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新友情向】第99道捉贼令(第七章)

#明天应该有办法出一章,再往后不敢保证,再两三章应该能完结
#依旧文笔撑不起脑洞系列
#请各位看客带好作者颁发的侦探光环,你们会需要时时刻刻怀疑剧情的每一步是否如你们亲眼所见的那样

目录

人类有着许多副不同的面孔,是任何其他的生物都无法模仿到相等水平的。只是人类也同样是一种主要依靠视觉来生活的生物,因此往往容易只在意到表面的美,而忘了清洁内在沉淀的那些污垢。他也不外乎是那种庸俗的人,沉醉于自己编造的艺术家的世界中,忘乎所以的追求那所谓的美丽无瑕,那如玻璃般脆弱瞬间破碎的真相。

即便是身处困境的如今,他也依然放不下追寻完美的脚步,不由得回到了那里。太阳还未完全升起的清晨依稀有着一道微光照在玻璃门面上,浅浅反映出一副熟悉的面孔。那修长的手指贴上了玻璃,一点点勾勒出眼前此人的脸,他一点点见证他如何于无形之间换上一张扑克脸。
他的指尖划过了玻璃柜,双眼划过那里面一颗颗靓丽的宝石,深深陶醉其中,难以移开目光。

黑羽快斗带上了手套,拿起了一块布,开始擦拭他小心翼翼捧在手上的一颗白色钻石。一遍又一遍,只是默默地擦拭着一颗又一颗的宝石,接着摆回原位。
这些宝石虽不是什么旷世奇珍,却也是快斗这三年一点点白手起家收集而来,对他而言就如同己出。

三年了,没想到短短的三年内他竟然将那么些年的大风大波都抛在了脑后,生活也终是回归了平淡。唯一无法放下的是那份对宝石的迷恋,为此他还是会像以前那样摆着一张扑克脸,游走在虚实莫辩的人群中。时不时灌下一杯又一杯的酒,却还是保持着清醒的神志去观赏每一件艺术品,仿佛透过它们能够清晰地看出,那属于工匠的灵魂。

朗朗白日的天上还依稀可见一点月亮的残影,他缓缓将手伸向了藏在柜台后面的一台笔记本电脑,然后依照前天的那堆流程行事,给傅冬宫发送了一封邮件:
稍后我可能抽不开身,这个时候拜访月野咨询所会不会为时过早?
傅冬宫从上衣内侧里拿出了一台超薄的便携型笔记本电脑,迅速做出了一个简短的回应:请便。

合上电脑的第一眼就瞄见了一名穿着一身深蓝,领口上还别着樱花形状的徽章,脸上留有一些胡渣,一路向着自己而来的中年男子。
“你还是老样子那么喜欢黑色啊。”
今天也依旧穿着黑色衬衫和长裤的傅冬宫只是笑了笑,然后整理了一下袖口和领口。

他们所身处的这个咖啡店略带些古典美,比方说优雅不失格调的老式英美音乐,再比方说装饰方面主用的中性色还有点缀用的冷色系。这样的店倒是不会让人太紧绷着神经,而且他们两人尤其傅冬宫的服装也不会显得多么不寻常。
“麻烦你了。”在一番短暂的聊天后,傅冬宫只是留下了看上去略有厚度的信封,然后乘风而去。

待他赶到咨询所之时,委托人已经坐上了探梦仪的位置,进入了浅度睡眠。
此次委托人提出了一个特殊的要求,那就是尽量缩短这次探梦的时间,以便当天的工作不受影响。
知道了这个消息傅冬宫不像月野那样还能笑得出来,他只能期望委托人做好了足够的心理准备。

黑色杂草的牢笼,深海中的窒息感,刺穿了四肢的利器,碧蓝色的电流,还有那无形的枷锁,一样接一样的捆着绑着折磨着他的身体,直到他的眼前只剩下了黑白交织的世界。
他艰难地试图起身,却抵不过地心引力的束缚,他费劲地睁开眼来,却抵不过那刺眼的白光,只有闭上眼奋力地在地上爬着才有办法前进。

也不知道爬了多久,他已经到了极点耗尽了所有力气,可是当他想要停下来的时候,却总能感到那么几道电流在等候着。
突然间一双手压在了他的背上,迫使他停了下来,无数道电流在一瞬间穿过了他的身体。
他已无力爬行,只感到有人拉着他的手开始拖着他行走,他缓缓睁开眼来,只见是那个教授。

不知道为什么,那双隔着一层手套的手有些冰冷,他隐约感受得出,这种冰冷似乎并不是从手套而是从人体散发出的温度。当他这么想的时候,教授转过了头来,直愣愣地盯着他,脸上依旧不带任何表情。突然间周遭的光似乎开始黯淡下来了,那双拖着他的手,眼前这个毫无表情的人,一瞬间化为零碎的一块块。

耳边响起了杂乱无章的音乐,他只得捂住了双耳,下一秒大风降临,如上百件利刃般刮过了他的身体,留下了好些伤口。狂风四起,一阵又一阵的撕着肉皮掀起了血腥味,只见大风经过后适才四散在地上的一块块又拼接了起来,不久一个人体就直直立在他的眼前开始行走起来。那人按下了手中的一个按钮,无数道电流一瞬间以他的身体为中心点集结起来,他迅速昏睡在了黑暗中。

于一阵嘶吼中他醒了过来,只见月野等人赶了过来将他身上的仪器快快撤去,随即小舞拿出了一条白色的手帕为他擦去了脸上的汗水,然后递过了一杯水。
气都还没喘匀,向小舞道了谢后他便迅速将那水吞咽下去,然后拎着一件薄外衣走出了实验室,而傅冬宫只是一言不发地跟在了后面。

尽管看上去有些无精打采,委托人的每一个脚步走得似乎都挺踏实,没有一点恍惚的踪迹可循,这着实是出乎了傅冬宫的意料。
他很清楚根据当事人的精神状态探梦仪会发挥不同程度的威力,毕竟探梦仪原先就是月野参与他方那些科学研究时所开发的。

若求梦境速成,要么到点时中断梦境,要么加剧对大脑皮层的刺激,也就意味着电流本身的增加。换做其他人也许不会出现什么问题,可偏偏委托人自身存在着极大的心理压力,因此才总是出现那些或真或假,总显得那么压抑的梦境。而根据适才的梦来看,绝对不会错,他们选择了加剧对大脑皮层的刺激,所以梦境的强度还有痛觉的感知力也一并上升了。

本来所使用的电量不会对人体造成任何的伤害,即使要加也有一个限制,以免威胁到当事人的生命。可是达到了一定电量多少还是会造成身体上的一些负担,短时间内当事人的精神状态应该会非常活跃,就如同打了鸡血那般。随后取而代之的则是体力的急剧下降,以及其他副作用的可能性。

尽管知道了这些,委托人还是坚持选择了要这么做,真是有着了不得的毅力呢,但愿这种毅力能够有助他们早日完成心愿吧———
昏暗的灯光下,电脑屏幕发出的微亮打在了灰原的脸上,她飞快地敲打着键盘和鼠标,以常人无法比拟的速度将月野传来的数据与自己原先记录的数据一并重新理了下。

理着理着她的眉头皱在了一起,这些天她日日夜夜都在研究这些数据,她看过了数十遍甚至上百遍可说是了然于胸。然而她总感觉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太对劲,好像有什么地方———
“东大的铃川教授么,这几天也是音讯全无。”原本负责此案的警官还以为工藤警部找上他到底会是因为什么事,一听到东大两个字他也没有多想,只是默默说了这句后把资料交给了警部。

毕竟警部本身就是东大毕业,且不说他与铃川有无师生交情,这个教授在东大毕竟还是个分量级人物,这么一想警部会在回到警视厅的第一时间翻开这起失踪案的档案也是合情合理的。
坐在办工作前翻阅着铃川失踪案档案的他微微皱了下眉头轻轻咬了下嘴唇,档案里头的资料他先前就看过了。

这会儿歇了两天回来却发现真的几乎没有什么新进展,就算有也是无关紧要的那种,没什么值得参考的。他只得合上了档案,不由得叹了口气,然后转换了调查方向。
打好了充分的灯光的审讯室内,四面皆是墙壁,小小的空间内没有什么太多的装潢,只有一张桌子,两张椅子,一个没有打开的台灯,在平时显得格外的空。

而此刻,这里多了一个戴着手铐胡子略微拉碴低着头一言不发的犯人,还有一个抓着头手上拿着空白的记事本看上去很愁的新人警官。
工藤悄然无息地走进来瞄了一眼警官的小本子,然后拍了拍他的肩示意让他先行退下。
“真是顽固呢。”黑羽摆出了跟傅冬宫一样的姿态,戴着一张扑克笑脸说道。

听到了这个声音,犯人一下子就开始冒冷汗了,他抬起头一看,果然是那天晚上的那个小白脸领队。
“哦呀哦呀,这么紧张的么,冒牌货先生。”说着,黑羽一直直愣愣地盯着犯人,每一字每一句每一个停顿都戳在他的心头上。
“你...”

还没等冒牌货先生说完,黑羽就起身拖着椅子到了他身边坐了下来。
“放轻松点,”工藤面无表情地说道,“我们没有什么恶意。”
别说放松下来,那突然之间语气的转换让男人浑身上下都起了鸡皮疙瘩,还有一点令他诧异的是此刻在应该只有两个人的情况下‘我们’这个用词的出现。

真让人火大,他竟然不自觉地在避免和这小子的目光接触,感觉背后一阵阴凉,就仿佛那双眼睛能看透所有。
“怎么了?”
只见黑羽忽然开始凑近,身体下意识地往边上坐,男人这一不留神就坐了个空摔在了地上。

“没事吧。”
工藤友好地伸出了手,男人这回却又下意识地全身缩了一下。
“可真是个胆小鬼,还能吃了你不成?”
“你...那天晚上也是这样...”

伴随着他脸上那惊讶的表情,是宛若静止的几秒,“喂,快告诉我那天晚上的事!”声调略有上升,他抓住了男人的衣服,恶狠狠地盯着那双眼睛,让那一直在游晃的眼神无法逃避。
现在的他不是一位以往常平静缜密的心态审讯犯人的警部,而是一头捕获了猎物准备开撕的野兽,不是一颗待宰的棋子,而是一名勇往直前的猛将。

评论

热度(5)

©雪间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