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兰】花开结果皆因你(四)

#初次发文请多指教

#脑抽短篇随手开坑,慎入

#文笔极渣

#更新不定

#轻狗血?

目录链接


四:逃避


总电源跳闸和重新启动的这段期间内,人们心中无一不是疑惑。而此时的龙谷艺术馆内充杂着频频不断的喧哗声,人数寥寥无几的警卫们卯足了劲阻挡向门前涌来的人群。

忽然一阵尖锐的声波刺进了人们的耳朵里,那约莫是刚刚调好的麦克风。

“各位来宾,”手持麦克风之人那低沉的嗓音瞬间吸引了所有人的眼光。


他身材高大,皮肤黝黑,一头暗黑的卷发,一身暗蓝色的西装,为龙谷艺术馆的馆长。

“实在是非常抱歉,”他稍稍弯下了身子鞠躬,以聊表歉意,“本该展示‘新星’的时间,因为遭遇了一场意外事故,无法照原定计划进行。”龙谷(りゅうRyuu こくKoku)馆长在说完这句话后,稍微顿了几秒,又接着说,“不过,由于事态紧急,希望大家能够配合。改日必定会再进行‘新星’的展示,到时各位可以今日手上所持有的票免费入场。”


龙谷馆长的这番话算是稳定了一些来宾心中的焦躁,却还是有那么一些人因为不解何为‘意外事故’,而感到疑惑甚至愤愤不平。

不过,除了等待和在警方到达之时耐心配合,他们确实也没有别的行动可以采取了。

“铃木顾问,”一向冲在最前面的佐藤警官抢了话,“可以说一下当时的详细情况吗?”


“是这样的,警官小姐,当时‘新星’的展示时间快到了,我就和园子去确认基德有没有动了什么手脚。然后园子注意到了‘新星’可能被调换了,于是就提醒了我。我确认的时候,灯光暗了,等灯光再次亮起,只剩下我一个人和原本该有‘新星’的展示台,我才知道上当了。”


“原来如此,”白鸟警官如此说道,“他瞄准了保安系统的自发电源,动了手脚,导致了整个艺术馆的电源跳闸的十秒后,自发电源才刚刚启动。于是他便趁这短短的十秒时间,顺利偷走宝石,逃掉了。”边说,他边细细观察现场,“看来保安系统有自发电源这事,他早就了解到了吧。”


“而且,他很有可能混在在场的所有人当中。”说完这句,佐藤警官的眼珠便时不时的打转,打量着会客室里的每个人,为的是每时每刻能够在任何人身上识出任何的破绽,方便尽快破案。

“可恶的基德。”铃木次郎吉这话说的可算是咬牙切齿,“居然敢假扮园子来骗我。”


“那么铃木二小姐如今是下落不明了。”白鸟冷冷地说了这句。

这时,龙谷馆长刚刚进来。

“状况如何?”

“首先姑且算是平抚了各位顾客的情绪。”


“没有任何人逃出吧?”听闻过怪盗基德逃跑的技术,佐藤警官不由地将这句话问出口。

“应该没有,而且人群中也没有单独和警备人员起了冲突然后趁机逃之夭夭的。”

“没来得及离开的基德,接下来是想要隐身在人群中么。”白鸟警官也开始打量起眼前的每个人了。

这时,一张熟悉的脸孔出现在了人们眼前。


“基德!!!”次郎吉伯伯指着一张园子的脸喊了出来。

“不是啦伯父,中场休息时间的时候我和小兰在外头聊天,到了时间本想立马赶回来,却突然发现整个艺术馆都封锁了。这段期间我和小兰一直在外头,现在还在那里的小兰可以帮我证明的,还有,”突然被指鼻子的园子除了急忙辩解也是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好,“疼疼疼......这样该放心了吧。”她只好自己将脸上都捏了捏让次郎吉伯伯放心,毕竟自己来还不会有他来那么疼。


“园子你们一直在外面聊天?”倒是没有太在意园子这番闹剧的佐藤警官如此问道。

“有什么不对么?”即使顾着揉有点发红的脸颊,园子还是丝毫不敢怠慢公事。

“有看到什么人逃出去么?”

“没有啊,到底发生了什么?”恢复状态的园子本来是想从警卫们那里得知的这个问题的答案的,然而警卫们不知道为什么根本没理会她。


“园子,你不在的时候基德那小子假扮你,骗了我,把’新星’拿走了!”铃木次郎吉很是激动地说。

“什么?基德大人假扮了我偷走了’新星’?”虽然脸上一本正经,但’基德大人’这个万年不变的花痴专属基德称呼还是暴露了她现在的心态。

大概花痴这种属性是万年不变的吧。


“龙谷馆长,有人在三楼和警卫人员们起了争执!”

“你说什么?!”说完,龙谷馆长便与其他在场的人们都冲了出去。

当他们赶到争执现场之时,一名男人和一名警卫人员正处于对峙状态,其他的人们都在一旁围观着,而三楼其他的警卫却不见踪影。只见那男子纵身一跃,扑向了警卫,两人的身体砸向了窗户。


玻璃碎片飞散在空中,在月光的照亮下闪烁着。

一瞬间,本应迅速落下狠狠摔在大地上的两个男人,却没有了踪影。

一阵风吹进了艺术馆。

还没从适才发生的事锁吃的惊缓过神来的人们,只见又一名男子助跑跳了下去。


他皮肤黝黑,身着一身暗蓝色西装,尽是一头黑色卷发,而且与他们所有在场的人都说过话,理当是龙谷馆长。

但当他们目睹了那华丽的手法,完美的时间点,还有那身洁白的衣服,他的真实身份便毫无疑问。


“滑翔翼!!!基德!!!”次郎吉伯伯气得直跺脚。

佐藤警官看见了这一幕,二话不说就冲下了楼道,而其他的警官们也紧跟其后。

“到底在哪儿?”迟来的白鸟缓着气说道。

“不见了。”感到失败的佐藤警官如此回应。


是啊,在他们辛苦追击的期间,他已经溜走了。

他身着一身白衣,伫立于一幢建筑物的天台上,徐徐的微风轻吹着,他身后的那袭披风飞了起来。

“基德,”小兰喘着粗气说道,“请你不要再做这种事了。”


当时,天空中出现了怪盗基德的身影,小兰也清楚地看到了那身白色,于是便判断出他一定是盗走了’新星’。

是什么驱使着她去追赶这个乘着风迅速飞走的怪盗,倒是不得而知。

也许是因为她在等待着什么人,所以选择了更加包容,像新一那样去劝说犯罪者自行投降吧。


只是回应她的却唯有一片沉默。

“我不知道你是谁,但你从来没杀过人,不是么?”兰的每一字每一句都咬的精准,她是认真的。

基德转身欲离去,不料小兰又来了一句,“逃避永远解决不了问题的。”于是他便暂时放弃了这个念头。


基德眼前的这位女士,不知为何总给他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或许是她太像青子了吧。

可他知道,那并不是青子。

面对青子他只敢逃,不敢多停留一分一秒的时间,因为他知道青子恨他,恨的就是他怪盗基德,而且是恨之入骨。


对于小兰的话,他一时之间唯一做出的反应便是突然地笑了起来,那是一种带有讽刺,短暂而又苦涩的笑。

“这位美丽的小姐,”他鞠了个躬,又接着说,“你说我在逃避,那么我逃避的,究竟是什么呢?”

“你在逃避的,是法律,不,应该说是你自己良心的呼唤。”此时的小兰,一身正气。


不过这句话说完后,带来的又是一阵沉默。

“你根本没有杀过人,说明你根本就不是什么恶人,我相信你这么多年以来一定是有难言之隐才会这样,可是不管是有天大的理由你也不该去盗窃。如果这么做能解决什么,那么你的问题应该早就解决了吧。”说到这里,小兰深吸了一口气,又接着说,“到底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做?”


对于小兰的问题,基德倒是一副毫不在乎的样子,他只是将‘新星’捧在手中细细观察,然后将它对准了月光。

“这块宝石质量确实不错,可惜它不是我要的。”说完,他便将‘新星’丢入了小兰手中,“至于你的问题,我无法回答。”

风停了下来,此时可说是无声胜有声。


是啊,即使像她这样愿意去听他的理由,她听了之后也不会理解的。

连青子都不能知道的理由,他又怎么会对眼前的人说呢。

“倒是这位毛利兰小姐,”基德看见了小兰脸上那眉头的微皱,仿佛是在告诉他,她很惊讶他是怎么知道她的名字的,“你又为何在逃避?”


“我....在逃避?”小兰确实也是百思不得其解,眼前的这个似乎有种长生不老的能力,外表看上去与她相差无几的怪盗基德,到底想跟她说什么。

“工藤新一,这个名字想必你应该不会听着不熟吧。”

“新一.....他怎么了?”


”他是不是在这一年的时间以内,连通电话都没打给你?音讯全无?”

“可是。”小兰刚想说话,却被基德打断了。

“你见不到他人,又怎么知道他什么时候写的信。”冷冷的语气,就如寒风似的,狠狠地刺中了她,而她却无处可逃,“别再逃避现实了,毛利小姐,不要傻等了。”说完,一阵风又起,他乘着风从一时之间还处在不知所措的状态下的小兰面前离去。


在一时之间她陷入了懵懂,整个人神魂迷离,如同行尸走肉般回到了龙谷艺术馆。

做完笔录之时,与适才追赶基德那时不同,乌云已然密布天空。

这已经是第二天连着在天色昏暗的时候回家了。

与基德对话的时候,她那十几年有余的等待仿佛能在一瞬间,化为灰烬。


没有了任何的意义,就如同它不曾存在过一样。

她此刻的心空荡荡的。

就像怪盗基德的魔术那么虚幻么,甚至比他的魔术更无意义的么,她的这份等待。

她侧躺在床上,放空了自己,不知在想什么。


不由自主地又翻开了联系人,翻到了以T为首的一列,目光只是停留在了探偵さん(たんTan ていTei さんsan——侦探先生)上。

只是看着这个联系人,兰的眼神中又突然涌出了一丝温情,不再那么空洞。

‘你到底在哪儿,新一。’她如是暗自心想,眼睛又湿润起来。


然后小兰便给和叶发了一条短信:明天我有事会去大阪找你和平次商量,时间和地点你们定吧。

几分钟后和叶回:XX拉面馆,地址是......中午十二点见。

第二天早晨,小兰依旧将店交给了樱井雪子照看,然后乘上了去往大阪的火车。

晋江链接

评论

热度(5)

©雪间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