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新友情向】第99道捉贼令(第十二章)

#emmmm很遗憾这章不是完结章,下一章才是_(:з」∠)_然后,看完这章要打我的话下手轻点否则没人码字更文了
#依旧文笔撑不起脑洞系列
#请各位看客带好作者颁发的侦探光环,你们会需要时时刻刻怀疑剧情的每一步是否如你们亲眼所见的那样

目录


“我们的研究越发成熟,”月野顿了下,在此空隙间他的脑海内浮现了铃川的声音,‘黑羽先生,你怎么看待人工智能?’她又接着说道,“直到那个男人被任命为T20之一,在众人面前提议了关于人工智能范围研究的改革时,人工智能的拟人化实体研究便止于了当时的进度。”
他们不约而同看向了那两具一摸一样的身体,一丝寒意悄然爬上了他的后颈。

“我又继续为他方工作了五年,同时一直在业界内寻找合作搭档,五年前遇到了铃川真三郎。为了在避人耳目的情况下将研究延续下去,走出他方科研部门后我便开了这家心理咨询所。”
他看了一圈这个实验室,这种昏暗的蓝色光线,令人发寒的温度,并不是因为设施和铃川那里的一样他才觉得熟悉。他居然还听信了月野的话,以为是那个梦是具有预知性的。

他细细回想了一下适才月野说的话,心中有些不解。她既然是与铃川联手私自进行研究,那么一切都应该由他们自己掏腰包。虽说她为他方工作多年那应得的丰厚报酬是一分也不少,她的存款和之后的收入,再加上铃川的,也应该无法支撑这么大规模的实验。
这个实验室他无法保证,但另一个带有探梦仪的一看就是多少都收到了他方的资助。

根据他的判断,他方既然选择了终止人工智能的拟人化实体研究,那么也不会有意去资助月野进行这样的研究。所以要么是她挪用了部分的资助金,要么有其他的资助方,至于傅冬宫当时接下委托安排他们到这里的原因暂时未知。
他只知道,现在的傅冬宫或许会步铃川的后尘。

“杀铃川的动机,不会单纯是为了灭口而已吧。”他想象着铃川被长得跟他一摸一样的人工智能机器人杀害的画面,用肯定句道出了这个猜测。
她想到了铃川生前跟她最后的对话,回忆起了他那种懦弱的语气,嘴角勾起了一丝弧度,“我原先确实没有这个想法,只是他突然反悔了,想收手不干了。”

她用手背遮住了嘴,放声嗤笑起来,“五年了才说什么人工智能应该止步于为人类服务的地步,真是可笑。”她抬头望着天花板,一副悠哉的样子,“被自己的作品杀掉的感觉,应该很不一样吧。”
他瞅准了这个时机冲了过去将手伸向了手枪,手腕却被她抓住了,他迅速将另一只手伸了过去,却又被她拦下。

“时间拖延的够多了呢。”
月野一个飞踢过去,他重重地撞上了墙壁,后背酸痛起来,眼前一阵晕眩,血从嘴角流了出来。他摸着后脑勺勉强站了起来,眼前还是时不时出现一些重影,没想到一个科研人员竟有如此迅速的反应力,他真是小瞧了他方为成员提供的体能训练。

他前进了几步后闭上了眼,脑海中又浮现了傅冬宫的腹部被击中的那一幕,等他再睁开眼来已经没有了重影,更加没有了月野才绘子的人影。他试探性地转过头去,却突然感受到一只手抓住了他的脸,这样的状态下她快速地冲刺,直到他撞上了人体合成器。他趁机抓住了那只手,下一秒她另一只手的手掌又正中了他伸出来的那只手的肩膀,逼得他不得不放开。

睁开眼后眼前没有重影,摸了摸后脑勺没有再流血,只是第二击后全身更是火辣辣的疼,光是站起来就废了不少劲,他拖着病怏怏的一副身体向着实验台而去。她开始不停地展开攻击,逼得他是有退没有进,只好一直防守,时不时还是没挡住她的攻击,这里青一块那里紫一块的。一脚扫过了地面击中了他的左小腿,还没来得及反应一脚又正中了膝盖旁边,接着脚后跟又给后脑来了一记。

只见他双膝跪地,随着上半身的倾斜整个人都倒了下来,整个脸狠狠砸在了冰凉的地上。他抬起了头睁开了眼,一些血溢在了衣服上,可他却没有察觉到惨状,只注意到月野抿了下嘴角。一部分的知觉似是跟着感觉一起飞了出去,只有砸到地上那一瞬间是微痛的,可这却打不消没有破口的其他部位更剧烈的疼痛,也打不消此刻在心理上留下的创伤。

她拿起了手枪,“看来这个根本没必要用上呢。”说着随手丢到了某处。
冷气划过了脸刺着伤口,完整的痛觉似乎恢复了,于是他低下了头,用地板上的反光看着自己,然后用袖子擦了下,‘所幸只是一些擦伤。’
“科学研究的潜能是无限的,值得我们去挖掘的,不该因为所谓恐惧这种悲伤的理由而去中断。”

她看准空隙踢了他下巴一脚,他无力地摊在了地上,随后感到一只脚踩到了他背上,“既然一个个的都无视科学的力量,”她低下了身子抓起了一把头发,“那就让我来创造一个能够完美融入人类社会的人工智能人军团,让天下人都知道他们究竟错在哪里。”然后又将他的头摁了下去。
他试图抬起头来,试图反驳她。

“我这样很像疯狂科学家是不是?”还没等他张开嘴她又拉起一把头发,“不过我跟铃川不一样,只会空谈的家伙是没有资格被这样称呼的。”说着她又放开了头发,“对了,想必你也已经猜到了,”她看向了他身后的人体合成器,与此同时他脑海中又响起了灰原的声音,‘你不是人类。’这几天发生的一幕幕如同电影般在脑内循环起来。

直到月野的声音将它们破碎成了一片片,“你只不过是一个融合了工藤新一和黑羽快斗思维及意识的人工智能实验生命体之一,是我的作品之一罢了。”
“傅冬宫...”说着他吐出了一口血,当作没事一样再次用袖子擦去,“应该说他方之所以停止了人工智能的拟人化实体开发研究,想必就是因为你这种人对于人工智能的过分崇拜最终会导致人工智能的侵略,会导致人类不久之后的灭亡。”

她似是疯癫了那样,止不住地大笑起来,这一次完全没有遮蔽脸上那扭曲的甚至丑陋的容貌,“笑话,我所崇拜的从来都只是科学的潜能而非人工智能本身,你区区一介人工智能生命体,”她瞥了在地上挣扎着前进的他一眼,那个眼神中充满了不屑,“有什么资格对我评头论足。”就像是在看垃圾一样。

“为了达成目标不择手段,甚至杀害他人...”他的声音略带沙哑,“你这样的人不会得逞的。”说着继续向着实验台爬去,仿佛黯然无色的那里存在着一道光芒。
月野走了过去挡在了他面前,他开始试图转变方向绕过去,一只黑色的鞋却踩在了他的两只手臂上,如同枷锁般让他动弹不得。

“你这样爬着算什么,”她移开了脚,“站起来,”这句话作为动力注入了他那已经破烂不堪的身体,在他身上开始施行奇迹,只见他握紧了拳头靠着发抖的手臂一点一点的撑起了全身。
她又将脚踩到了他的背上,从脸上的笑看来似乎很享受折磨他人的快感,“给我站起来继续战斗。”那点重量此刻就如同千斤巨石那般压迫着他,难受得全身骨头都要散架一般。

他勉强靠着那双发着抖的双腿站立起来,使得她不得不移开脚。只是还没等站直又是一脚扫了过来击中了他的小腿,若不是力度较轻恐怕他早就撑不住又跪在了地上。或许是工藤新一和黑羽快斗这两具本体的意志力太过顽强,这副早已残至接近废人的身子骨才一次次的接受着那个魔鬼的攻击。一次次的再度爬起来,再度承受她的一击,再度临近成功又从头再来,不断循环。

到底是什么驱使着一个人拥有这样的恨意,他们无法明白。到底是什么驱使着一个人拥有这样的决心,她更是无法理解。
在血滩中狼狈地打滚,只是为了克服已成定局的命运。她或是被这样的毅力所打动了,才不再攻击那双已经满是淤青的支架,那双用来让这个不成熟的作品行走的支架。

她拿走了遥控器按了几下屏幕,似是无视了适才缓慢前进的他的样子,选择走向了人体合成器那里,手指飞快地在电脑键盘上敲打。只见合成器的正中间出现了一个类似带了计时器的东西,之后她走向了积累了一堆工具的某处。从中她挑出了最简单的一个工具,是一把剪刀,随即不急不慢地走回了实验台那里。

“既然你这么心系这群愚蠢的人类,那就给你一个机会,”说着她将遥控器收回了白大褂的内侧口袋,“是左还是右,”她伸出了手,“是侦探先生还是怪盗魔术师,”将剪刀递了过去,“全凭你选择。”
他的眼前突然开始浮现伴随着脑内的电波声出现的一片片雪花,那不是因为头部的创伤所致的晕眩,不是重影,更不是什么幻像。

月野推了看似无法移开前进的那一步的他一把,看着眼前的计时器他感觉雪花片越来越多,电波声也越来越频繁出现。对,那只是系统无法正常运作的情况下会出现的现象。
终归还是低等的人工智能生命体罢了,更何况面对连接了眼前二人命运的两条生死线,即使是正常人类也无法轻易做出决定。

是扼杀,拯救,还是共赴黄泉?是佩戴了樱花徽章的正义使者,还是曾经游走于夜晚的普通老百姓?
一切尽看他手上的这把剪刀如何操作,即便他知道不论哪条路都是输。
他...应该说他们终究在追逐真相的道路上失去了所有在人间的路。

人生路漫漫,看来不过就此了断。

评论

热度(3)

©雪间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