了他,而且明明是面对着面,背后突然感到一阵凉意袭来,仔细一想那原来是冷气。

“刚刚的那位,”
“哑女小舞(まいMai),是这里的工作人员,同时先天性的听力也极差。”
明明只是很普通的,甚至应该让人感到有些感伤的一句,他却不自觉地去避开这个人犀利的眼神,结果眼珠子转啊转的目光最终停在了一个只有植物没有鱼,也没有任何其他动物的水箱上。

“那么我们直奔主题,”
闻声,他把头转了回来,只见那个不久前令他感到压抑的男人面露着微笑,这让他感到刚刚要么是对未知的恐惧心理作祟,要么是环境让其产生了错觉。
“说来我和工藤警部也算是故交,这一单既由我私人接受,就不谈委托费了。”

明明是一个该让人感到稍稍有那么一点开心的消息,工藤却丝毫不受影响。
“傅冬宮(ふとうみやFuTouMiya)先生,我想澄清一件事,本次的委托人不止我一个。”
傅冬宫稍稍歪了下头,还是一副饶有兴致的样子盯着他看,接着不急不忙地说道,“那么,另一位何时到达?”

“事实上,他,”工藤坦然地起了个头,只见他抬起了头,“已经在这里了。”黑羽顺势收尾。
眼前的人这语气的转换让傅冬宫的微笑一时淡去,可后来取而代之的却还是笑容,这次嘴角上扬的幅度似乎更大了,他还是维持着整个头靠在交叉的十指上那个姿势。

“哦~”出乎他们意料之外的他看上去并没有多么惊讶,甚至这一声的语调似乎还升了些,“失敬失敬。”
“黑羽快斗,一名珠宝鉴定师。”他从上衣口袋里拿出了一张名片,递给了傅冬宫。

傅冬宫用左手接过了名片右手接着托着头,看了一眼名片然后收进了口袋,接着左手又回到了刚刚的位置与右手继续交叉,然后看着黑羽的脸说道,“也是一名优秀的魔术师呢。”
黑羽没有说话,只是尽力维持着一张扑克脸。

“如你所见,我们这幅模样全拜铃川教授所赐,”工藤一句话把重点拉了回来,“如今那一天发生的事也只能回想起零星而又模糊的片段。”
“哦?可是指东京大学的那位铃川真三郎?”
“正是。”

“那个教授啊,”说着,他把手放在了桌上正常地坐了起来,“确实十分着迷于DNA方面的研究呢。”
“麻烦请帮我找到他,还有,如果可行的话我们想尽快恢复本身。”
“那是一定。”说着,傅冬宫又站了起来拍了拍手。

只听适才他出来的那个房间有了动静,门一推出来有一名身着白大褂戴着眼镜茶色长发的美丽女子走了出来,然后坐在了刚刚他坐着的位置,而他则坐在了旁边的一张椅子上。
“这位是我的朋友,月野(つきやTsukiYa)咨询师。”
“今日得以一睹传说中平成年代的福尔摩斯的面容,”她伸出了手,“实乃我三生之幸。”

“哪里,”工藤淡然地应了一句然后握了下她的手,“我只是一个落魄的委托人罢了,”他露出了无可奈何的笑,然后如往常那样熟练地说道,“不必这么客套。”
“这是我的名片,需要的话随时联系。”月野递了一个名片给工藤,然后捋了下自己茶色的长发,之后拿起了一块板子和笔递给了他,“另一位委托人黑羽先生是吧,请在这里签个名。”

“谢谢,”说着,黑羽用右手接过了板子,左手接过了笔。
“请工藤先生在这里签个名。”她指了下黑羽的签名旁边那个格子。
工藤把板子移到了右手边,然后用右手拿起了笔开始书写,写完递给了月野,只见她翻了个页同样用笔划拉了几下,然后递给了傅冬宫。

“这是一份三方合约,承诺此事绝不外泄,工藤先生和黑羽先生共为一方,月野与我各为一方,保管者为我方。”傅冬宫说着拿出了一份文件夹,“具体的条约,如责任的划分,我想工藤先生记得非常清楚。”
“等等,”黑羽及时阻止了傅冬宫,“我可否过目一下?”

这个请求让傅冬宫嘴角上扬的弧度更是扩大了,“当然,是我疏忽了。”
接着,小舞打开了门,用手比划了下示意一切准备妥当了,然后领着所有人进去了。待进去后,他们才知道原来那不是一个房间而是一个楼道的入口。
所有人穿过了这扇门之后,小舞便转动了门上的锁。

他们一步一步地往地下走去,一步一步地踏进漆黑的地道里,直到眼前的事物完全看不清为止,直到耳边只有脚步声回响着。而现在随着每一步的发出的响声,在墙上挂着的灯,应该说火把,才一个个散发出温暖的光,亮了起来。

只是默默讲述着事情的经过和残留的记忆的工藤黑羽他们倒是没有什么感到什么恐惧,只是还得时时刻刻戒备着接下来会发生的事,毕竟,一个心理咨询所会建设了这样的地下通道这件事本身就不太对劲。当然,傅冬宫这个家伙起初把他们请到这里,以所谓私人的名义免费接下了这个委托还带上了一个心理咨询师,这种事本来就够值得怀疑了。

走着走着他们似乎要到路的尽头了,前方没有任何的出口,只是有些出乎他意料之外的,小舞月野还有傅冬宫在离那尽头还有三米的距离停下了。见状,他也跟着停了下来,突然间火光全灭,脚下的地板开始降落,在黑暗中带领他去向那未知之处。

刺眼的白色灯光一亮,他抬头一望,完全无法推测出这里有多深入地底,而眼前又是一道不知带领他们去往何处的路,只是所用来制作脚下的地板和墙壁的材料并非石砖,而是钢铁。
伴随着阴凉,他们走到了一道门的面前,只见月野输入了长串的密码后,系统又先后识别了她左手然后右手的指纹,还有左眼然后右眼的虹膜。

在两扇正常的门后是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映入眼帘的尽是些看上去很高端的仪器和设备,怎么看都不像是正常的心理咨询所有能力提供的,不过如果是他方的人的话那工藤倒是一点也不奇怪。
小舞开启了手上的仪器,然后往屏幕上划拉了几下递给了他,要他把左手的五指都放在上面。

虽然有些疑惑,但他还是照做了,只见他手指底下的屏幕块亮起了碧蓝色的光线,几秒过后屏幕上显示了‘收录完毕’的字眼。接着小舞又示意这次是右手,于是在黑羽的重重戒备和抗拒下同样有所疑惑的工藤还是选择了照做。

“这是掌管着‘探梦仪’,还有这里所有的一切的遥控器,”月野说着往遥控器的屏幕上划拉了几下,“我这些宝贝发明啊都很敏感的,哪怕是陌生人的一根头发落在了它们上面,也会当作有侵入者,更别说是整个身体都接触到的情况下会发生什么样的事。”说着她的手轻轻地经过了探梦仪上边看似头盔的部分,“所以有新朋友的时候,才会需要收录一点信息,希望你别见外。”

他没有反应,见刚刚还在转悠的傅冬宫走了过来才选择了发言,“我想你这位朋友,应该不是什么普通的心理咨询师吧。”
不知怎的,傅冬宫此时的笑脸让他觉得有一丝厌烦,“她曾经是我们一名优秀的科学研究者,为我们工作了十几年后转行当起了心理咨询师。”

“过奖了,在下只是一名科学爱好者罢了。”
“那在下倒是有点好奇,”黑羽露出了一个有点狡黠的笑,“月野桑为何会对心理学产生了兴趣?”
“这个么,”她用右手的背面轻轻扶着下巴,“很多时候从人的心理和潜意识方面能获取到太多其他领域无法获取到的答案。”

小舞把他安顿在探梦仪的座位上后,月野示意让她带着傅冬宫先行撤退。
“不必担心,这个仪器只是会通过微量电流来使人的全身肌肉渐渐放松,慢慢步入梦境以便窥探记录。你的状况我已经让小舞设置好了,待入睡后探梦仪会以微电刺激大脑皮层的方法,以便达到追溯近期丢失的回忆的效果。”

探梦仪的上部分渐渐降了高度,直到他的身体放平为止,就如同平时躺在床上睡觉的姿势那般。困意逐渐袭来,模糊了他的视线,隐约之间他们只觉得思想上的隐私这种东西果然一时半会儿是不会有的。不久后,只见碧蓝色的光流围绕着他,它们在一瞬间不断地穿梭过无法自由活动的身体,那是实实在在的肉身而不是一个黑影。

他就好似是被带回了今天早晨醒来之前的那个梦境里头,这一次的大海还是没有带给他第一回的窒息感,而这一回的电流也没有带给他任何的刺痛感。只是,明明大夏天的这一整天他却一直觉得偏冷,这一点到了梦里头也没有任何改变。这种隐约之间感受到的寒冷一直折磨着压迫着他,就如同一个杀手那样一直沉迷于这种追杀的游戏,哪怕连半点休息喘气的机会都不肯施舍给他。

这种追逐让他觉得也许他本就是一个该放弃逃跑,该早早迎接那命中注定的死期的人。
在寒冷的大海中他只觉得眼皮越来越沉,结果慢慢地还是完全闭上了。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是他已经非常熟悉的梦境,还是因为没有任何一点的痛苦,现在的他好像能很坦然地面对这样束手无策的结束了。

死亡啊,真的就如想象中那么冰冷呢。

评论

热度(6)

©雪间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