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新友情向】第99道捉贼令(第九章)

#不保证明天能更,尽量快点产出,大概还有一两章完结
#依旧文笔撑不起脑洞系列
#请各位看客带好作者颁发的侦探光环,你们会需要时时刻刻怀疑剧情的每一步是否如你们亲眼所见的那样

目录


藤村(ふじむらFujiMura)校长今天一大早的就来到了东大给校园里的花花草草浇浇水修剪修剪,他没想到的是自己才来了没几分钟就有八辆警车停在了学校正门的路口。一个身着深蓝色正装的男人上前二话不说一手拿着警察手册一手拿着搜查令,一脸不苟言笑的样子通知他铃川教授的失踪在调查中,但同时,铃川还涉嫌了进行违法实验及研究。


为了查明真相,须对铃川常驻的地点进行搜查,这样一来也可证实东大的清白。

“希望您别太在意,”一个身着黑色衬衫和黑色长裤的男人左手放在胸膛上,给校长鞠了个标准九十度的躬,“这几天我们可能会经常进进出出,在下黒田(くろだKuroDa),是特派来协助本次调查的私家侦探。”


虽然不是很清楚状况,校长还是只得忍着暂时不去动他最喜欢的园艺,让警官们去进行工作了。

“你倒是很快就进入角色了呢,傅...”

“嘘,”他将食指凑到了唇边,“深藍(みあいMiAi)先生别忘了,我叫黑田。”他轻声说道。

深蓝露出了一个微笑,“那是,我自有分寸。”


在深蓝的记忆里,傅冬宫御有这个人的身上好像总是围绕着一团迷雾,总能让人迷失其中。或是许是因为三十年以来一直都在演戏,他总能精妙绝伦地给他人上演一出完美的戏。

无论是在什么样的处境下,有着什么样的条件,面对着什么样的人,对他而言都一样,只有任务二字当头。


有时候深蓝真的挺好奇,这个从生下来就被剥夺了自我却又被赋予了一切其他的男人,有没有什么是他无法舍弃的。有没有什么,是他作为一个人生存下去的真正意义?

即便是有,那或许是深蓝这辈子都无法知晓的吧,尽管已经相识了近十年之久。

他那对黑色的偏爱,想来也只是因为适合隐匿于夜晚中,方便出任务的时候保命而已吧。


深蓝一开始并不清楚傅冬宫是出于什么样的考虑调动三十八名人手之多,也不知道究竟是巧合还是怎么一回事,其中起码包括了三名与他方有所牵连的警官。但是他可以确定的是极少参与外界之事的他方竟然不惜联合警界中的他方人员,不计他们暴露身份的风险,那么此次的事态恐怕没有表面上那么简单,至少他是想象不出一个铃川进行的违法实验及研究究竟严重到了什么地步。


是有什么样的人物不惜花重金聘请他们,甚至出动了T20之一呢,他反正是想不出来。

三十八人当中有二十三人负责搜查铃川的办公室还有授课的教室,其他的十五人则负责整个东大剩余的每间教室,每个走廊,每个角落。这样的安排将主要的搜查力度集中到了铃川最可能留下蛛丝马迹的地方,而且还考虑到了次要的范围。


遗憾的是,一整天下来的搜查结果与搜查铃川住所几乎一致,尽是些生物学尤其基因学相关的书籍还有资料,以及一些科幻电影等。根本没有什么实体的研究迹象,至少没有什么跟委托人所说的情况有关的研究迹象。

他们自然是猜到了铃川的把柄没那么好找,所以对于这一天搜查的结果一点也不意外。


只是审视了他们自己的办事效率后,人们或多或少心情都有点低落,唯独一人不但没有消极甚至还有些喜悦,那就是傅冬宫。深蓝看不透,那种喜悦究竟是不是遇上了难题被激发了斗志的喜悦,但是从任务的角度出发,现在的处境十分不利,有一定机会影响到他方的利润。

仔细想想,这个男人或许从来没有过平常人所谓的恐惧,或许与从小受到的思维教育有关。


常人会觉得值得喜悦的他无动于衷,而常人会觉得棘手的,却是他的娱乐么?

那是一具游走在行尸走肉的世界里的空壳,他的手上挥动着牵引着他们的线,自然地去操控和摆布,让他们为他所用,直至所有人无法继续战斗,鲜血遍布为止。

他会回头看见自己的所作所为,微笑着牵引那些尸体前进,直到下一个战争打响为止。


他很清楚自己都在做些什么,更加知道那是永无止境的,是他无法逃离的。

是他选择了这条命,还是这条命选择了他,本来就不是那么重要———

‘对,只要找出铃川那个家伙就好。’似是在和眼前的人对话那般,他靠在了镜面上,认真地盯着那双眼眸,‘是谁选择了谁,并不重要。’


他再一次踏进了咨询所,踏进了那只有墙上挂着的火把照亮着的地道,踏上了那块地板,踏入了那由白色灯光照亮着的第二层地道,然后抵达了实验室坐上了探梦仪的位置。

在入睡前,他瞥了一眼监控室,虽然只有一刹那,但他确实看到了,傅冬宫脸上那一抹诡异的笑———


黑羽快斗又坐在了那把椅子上,只见对面那个属于铃川的位置这会儿是空的,时间一点一点地流逝,秒针每移动一下就传入了他的耳边。这一等得稍嫌久了就开始犯无聊,于是黑羽开始观察分析椅子的设计。首先是椅子的材料,感觉是种特殊的木材,触感有些熟悉但却说不上是什么,然后是把手———就在这时,铃川教授拿着一叠资料回来了。


本来黑羽还挺直着背手放在把手上很端正地坐着,很精神地跟教授畅谈,哪想他才刚回来没几分钟,黑羽就在不知不觉中步入了梦乡———

在黑羽之后的是工藤,本来就没什么精神的他硬是逼着自己挺直着背坐着,以最专业的姿态来面对在母校任职的教授。


结果除了前面的几分钟又开也没听清多少内容,那平稳单调而又无趣的声音就催他慢慢入睡。

就跟昨天的梦一样,双双赴约后都被教授拖到了实验室,没有什么多余的记忆能够回想———

略有点昏暗的白色灯光打在了解剖台上,白色的布盖过了没有一丝动静更别提是呼吸的人,一只手拉开了布,只见那后面已然是一具惨白的尸体,面容模糊不堪。


那只手又凑上了那过于粗糙的脸颊上,慢慢地划过无法辨认的五官,感受着那属于死亡的冰冷温度———

他忽然从梦中惊醒,只见天色依然如来临时那么地昏暗,而周遭的设备和人也依然是一成不变。

“月野桑,“他喘着大气说道,“我不记得曾经见过那具尸体,”然后又喘了好几口气,“这是怎么回事?”


她捋了捋头发然后托起了下巴,“这个么,中途出现过十几分钟的黑屏,”她瞄了眼探梦仪旁边所显示的电量表,确认了这次的威力确实有调高一点,然后露出了一个意味不明的笑,顿了一会儿才继续,“或许是预知梦也说不定呢。”


刚听到这个消息他一时半会儿竟不知道以什么样的心情来应对,当他反应过来的时候立刻就跑了出去,而傅冬宫也紧随其后———

在解剖室冰冷的地上躺着的是新人法医長谷川(はせがわHaSeGawa)小姐,那白色的灯光将她本就光滑的肌肤照得更加白皙,如同睡美人般。


而在解剖台上的,是面容已经被殴打致模糊不堪的一名男人。仅仅两个小时前,工藤警部因未知缘故离开了警视厅一趟,在此期间,高桥藏海疑似撞墙自杀了,长谷川本在为高桥进行解剖好全面记录遗体,以防有他人从中作祟。谁知,有人趁强行突入了警视厅打昏了另外一名法医,杀害了主刀的长谷川,然后将本就离开了这个世界的高桥掳走毁容又丢弃在街上。


仅仅短短的两个小时以内,两条性命在他们的眼皮底下如风一瞬消失,而他们抓到的嫌疑犯,也在落网的那一瞬咬破了藏在嘴里的胶囊,服毒自尽了。

通过电子邮件得知那个预知梦成真了的傅冬宫只是默默关上了便携型笔记本,驶向了东京大学。

此时深蓝率领着的搜查团队还在轮班交替着进行着调查,却依然没有任何值得一提的新发现。


傅冬宫在铃川的办公室中央静静地站着,一遍又一遍淡然从容地进行观察,三分钟后他停了下来,只是呆呆地站在那里思考。两分钟后他渐渐露出了一个微笑,然后要求拿来一个金属探测器。

虽然不是很明白这个人到底在想些什么,深蓝还是照着他的意思吩咐下去了———

“藤村桑,”黑田饶有兴致地观察着校长脸上的表情,“你的样子好像很惊讶呢。”


在场包括深蓝和黑田在内的四十名负责搜查工作的人员目光全都集中在了藤村校长身上,其中有三十九双眼睛都在期待着什么坦白,然而他只是收起了夸张的表情诚恳地说道,“老朽什么都不知道。”


“深蓝先生,罢了,”黑田露出了一个温和的笑,“此事理应与他无关。”说着,他看向了藤村,“只是,如若有关,必定行以天诛。”说完,他开始着手参与搜查。

就如委托人梦中那样,这个地方净是些杂乱的材料资料和微型的电子设备及一些新发明的蓝图,显得死气沉沉,没有一点生气。


而最主要的发明还是站在实验室正中央的这个人体合成器,也是让工藤和黑羽在短短的24小时内受尽了折磨的罪恶道具。虽然铃川并没有记载能够让已经被合体的二人复原到原来的方法,但相信利用已经找到的这些还有他方的科学人手,必定能迅速为委托人解了此难。只是,这一事件的罪恶之源,那个教授本人还未找到,就无法给委托人一个真正的交代。


这么想着,傅冬宫上前看了下各警官都围绕着的人体合成器前面的摆着的一台笔记本电脑,然后小心翼翼地用戴上了手套的手按下了开机键。

见它没有反应,他确认了下电源插头等是没问题的,大概研究了下合成器,然后得出了主机数据和操作系统已经被破坏了的结果。


他笑了笑,事情果然没有那么简单么。

评论

热度(2)

©雪间蝉 / Powered by LOFTER